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左触 >  黑色纹路

凌晨时分,睡在宿舍里的周海便被自己左手传来的剧烈瘙痒弄醒。

无奈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睡眼朦胧的周海用力地挠了挠左手手背,还不忘吐槽道:“这工厂的宿舍环境就是差,这他娘的蚊子也太多了吧……”

随着一阵疯狂的抓挠,周海却感到自己的手背越来越痒。

被手背上传来的痛痒感刺激得有点精神起来的他立即抬起了自己抓痒的右手,并凑近观察起来,但接下来的一幕却吓得他眉头直跳。

此时周海的左手手背上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长满了密密麻麻无数的黑点,而且看起来它们还在不断地变大。

“什么情况!”周海惊呼着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到一旁打开了灯。

随着电灯亮起,周海立即看向了自己的右手,但是右手却什么东西都没有。

随后惊慌地周海立即跑到阳台,打开灯看着横在墙面上的镜子就想要看看自己身上其他地方到底有没有长出像这黑点一样的东西。

但是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看着镜子内的容貌,周海害怕地差点叫出声。

但是因为临近左右都是仓库里其他工人的宿舍,害怕将他人吵醒引来误会的周海立即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以免自己发出过于离谱的叫声。

随后他喘了口气,打开水龙头狠狠地洗了几把脸,抬头慌张地左瞧右望一阵,才再次对着镜子照了起来。

周海摸了摸昨夜才几乎被揍烂的眉骨,现在竟然完好无损。

接着他又仔细看了看身上的其他地方,耳朵、手臂上的破溃以及腹腔可能被打断了的那几肋骨原本传来的痛楚此刻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周海害怕地再次看了看自己的左手。

原本还以为自己是睡在了一间不干净的宿舍的周海,突然回想起昨天在那个古墓洞内发生的一切,当时自己不就是左手手背被划了一道口子,在走出山洞的时候却消失了吗?

想到这里的周海,立即惊慌地跑到宿舍内穿上了工装夹克外套就要离开。

走出自己所在的宿舍,周海迎面就碰到隔壁的宿舍有一个工人下夜班回来向他打招呼。

害怕被人看到自己全身伤口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周海立即当作没有听到,并抬手遮挡着脸部快步向着宿舍楼下走去。

幸亏接下来的一路都没有遇到其他人,否则在狭窄的楼梯间周海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好不容易终于离开了大仓库,周海立即跑到了附近一带唯一能够帮助自己回到百利城的公交站。

但是现在才凌晨五点,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到发车的时间。

无奈的周海只能坐在车站的门口等待,同时拿出手机拨打李铭的电话。

“嘟嘟嘟……”

接连拨了三次号码,周海才想起来这个地方除了大仓库和公交站的休息里有点信号以外其他地方都无法使用网络,随后他只能害怕地收起手机等待公交站发车。

终于,在一个多小时的焦虑等待下,周海终于迎来了公交站出第一班车。

看着左手手背上在不断变大的黑点,周海惊慌地将他插进了自己的外套口袋中,害怕被待会上车的其他乘客看见。

又经过一路煎熬的等待,公交车上终于响起了周海要下车的站名。

随着站名报出来,他立即跑到车门旁伸出右手按响铃铛。

“行了!行了!按一次就行了!”

随后车头传来了司机愤怒地吼声。

紧张的周海这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等待汽车进站。

随着公交车进入百利城站停稳,看着车门打开的周海立即跳了下去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在跑回家的过程中,他再次拨通了李铭的电话,但是却传来了无人接听的客服录音。

见此情况,周海也只能加快步伐跑回自己的公寓里。

回到廉租房,周海开门关门一气呵成,随后他害怕地拿出衣服袋子里的左手。

观察着手背已经变成尾指大小螺旋状纹路的黑点,周海立刻跑到了厕所打开水龙头疯了冲洗。

很快,周海便发现冲水并不能接触他此刻的困惑。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随后从厨房拿来菜刀开始不断地在手背上刮的周海胆颤着说道。

但不论他多用力,手背都已经被刮得发红发紫了,那螺旋状的黑色斑纹却始终没有任何变化。

回想起那些盗墓小说中的盗墓贼在墓穴内沾染到一些不应该沾染的东西后浑身瘙痒溃烂而死的描述,周海就害怕得冷汗直冒。。

“不会是中了尸毒吧……”

想到这些,周海再次拨打李铭的电话,但是对面依旧传来无人接听的客服录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