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你没有告诉我的秘密 >  第一百章

周一刚回到编辑部,罗翔便怪声怪气地揶揄我不够意思。一问才知,原来我和社长是高中同学的事情已然传遍了整个出版社。震惊之余,我不免觉得十分委屈。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们证阴,两天前的我和他们一样也对此全不知情,故而,我根本不可能是社长的心腹,更不可能在社长面前打他们的小报告。

“去向社长告密我能得到什么好处?你们总不会忘记我也没少参与谈论社长的八卦吧?要是社长当真追究起来,我能脱得了干系吗?”我激动地扫视着他们,逐一反问道。

“你说的倒也没错……”

“确实……”

“看吧,我早就说了殷然是不会出卖我们的!”李河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没说出来罢了……”罗翔堆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以示支持。

费了一番力气,我总算重新赢得了编辑部同事们的信任。为了替我讨回公道,他们七嘴八舌地发表自己的看法,并立誓一定要查出消息的源头。

“依我看,十有**是人事科传出来的。只有他们才有权看所有人的简历。”

“有道理!”

“不过殷然已经入职了那么久,人事科的人总不会还记着她读的是哪所高中吧?”

“说不定他们闲得慌,把以前的简历拿出来重新看……”

“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除非他们是为了确定社长和殷然的同学关系……”

“问题是,如果他们一开始并不知道社长和殷然是同学关系,那么他们也不会凭空想到要去翻查啊……”

“很显然,是有人告诉他们的!”

“天才!所以那个人究竟是谁?”

“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上……”

“会不会是社长?”罗翔神神秘秘地朝我们挤了挤眼。

“可就像殷然说的那样,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谁知道……”

虽然我没有证据,但细想之下,这似乎是唯一合理的答案。可为什么他要主动提起这事呢?难道他还嫌自己不够引人注目吗?

眼看讨论半天事情还是没有任何进展,大家只好意兴阑珊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开始一天的工作。

到了下午,话题的主角终于现身了。闻风而至的人少说也有五六十人,顿时,编辑部变得门庭若市。兴许是嫌弃众人过于吵闹,副主编以要去图书馆查点东西为由,拿着手提离开了办公室便再也没有回来了。随着副主编的远去,众人打消了最后一丝顾虑,聊起天来便更加肆无忌惮了。

“社长真的是你的同学吗?”董怡龄一边四处张望一边问道。

“嗯……”我无力地回道。

这时,社长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引起一片沸腾。

“好热闹啊……”社长温和地笑了笑,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众人好奇的目光。

看过社长庐山真面目后,除了几位确实为了公事而来的同事,大多数人都心满意足地离开了。令我没想到的是,严苛居然是其中之一。

“社长好,我是严苛!”站在我身旁的严苛冷不防地向社长打了声招呼。

我狠狠地瞪了一眼态度毕恭毕敬的严苛,心里犹豫着是否要跟随师兄的脚步及早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严经理,你好!”社长面带微笑地朝我们走来。“样书才刚定稿,还没来得及送去印刷,让你白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

“社长千万别这样说!我今天纯粹是来拜候您的,至于样书的事情不着急,毕竟质量才是最重要的……”看样子,严苛准备滔滔不绝地继续往下说。

董怡龄默默地用手肘撞了一下严苛,适时打断了他的话。“社长你好,我是推广策划部的董怡龄,也是殷然的高中同学……”

社长低头看了看我,然后露出心领神会的笑意。“这么说来,我们也算得上是同学了。”

没想到,社长的一句玩笑话竟让董怡龄既高兴又感动。“社长,你人那么好,以前在学校一定特别受欢迎吧……”

我偷瞄了社长一眼,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来。

“见笑了……其实过几天我会到推广策划部参与讨论苍羽签售会的事宜,届时还希望你能多关照……”

“苍羽会来吗?”说完,董怡龄朝我使了个眼色。

“头一天会来参加会议,怎么了?”社长亲切地问道。

“太好了,到时我来替你去要她的签名!”董怡龄摇着我的手臂,比我还激动。

“你喜欢苍羽?”社长嘴角含笑地看向我。

“嗯……”我支支吾吾地承认道。

“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见我没有迟迟回话,严苛急忙挺身而出化解尴尬。“社长,听说你是经管学院毕业的,实不相瞒,其实我也是。虽然学校不同,但勉强我也能算是社长的半个同学吧?”

我惊讶地看向严苛,但觉忍俊不禁。销售冠军的口才和交际能力果然厉害,实在叫人不得不佩服。

“既然大家都是同学,以后应该多加联系才是……”社长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这是当然的!”严苛忙不迭应和道。

“说来羞愧,虽然回来已经有段时间了,可到现在我连路都还没认全……”说完,社长腼腆地笑了笑。

“下班后我们可以带你到附近逛逛……”董怡龄双手搭到我的肩膀上,擅自替我做出了安排。

闻言,严苛立马接话道:“对了,附近有一家特别好的餐厅,前几天我们才刚去过,就连殷同学也对它赞不绝口!”

“是吗?”社长旋即收起了笑意。

“呃……忘了给社长介绍,这位是我的女朋友……”严苛一把搂住了董怡龄的肩膀,神情莫名的紧张。

“太好了,那今晚就由我来请客……”社长的脸上重新展露出微笑。

“怎么能让你请呢?”董怡龄急忙摇头摆手道。

严苛也跟着连连点头称是。

“同学之间客气什么,以后有好吃的别忘了带上我就行。”说完,社长朝我会心一笑。。

看着社长春风满面的样子,我的心里充满了疑问。两天前,我不仅毫不留情地指责他,最后还和他闹得不欢而散。难道他当真如此大度,一点也没有记恨过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