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佛祖喊我坐莲台 >  第十三章 收徒

送李涛走后,净业来到了大雄宝殿,将菩萨像按照位置一一摆放整齐,又各自点上了三炷香后,这才坐到大殿中的蒲团上开始颂读金刚经。

途中,被度化的灵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盘坐在旁边的蒲团之上,就这么静静的聆听着净业的诵经声,两只半透明的小手有模有样的合十在胸前。

诵经完毕,净业一抬头就看见了旁边的灵体,眼珠一转便开口问道“你能听懂我说话吗?”

灵体等着眼睛点了点头。

“还真能听懂啊!”

净业不由得感到惊讶,如今他已经适应了灵体在这青山寺中飘来飘去,不会再像前两天似的害怕这玩意了,反而觉得有些好玩,在加上每天的打扫工作都交给这灵体,更是让自己省了不少力气。

“你想借助这里的香火气给自己提升修为?”

净业又开口问道。

这次灵体没有点头,而是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一副惊慌的表情。

“那你是为什么跟着我到这里来了?”

既然不是提升修为,这就令净业有些疑惑了。

只见灵体从蒲团上站起来,对着净业就跪了下去,接连拜了三拜后便跪在那里双手合十在胸前。

看到这里,净业总算是明白了,原来这灵体竟是要拜自己作师傅在这青山寺中修行。

“这可怎么办?这小弟我是收还是不收?这毕竟不是一个人啊!”

净业心里犯了嘀咕,有些拿不准了,于是掏出手机在心中问道“系统啊!那天我度化的灵体要拜我为师,你说我答应不答应呢?”

“这是你的私事,由你自己决定。”

手机不带丝毫感情地回答道。

“那我可就收了这个小徒弟了!”

想到这里,净业清了清嗓子对着眼前这一团白雾似的灵体说到“既然你有心拜我,我就收下你了,明天就正式的为你受戒,对了,还要给你起一个法号,叫什么好呢?你应该是‘妙’字辈的,就叫你妙行吧!”

灵体听完,又连连磕了几个头,欢喜的站了起来,来回的在大殿内飘来飘去。

“叮!”

“由于你收了第一个徒弟,触发日常任务。”

熟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净业心中就是一亮,又有任务来了!

“日常任务:徒弟的修行。”

“任务内容:传道授业,日落之前教会徒弟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任务完成奖励:佛门绝技‘拈花指’。”

“任务失败惩罚:抄写‘大方广佛华严经’三千六百遍。”

“是否接取任务?”

净业听着任务的内容不禁乐了,仅仅只是教会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而已,就奖励拈花指这样的绝技。

“这任务贫僧接下了!”

净业毫不犹豫的说到。

“任务开始,离日落还有三十分钟!请抓紧时间完成!”

“什么!还有三十分钟!”

净业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果然,现在都快下午五点了。

“系统!你又坑我!”

撂下一句话后,净业赶忙将妙行喊过来,郑重的说到“现在给你一个考验,只要你能完成,明天就为你受五戒三皈依,要是完不成你就先做个青山寺的居士吧!”

妙行郑重的点了点头,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净业拿出从系统处得来的菩萨手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摊开在桌子上说到“听着,我读一句你跟着读一句,半个小时之内你若是能背诵了就算你通过考验!”

妙行将双手合十在胸前,微微躬身站在桌子一旁。

“这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乃是金刚经的降伏其心篇,你先跟我读。”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只见妙行大脑袋上的嘴一张一合,就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妙行还是嘴巴张合没有声音。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

二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妙行还在哪里认真学习着,净业也还在不停的一遍一遍重复教着。期间净业问了他两次学会没有,妙行每次都是直摇脑袋,表示还未学会,急得净业光头上都快渗出汗珠来了。

·········

又是八分钟过去,离任务规定的时间还剩两分钟了,妙行还是没有完全学会,净业都开始要放弃了。

“不就是三千六百遍‘大方广佛华严经’吗!大不了自己写就是了!”

两分钟很快过去,就在离规定的三十分钟还差五秒的时候,妙行终于露出一副欣喜的表情,舞动着胳膊表示学会了。

“叮!”

“日常任务:徒弟的修行完成。请问是否现在领取奖励?”

这种巨大的落差使得净业那明亮的光头眩晕不已。

“这怎么稀里糊涂的就完成了呢!领取奖励!”

净业只觉得脑海中刚刚结束的眩晕感立刻又袭来了,紧接着记忆力就多了点东西,正是那佛门绝技‘拈花指’。

“系统!怎么这拈花指不是直接神功大成吗?还要自己一点点的练习啊!”

净业拿着手机,有些不满的问道。

“想什么呢!不自己练习难道还要菩萨替你练啊!”

手机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不过,以你现在的体质,区区一个拈花指要不了几天就能学会的。”

手机紧接着又补充道。

净业的面色这才由阴转晴,乐呵呵的盯着正一脸兴奋模样的妙行。

“嗯,好徒弟,算是你完成任务了,不过,你这也不发出声音,我怎么才能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学会了呢!”

虽然知道自己刚收的这便宜徒弟肯定是已经将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学会,可是自己也没办法验证啊,于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妙行转身跑到了大雄宝殿外面,拿进来一根小木棍,就这么在桌子上写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将整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写在了桌子上。

“你还会写字?”

净业有些惊讶,要知道妙行以前可是一个邪祟,怎么可能还专门去学习写字呢!

妙行听了这话,又在桌子上写了一行小字。

“我本来就是诞生在书页中的一只灵体,会写字是我的本名神通。”

“原来是这样啊!”。

净业心中直呼这徒弟还真是够神奇的,竟然诞生在书页之中,莫不是哪本古籍日久年深成精了不成。

做完这一切,天差不多黑了下来,由于没有电,净业早早的就睡下了,睡觉前还不忘用从胡莉莉那‘化缘’来的充电宝给手机充上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