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

厉知贺没忍住,斜睨了眼。

然后才道:

“可以,那就按云小姐的规矩来。”

都到这份上,云桑榆也没其他多余的意见之类的:

“厉总,今晚的飞机,我现在可以去准备点东西吗?”

昨儿买的那些肯定不够,等去了燕都城,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等着呢,哪有那么多时间去买这些?

所以,现在能准备就赶紧都准备了呗,以防突发意外。

“五点之前,云小姐随意。”

“没问题。”

现在也就不到十点钟,距离下午五点,还有整整七个小时呢。

云桑榆刚要转身,忽然又想起什么事来,脚下倏地停下。

“厉总!”喊了声。

厉知贺都没动,幽幽的打量了眼面前的女人:

“何事?”

额。

“也没什么,就是厉总脸上的无形煞有点严重,想问下厉总,需不需要一张镇煞灵符?”

出去准备东西不需要钱吗?

身上几个兜加起来,都没一百块,这能准备个啥?

但也清楚,像厉知贺这类,一般都喜欢事情结束后一次性了结。

再说,震煞灵符可不简单,要是画符者再往里面加点灵力的话,那可了不得了。

能救命的东西,什么时候廉价过?

而且,厉总身上确实煞气很重,万一这几个小时内出现什么意外呢?

煞气一旦严重过于,人体是承受不住的。

有灵符镇着,至少也能保险点不是?

厉知贺嘴角抽了好几下,大概是从来没见过这般女人,太兴奇。

“多少钱?”顺口就问了起来。

咳咳。

云桑榆也不好意思喊高价:

“二百,这是包含刚刚给厉总看相的价格,至于解卦嘛,就等到了燕都城再一块解。”

“可以。”

说完,就拉开面前的抽屉,里面静静躺着好几叠红色的毛爷爷,至少五万块。

修长的手指从第一叠里抽出两张,然后‘砰’的关上抽屉。

递上:

“云小姐,给。”

云桑榆自然不会客气了,这可都是自己的辛苦钱,并没白拿。

将两张毛爷爷揣进裤兜里,脸上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谢谢老板,我这就给老板画符。”

嗯?

“现在就画?”

云桑榆点点头:

“是啊,又不难,刚好带了几张黄纸,就是需要借助厉总的墨汁了。”

墨汁?

厉知贺好奇不已:

“你们一般不都用朱砂什么的画符吗?”

电视里可都这么演的。

云桑榆点头:

“不错,一般都用朱砂的,但偶尔也可以用墨汁,主要还是看需要画什么类型的符。”

玄学方面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只有入了这行的人才会有所了解。

厉知贺也没再问,刚巧办公桌上就有两瓶墨汁,一瓶是开过的,一瓶是封好的。

最后不出意外的把封好的那瓶移上前:

“给。”

云桑榆拿过看了下,见没问题,就在包里翻了起来,很快,还真翻出几张已经剪裁好的黄纸来,铺在办公桌上。

厉知贺面上不显,可内心却是好奇不已的,以至于,连眼眸都没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