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的灵兽被人穿了 >  28.雨夜

薛红绫看江星眠的眼神很疯狂,就像是私生饭看到了仰慕已久的偶像:“那珠子简直比整容还牛批啊!明明你之前还像只小土狗,现在直接逆袭成人见人爱的狐狸精了!真是让我羡慕嫉妒恨!”

江星眠用爪子推开薛红绫可怕的脸,认真解释:“那是因为我本来就基因很好,跟珠子没关系。”

她无比真诚的对薛红绫眨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当然,如果薛姐姐也是灵兽的话,换胎毛之后也会好看的,真的。”

薛红绫不假思索的问道:“那你是什么基因?”说着,她的眼神便滑溜到江星眠的尾巴上。

**重生后,江星眠的尾巴尖尖和别的狐狸不大一样,有一簇像是火焰般的毛发流光溢彩的,看着有点拉风。

这是血脉觉醒的征兆。

江星眠条件反射把尾巴给藏了起来:“当……当然是狐狸。”她忍不住朝温初晏发出求救讯号。

赶紧跟薛大小姐说话转移她的目光啊!再问就要露馅了!

然而温初晏那厮却盯着河里的鱼出了神。

江星眠:“!”天要亡我!

“狐狸?难道是九尾狐?”薛红绫还在问,而且还一语戳中要害。

江星眠心脏砰砰直跳,她详装镇定,胡乱找借口:“当然不是,薛姐姐,你可不要乱说,会死狐狸的,我只是吞吃了邪器所产生的变异。”

薛红绫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想也是,九尾狐早在千年前就灭绝了,以水越星目前的状况来看,根本孕育不出神兽血脉,所以……”

她用指头弹了弹江星眠的小脑袋:“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江星眠用爪子捂着脑袋,泪眼汪汪:“薛姐姐,你太坏了,痛死了,我都说了是狐狸的啦!”

薛红绫讪讪收回手。

想了想,又笨拙的在江星眠的脑袋上揉了揉:“好啦好啦,我错了,你别哭鼻子。”有种欺负小盆友的负罪感,是怎么回事?

再说,她其实也不是很在意阿狸到底是什么品种,总之,不会普通就是了。

“我没哭!”江星眠瞪她。造谣是很可耻的!

就在这时候,温初晏的声音倏地传入耳朵,“阿狸,要吃鱼吗?这水污染度不高。”

江星眠扭头一瞅,温初晏那厮抓了一地活蹦乱跳的小鱼仔在岸边!

她嘴角很没出息的分泌出口水,连连点头:“要吃!”

小鱼仔,只在智脑上见过的古老生物!怎么可能不吃?

·

第二天下午。

风潇雨晦,闷雷滚滚。

温初晏和薛红绫一路紧赶慢赶,总算在天黑之前到达了新阳市,他们需要寻找回程的物资,不然会饿死在半路。

依旧是熟悉的服装店,不同的是,上次用钉子布置的困阵已经被雨水给冲刷干净了,只留下一枚枚闪闪发光的钉子头暴露在外面。

温初晏吩咐薛红绫跟他一起收拾易燃保暖的衣物,今晚他们要去商场的二楼睡觉,新阳市年久失修,下水道早就堵塞,这么大的雨很容易把一楼给淹没。

薛红绫喘着粗气:“先歇歇再说,不着急。”

早上他们遭遇了一群变异狼的追击,为了节省灵气,硬生生凭借着武技把狼群给宰了,然后又赶了一天路,正是累得两腿发颤的时刻。

温初晏没说什么,转身朝仓库走去。

薛红绫趁机把湿哒哒的大包小包扔在地板上,泡水的鞋子一蹬一踢,一屁股便歪坐在沙发上,抱怨道:“什么鬼天气,明天准感冒。”

“觉醒者也会感冒?”江星眠的小脑袋从温初晏的背包里钻了出来。她干干净净的,半点没被淋湿。

“那当然,觉醒者的体质只是比普通人稍微强那么一点点而已。”她用食指和拇指比了一个很吝啬的距离。

江星眠哼哼道:“你说的那是启灵境界的觉醒者,入灵境高手那就不一样,你看我主人和你的区别,可大着呢!”

薛红绫:“……”她想揍死这说爱实话的狐狸。

就在这时,江星眠突然抽了抽鼻子:“什么味道?”

她目光四处搜索,然后盯上了薛红绫的脚,那看不出颜色的袜子正散发着阵阵恶臭,江星眠立刻嫌弃道:“薛姐姐,你的脚好臭!”

薛红绫嗖的一下从沙发上弹坐起来:“话说八道什么?我怎么可能脚臭?”

她不信邪的掰着脚凑近闻了闻,一下秒,表情皱成一团纸:“呕,还真有脚臭,我受不了了,我要先洗脚!”

说着,她便风风火火的搬了椅子直奔门口。

江星眠踩着脆脆的木质地板哒哒走到她身边,提醒道:“薛姐姐你小心一点,外面乌漆嘛黑的,别被什么东西给啃了。”

薛红绫不以为然:“放心,下雨天魔化生物的鼻子会失灵,它们闻不到的。”

“我说的,可不是魔化生物。”江星眠的表情很认真。

昏暗的光线里,她的眼睛冒着莹莹绿光,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的,薛红绫就逗她:“不是魔化生物还能有什么?蛇?蚯蚓?蜥蜴?秃鹰?”

江星眠:“……”

江星眠决定不理会薛红绫这作死的了。

她觉得,作为队伍里唯一能夜视的存在,她必须得担起责任。于是她蹲在薛红绫身边,开始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见小幼崽不想搭理自己,薛红绫也不以为意,她悠闲的哼着流行歌曲,混杂着噼里啪啦的雨声和轰隆隆的雷声做背景音乐,还蛮好听的。

“哎,烟瘾犯了……”唱到一半薛红绫吧唧着嘴。

“那就戒了呀。”

“戒不了,老烟民。”

“女孩子抽烟不好。”江星眠一边四处搜索潜在威胁,一边语言敷衍薛红绫。

“不好又咋滴?谁敢管我?”薛红绫不屑。

江星眠就懒得理她了,她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处,

滂沱暴雨哗啦啦的冲刷着破败的城市,由于雨势太大,地上的积水就像烟雾般溅起。

确实如薛红绫所说,基本看不到魔化生物,即便有会动的,也是一些来不及归巢的野生动物。

薛红绫看出了江星眠的‘心不在焉’,啧道:“你就跟温初晏一样,像个渣男。”

“我是女孩子。”江星眠强调。

“女孩子?”薛红绫一愣,又痴痴笑道:“那真好。”

“为什么?”江星眠不解。

薛红绫的如意算盘打得叮咚响:“女孩子好啊,你想啊,将来等你长大,我可以给你物色个颜值高天赋好的狐狸配一窝,你们狐狸一胎最少也能生两三只,到时候我就有理由抱养一只了,多好,你说是不是?”

江星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