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对方向你发来男友申请 >  第十八章:你就是个大冤种

宋栩看着机场鱼贯涌出的人流,下意识躲避着人,终于等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阔别良久,宋栩在看到人的那一刻立刻奔着魏姌跑去。

魏姌一手推着行李箱,另一只手摘下脸上的宽大墨镜挂在身前的大衣上,露出来的整张脸娇艳魅惑,烈焰红唇性感迷人。

推开行李箱抱住奔她而来的宋栩,掂着人转悠了两圈:“哎呀,我的宝,怎么轻了。”

宋栩从魏姌身上下来,麋鹿一般的眼睛让人爱得不能挪眼,惹得魏姌保护欲爆棚。

重逢的喜悦溢于言表,宋栩熟稔的搂住魏姌的胳膊,委委屈屈的像个小媳妇一样闹着别扭:“我还以为你要过年才回来呢?”

魏姌一手推着行李,一手牵着人,大腿阔步的往前走,表情很是享受:“项目完了就回来了。”

觑着眼睛瞧人,怎么看怎么欢喜:“还不是怕你在国内受欺负。”

一听这话宋栩嘴都瘪起来了,妥妥小作精儿一个,耸着双眼溜溜的看着她,似乎真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不过魏姌就喜欢宋栩这小模样,勾人又纯净。

“先去吃点东西,再好好给我讲讲那小绿茶是怎么欺负你的。”

有人撑腰的感觉针不戳,宋栩忙不迭点头,跟个花栗鼠一样。

顾知瑜记着与自己老师吴教授的周末之约,西装革履的来到约定的地点,临进门前还整理了下自己的着装。

刚一推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三个有说有笑阖家欢乐的面孔。

吴教授坐在包房正中间,顾知瑜一眼就看见了那头发半百的老人,老人脸上笑得慈祥,正与左右两人交谈甚欢。

在看到包房内的三个人时,顾知瑜神色不显,眼神平淡的扫过人。

吴青云看到门口那修长身形的人,脸上的笑意更深,殷切得有些诡异。

吴老太太瞧着人就招呼:“知瑜来了,来,快坐。”

坐在吴青云左侧的是位年轻女子,年纪与顾知瑜差不了多少,修身的旗袍长裙很衬身材,端坐在那儿身板直挺,气质和修养都很好。

顾知瑜规避掉吴芷示好的眼神,坐在了包房里唯一一个空位上,也就是吴芷的身边。

侧身向着吴教授点了点头,顾知瑜便挪开了眼。

吴老太太起身,一席红黑色的丝绒旗袍气质尽显,有一种古典美人的风范:“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就让人上菜了,也不知道小顾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点了几样。”

照旧挂着礼貌微笑的顾知瑜:“费心了。”

从始至终,顾知瑜都没用多余的眼神看向身边的吴芷,吴芷也不甚在意,身体往顾知瑜贴近,很平常的问候:“路上堵车吗?”

本不想回答,但房间内人就这么多,顾知瑜也不想闹得太僵:“还行。”

“工作呢?我听我爸说前不久院儿里给你派了个国外的医学研究项目。”

吴芷的眼神从一开始就没松开过顾知瑜,身边的男人眉目俊朗,气度非凡,优雅斯文中带着令人神往的激荡,她早已经沉醉其中了。

察觉到女人的靠近,顾知瑜借着调整座椅的姿势拉开了点距离:“还好,不怎么忙。”

吴芷不是那种傻白甜的女生,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家闺秀怎么会看不明白顾知瑜那反应里的抗拒,但她就跟没事儿人一样。

撩了撩耳畔的碎发,一双柔情似水的美眸只容得下顾知瑜,任谁看了都能辨出爱意。

“我帮你倒杯水吧,知瑜。”声音比较亲切温柔,但却让身旁的顾知瑜平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谢谢。”语气客气却不多说一句话,接过茶杯时也格外小心,就怕产生肢体接触。

吴教授与吴老太太也是看在眼里,老太太还好,只是吴教授脸色铁青,看着自己的女儿热脸贴了个冷屁股,有些挂不住面儿。

恰好服务员推着菜进包间,吴老太太:“菜来了,别愣着了,先吃饭吧。”

顾知瑜并未着急动筷,心中颇有怨念,一贯的好脾气也在这别扭的环境中有些崩盘:“吴教授,我以为你今天找我来是有关工作上的事儿。”

吴青云才端起的杯子又被放下了,脸拉得老长,明显不悦动了努。

吴老太太出来缓和气氛:“小顾,这工作要谈,生活也要过的嘛,你就当今天是家宴,陪我们吃顿饭吧。”

家宴?顾知瑜倒觉得与鸿门宴也差不了多少。

那两个字顾知瑜觉得有些闹耳,事已至此,他自然也清楚今天这顿饭的目的。

“来,知瑜,吃吃这个鱼,挺新鲜的,大洋湖钓上来的。”

吴芷过于热情了,顾知瑜完全招架不住,也完全没有想要多理会,自顾自夹着菜。

“呐,你点吧,我请你。”魏姌将菜单递给宋栩,眼里是溢出来的欢喜。

宋栩也不跟魏姌客气:“出去小半年你变富婆了?”

魏姌将领口的墨镜取下来,处理着手机上的消息,有些不耐烦:“也就打劫了几个国际银行,小发了一笔横财。”

宋栩眼神幽怨,愤愤不平道:“你有这种渠道怎么不介绍给我?”

“对了,你跟张楚玉那事儿怎么样了?”

宋栩跟服务员点了几个菜,一提到这件事儿整张嫣然的脸即刻化身乌云密布。

“能怎么样,那电脑我妈扔之前里面的初稿被删了,我试了找回文件,没恢复回来。”

魏姌有些幸灾乐祸的气恼:“要我说你妈也真是个极品,赶着法儿的讨好那父女两,连自己亲闺女都坑,她是没把你坑进去不罢休呀?”

说话的语调里明显可见的鄙夷:“用现在的话来说,你妈那就是个恋爱脑。”

随机又恨铁不成钢的职责着宋栩:“你就是个大冤种!”

“你说说你,你之前要不心软去他们家哪还有这事儿?被人算计了吧?”

接收到宋栩幽怨寡毒的眼神冷刺,魏姌装模装样的咳嗽了一声:“你看我干嘛?我跟你可不一样,虽然我们两家都是重组家庭,但起码我妈可不恋爱脑。”

宋栩被魏姌这一提醒还想起了一些事儿:“那你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出来住?”

魏姌神色紧张,像是被人戳破了什么秘密一样,下意识端水:“就……想有点个人空间不行啊?”

摆在桌上的手机振动了两下,宋栩发现是自己的,给她发消息的人她确实没想到。

沈弋:“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