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咸鱼她养的纸片人是星际boss >  062 矛盾初显

她思索了片刻,给尹靳川发了一条信息,随后便重新坐回了餐桌上,拿了根笔和纸,在上面勾勾画画起来。手机被她放在了旁边,不时地瞄一眼上面的动静。

当魏朵惦着两个大塑料袋的菜和其他食物回来的时候,只见沈眠正抱着手机窝在沙发上,也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看得十分认真。

听到了房门的响声,沈眠瞬间抬头,笑眯眯地起身快步走向了她。

“让我看看买了什么好吃的呀?”也许是因为在场只有自家姐妹的缘故,沈眠的声音柔柔的,跟在尹靳川在的时候并不相同。

魏朵被她这突如其来的讨好的声音弄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过也知道沈眠的这种表现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给她做顿大餐罢了。

沈眠这个人,本是偏浓颜系的长相,只要她想,立刻就是一个妖娆大美人,美的颇具攻击性,一点儿也看不出来背地里的咸鱼属性。

只不过她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平日里总会刻意收敛许多,倒是真的被她炼出了一副十分好相处的模样。她是十分懂得发挥自己的优势的,强势的时候和示弱的时候,绝对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

这让魏朵曾经有些怕她把自己弄得精神分裂了。

“你去那边乖乖等着,弄好了我叫你。”

“好嘞!”沈眠欢快地应声。

果然在魏朵面前装一下可怜还是有好处的,你看,这不就有大餐吃了?

沈眠美滋滋地重新窝回了沙发上面,目光在划过手机上的内容的时候神色一凛。

果然,去找那个外卖小哥的尹靳川正巧发现对方差点儿被拉进了一辆车里,若非他眼及眼疾手快,或许对方真的会变成下一个失踪人口。

然而,见到了对方车辆的尹靳川在抓捕罪犯的过程中却并不是十分顺利,差一点儿就能够完成抓捕的他却又一次让对方与自己擦肩而过了。

不过,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你是说对方跟你之前确认的那个不是一个人?”尹靳川的话令沈眠有些意外。

“身高,走路方式都不对。”作为侦查案件的老手,尹靳川对这点十分确定。

“不会是故意伪装的吗?”

“不会,如果是平时还有可能,但是在紧急状态下,人总是会下意识地展露出自己的习惯。而每个人无论是走路姿势还是某些小动作都是不一样的,或许会很像,但想要改变自己的习惯,会很难。”

沈眠看到这句话,手指无意识地摩擦着手机侧面的按键。

团伙作案?

可根据尹靳川和魏朵的描述来看,结合自己之前得到的信息,团伙作案的可能性很小。

那么……是他们遗漏了什么东西吗?

吃完午饭,由于早上醒的太早,沈眠决定回房间睡个午觉。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天色竟然开始变暗了。

她,睡了这么久吗?

……

模拟仓之中,令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是,他们虽然预想过那么多队伍在一起迟早会发生矛盾,却没有想过,矛盾来的如此迅速。

靳思辙此时冷着脸听着对面几人的争吵,带着些婴儿肥的年轻的脸上看不出喜怒。

一张娃娃脸让他整个人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小不少,只是,没有人会因此而小看他。

合纵连横的决策是他最先提出来的,其目的自然是为了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分数收入囊中。

他的性格跟自己那总喜欢放直截了当以雷霆之力快速出击的兄长大人不太一样,他更喜欢借力打力,以最小的代价,最快的速度来获取最终的胜利。

他自然明白这些人聚在一起实际上是各有心思,只是没想到,这些新生同学与他之前的对手不太一样,

“当时我背后只有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做的,难道还能使我自己放弃分数不成?说好了合作却在背后下黑手!别跟我说什么兵不厌诈,这是作为一名合格的指挥的基本素质问题!做了也就做了,我佩服你们,可是不承认自己做过的事,那就是道德品质的问题了!”说话的人声音愤愤,面上也因为生气变得通红。

“都说了不是我做的,真的是跟你解释不通!”

“说不定是有人的枪走火了呢,这顶帽子你不能硬往我们身上扣啊!就算是自己人还要防着流弹呢,要我说是你自己太不小心了!”

“你们可真会给自己找借口,还流弹!谁家的流弹能够一次性炸伤我大半的人手?”

“那你说你想怎么样?”其中一人似乎是吵得烦了,直接吼了一句。

这话一出,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原本在控诉着的人神情一下子变得有些阴骛,他能如何?难道他还能让这些人将自己失去的分数还给自己不成?现在他手下的人锐减,如果跟这群人矛盾进一步升级,等待着他的自然很有可能是直接淘汰。

现在的他十分后悔,这种状态就像是上了贼船,可是已经没有机会让他脱离这条贼船了。

他十分清楚,一旦他为了保全自己而说出脱离大部队这种话。

只怕还没等他离开,自己就会第一个被他们淘汰。

想到这里,他虽然不甘,但脸上还是忍着将自己的火气压了下来:“怎么办?这不是你们该说的吗?”

他闹这一出其实也并不是为了真的要对方给个说法,只是想把这事捅到明面上,最起码接下来的时间里,其他人想要下黑手,也需要掂量掂量其他人的目光。

“你这个人……”

眼见着双方又要起冲突,一道声音横插了进来。

“好了,我们内部的矛盾只会给敌方可趁之机,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

靳思辙的目光冷冷地划过了在场的人,对于这场闹剧显得有些不耐:“既然发现了问题,那么在接下来大家之间的配合就相互监督,别忘了我们的盟约,解决了其他人之后我们再进行内部的排名,这样对谁都好。”

之所以敢定下这样的“盟约”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们接下来几年都是要一起作为同学相处的,想必不会有人将场面闹得太难看,大家多少都会有些顾虑。

只是靳思辙他们并未想到,有些人的想法是不能按照常理来走的。

比如,此刻的顾恨之一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