奇书 >  公主她整天忙着算计人 >  第四十章 虐杀

两人正笑的欢快,忽觉后背一凉,犹如寒冰刺骨之感,身子不禁打了个寒颤,纷纷扭头回望,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不远处,叶蕴早在二人回头的刹那收回视线,此刻她正漫无目的四处探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突然,一抹熟悉的身影闯入视线,四目相对,后者对她轻轻一点,眨眼消失在原地。

旁侧,方喜见叶蕴面色紧绷不言不语,只当她是头一次见此阵仗吓到了,不由提议道:“小公子若是身体不适,不如方某带小公子先回去吧。”

闻言,叶蕴面色一顿,随即嘴角上扬,露出抹深意道:“本公子看东家似乎很喜欢此地,不如就长留此地如何?”

方喜面露困惑:“小公子的意思是?”

叶蕴怒极反笑道:“东家很快就知道了。”

话落,叶蕴不给方喜反应的机会,一掌击碎其经脉,而后直接将人拎起扔入斗场。

那方,猛虎正打算进入铁门,忽听身后传来一声巨响,猛虎转过身,当它看到躺在地上不断咳血的方喜时,瞬时来了兴趣。

猛虎低吼一声,向方喜而去。

不远处,方喜眼见猛虎向自己而来,他忙双手撑地想要站起来,可他此刻经脉尽断、武功全废,别说是站起来了,便是想要开口说句话都难!

接连试了几次无望后,方喜扭头望向叶蕴所在之处,眸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好你个庆国公府!这笔血账我方喜记下了!

在强烈的恨意驱使下,方喜艰难的从袖中掏出一物,将其放入口中,用力吹响。

“吱~吱~吱~”哨子连响三声。

刹那间,一抹身影掠过上空,在方喜葬身虎腹前将其一把捞起遂停到对面的栏杆之上。

那人冷眼看着对面的人群,眼中杀意肆意,暴怒道:“一个不留!”

那人话音刚落,不知从哪涌出一群黑衣蒙面人,二话不说冲入人群开始单方面的虐杀。

“啊!”耳畔哀嚎声此起彼伏,叶蕴身形一动立刻加入战局,不过纵然她武力再高强,也没办法护所有人周全。

眨眼的功夫,看台上的赌客死伤过半,叶蕴一边与黑衣人交手,一边暗自着急,楚辞怎么还不现身。

斗场之外,楚辞终于等到蓟子真带人进来,不等其开口询问直接道:“人就在里面。”

蓟子真看了眼楚辞,立即带着大理寺衙役从里面冲进去。

登上石阶,蓟子真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与黑衣人厮杀的叶蕴,身子凌空一跃落到叶蕴身边。

“下官来迟,公主恕罪!”

一剑刺中黑衣人心脉,叶蕴抽出利剑,瞥了眼蓟子真道:“还不算晚,这里交给你了。”

话落,不等蓟子真反应,腾空跃起,往斗场而去。

那边,楚辞与黑衣人打的难舍难分,只一眼叶蕴就看出对方功力不及楚辞。

余光扫向躺在旁侧不知死活的方喜,叶蕴抬脚过去,蹲下身子,见其躺在地上已是出气多,进气少,直接问道:“说出幕后主使之人,本宫可饶你不死!”

“咳咳...咳咳...”方喜捂着胸口连咳数声后掀起眼皮看向叶蕴道:“你..你不是...不是庆..庆国公府的人...你到底..是谁..”

叶蕴冷笑一声道:“放眼整个络云,敢自称本宫的自始至终只有一人!”

方喜闻言眸中闪过震惊,他颤颤巍巍的伸出食指,指着叶蕴道:“你..你是..皇室之人...”

“还不算笨,说吧,你的主子是谁!”

“我..我的主子..是..是...呃...”幽光闪过,一枚飞镖正中方喜心脏,后者瞬间没了呼吸。

叶蕴眸色一沉,顺着飞镖射来的方向看过去,正好瞥见一抹黑影从斗场外出去。

叶蕴一路追着那人进了之前方喜去过的那个石门,等她追至岔路口时没了那人的踪迹,一番寻觅后,叶蕴在东侧小径入口处发现了一块细小的黑色布料,将布料从石壁上揭下来,叶蕴径直向里面走去。

小径幽深伸手不见五指,叶蕴从袖中掏出一根火折,在火折的照耀下尽量加快脚步。

不知走了多久,叶蕴感到徐徐凉意,是风!既然有风,那就说明,距离出口不远了!

思及此处,叶蕴干脆将火折收起来,顺着风意摸黑前行。

不多时,风意越来越强,叶蕴望着前方密密麻麻射入洞中的乳白色光点,当即从杂草堆中穿过去。

从洞口出来,叶蕴望着眼前树木丛生、高低不平的地势,立刻推断出自己是在山腰上。

借着微弱的月光,叶蕴警惕的看着四周,忽而一道黑影快速蹿过,不做他想,叶蕴双脚一蹬,顿时追了过去。

那人显然没料到叶蕴如此难缠,不仅跟着她进了密道,还一路追到了这儿。

不行,在这么追下去也不是办法。

叶蕴忽的加快速度,一个前空翻稳稳落到地上,堵住那人的去路。

转过身,叶蕴冷冷看着蒙面人道:“你逃不掉的。”

蒙面人冷哼一声道:“未必!”

话落,那人猛的冲上前,一把锋利无比闪着寒光的匕首直直刺向叶蕴颈部,叶蕴不慌不忙瞥过头躲开攻击,右手内力凝聚反手击中蒙面人腹部。

“噗!”蒙面人隔着黑布吐出一口血,捂着腹部连退数步,看向叶蕴的眼神中带着三分畏惧七分愤恨。

咬咬牙,蒙面人再次起身攻击,不过这次她连叶蕴的衣角都没碰到就被从后赶来的楚辞一剑刺穿肩胛,唰的从半空掉下来。

瞥了眼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蒙面人,楚辞径直走向叶蕴:“主子,此人该如何处置。”

叶蕴看着蒙面人云淡风轻的道了句:“押回府牢,严加看管。”一句话,决定了蒙面人后半生的命运。

闻言,楚辞上前,动作利落的抽出佩剑,瞥了眼早已吃痛晕过去的人,单手将人拎起来,随叶蕴一起走小路下山。

山下土屋前,大批人马在此聚集,蓟子真看着同父亲一同从马车上下来的苏牧云,眸中飞快闪过一抹疑惑,随即作揖道:“下官见过苏丞相。”

“蓟少卿无需多礼,听蓟大人说在城外发现了幕后凶手的藏身之地,本相特跟着过来看看,蓟少卿情况如何?可有漏网之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