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的灵魂碎片有亿点点多 >  第15章 我喜欢他

我来不及回答,大门的门板就被人从外面破坏,一道人影快速飞入,朝着韩九尘袭来。

韩九尘放开我闪躲开去,那道人影在我面前站定,指捻法印,念了一串咒语,我体内接连不断有黑色的小颗粒飞出,最后无数个小黑颗粒组成一根长鞭。

我惊恐的看着这一切发生,脸色惨白。

韩九尘阴冷地说:“鬼诫!你是钟家的人!”

钟家?

这时我才看清,来人竟是钟靖远!

难道他一直跟踪我?那么那些小颗粒……是他给我吃的药?!

“钟靖远!你——”

钟靖远一把拉起我,藏在身后,打断我的话,得意地道:“清徵别怕,我会保护你。”

韩九尘看向我的眼眸里腾升起怒焰,随后自嘲地哼笑了两声,道:“苏清徵……原来你还是想要摆脱我?我竟然真的信了你的话,以为你放弃了……哈哈哈……”

韩九尘的笑声,听得我缩紧了身子。

我拼命摇头否认。

我根本就不知道钟靖远跟踪我,更不知道他给我的药竟然能变成什么鬼诫!

我想解释,钟靖远却抢先一步道:“人鬼殊途,她当然要摆脱你!”

韩九尘薄唇微启,阴狠地说:“钟家外家的小鬼,就算我杀了你,钟家也不敢吱声!”

“韩九爷,玄门被你们韩楚苏三玄把持得够久了,是时候改朝换代了。”钟靖远鞭子一甩,冷笑着说,“今天我解决了你,今后的钟家乃至玄门,都会是我说了算。”

我虽然不知道钟靖远说的玄门是怎么回事,但好歹听出来了,钟靖远要对付韩九尘根本就不是什么为了保护我,他不过是想利用我罢了。

难道他突然追求我,就是因为这个?

可是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和韩九尘结魂契啊!

落地窗外面,偶尔有业主的车子开过,虽然车灯的光亮经过玻璃和窗帘两层过滤,射进来时也是灯影幢幢。

韩九尘和钟靖远相对而立,剑拔弩张。

我看了一眼钟靖远手里的鞭子,心想着先前那什么鬼诫只是一个一个的小颗粒,韩九尘并没有和它真正的接触,就那么痛苦了,如果让鬼诫打上一鞭子,那还得了?

想到此,我暗下决心,绝对不能让他俩打起来!

我张开双臂挡在韩九尘面前,“钟靖远,你别想动他!”

韩九尘阴鸷的眼神锁定住钟靖远,用冷冰冰的语气对我说:“让开,我还不需要女人来保护。”

钟靖远咧嘴笑道:“韩九爷,您伤得这么重,现在的魂魄连身体都无法操控,只能以灵体状态飘在体外,当真要跟我打吗?你应当清楚,我钟家的鬼诫,是一切鬼怪的克星,我劝你还是乖乖投降,免得待会儿被我打得魂飞魄散。”

我一听这话,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颤,韩九尘他……魂魄离体是因为受伤了?

什么时候的事?

我想到今天围绕绕着贺锦的黑雾,是那团东西的主人伤了他吗?

那他更不能和钟靖远打呀!

可是,两个执意要打架的男人,是没人能劝得住的。

钟靖远身形突然一晃,上前一掌推开我,与此同时鬼诫鞭身上一道白光一闪而过,随即像是有了生命力似的,瞄准了韩九尘抽去。

我被推得一个踉跄,险些跌坐在地上,等我稳住身体,就看见韩九尘的身影飘忽不定,躲闪着鬼诫,明显处于下风。

不难看出,韩九尘惧怕鬼诫。

我心里急得不行,生怕韩九尘的魂魄真的被钟靖远打散,于是我跟着两人的行动轨迹大叫大喊“乘人之危非好汉,不如等韩九尘养好了伤再约一架”之类的。

不知道是我的叫喊起了作用还是韩九尘躲避技术太好,钟靖远多次攻击都落了空。

他冷哼一声,手上捻起法印,开始运用捉鬼咒术。

好在不管钟靖远使出什么招式,只要不和鬼诫接触,韩九尘都能见招拆招。

几个回合下来,钟靖远有些沉不住气了。

他的目光瞄向了躺在地方的韩九尘的身体,嘴角上翘,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

钟靖远抬手朝韩九尘丢去一张黄符,趁着韩九尘忙于应付时,握着鬼诫大力朝着韩九尘的身体抽去。

我心里警钟大作,暗叫不好,没给自己考虑的时间,奋不顾身就往韩九尘的身体扑过去。

我双眼紧闭,抱着韩九尘的身体轻轻发抖,做好了被抽鞭子的准备。

可我等来的不是疼痛,而是一个轻飘飘的东西覆盖在我身上的感觉。

随即我就听到韩九尘痛苦的闷哼以及身体被烫伤的那种“嗤”的声响。

我猛地回头,果然看到韩九尘以灵体态抱住我,硬生生受了鬼诫一鞭。

他明明那么害怕被鬼诫碰到,却还是以身体为我挡下了一鞭。

我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捧住了一样,暖意一股一股的,简直要把我融化……

韩九尘的脸白得跟纸一样,嘴里连续不断冒出黑色鬼气,魂魄也变得透明。

这是……鬼气在外散吗?

“韩九尘——”我哭叫道。

我感觉我的身体顿时凉了一大截,眼泪唰一下就下来了,我好怕他真的就这么散了。

我这时候才发觉,比起下半辈子因为魂契跟他纠缠在一起,我更怕他消失。

他虽然逼我签魂契,偶尔毒舌,不够温柔,但总是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带我走出险境,有他在我就莫名安心。

这一刻我才后知后觉被自己打了脸,什么人鬼殊途,什么没法谈恋爱……我明明已经不知不觉喜欢上他了。

不管如何,我都不许他被打散。

我目光含恨,瞪向钟靖远,只见他手臂一抖,鬼诫又要朝着这边抽来。

我知道韩九尘现在的状态再经不起鬼诫的攻击,就抢先一步,爬起来大叫着冲向钟靖远。

“你敢伤他,我跟你拼命!”

我撞进钟靖远的怀里,抱着他的腰,把他撞向墙壁。

与此同时,我感觉背上有什么东西飘过,随之而来的是钟靖远的惨叫。

钟靖远怒嚎着一掌打开我,把我打出一段距离跌落在地摔得人仰马翻。

等我爬起来我才看到,钟靖远的脸上不知何时粘上了一张白色的纸片人,他似乎很害怕那纸片人,两手在脸前挥舞着,想扯不敢扯的样子。

没一会儿,纸片人开始变红,像是吸了钟靖远的血。

钟靖远惨叫不断,求饶道:“楚大哥,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楚大哥?难道是楚玄?

我立即伸长了脖子四处张望,果然看到楚玄站在门口。

换做平时,我肯定会对钟靖远态度的前后差距鄙视一番,可是现在我哪还有心思管他啊。

趁着楚玄收拾他的空档,我靠近韩九尘,焦急地问:“韩九尘,你怎么样了?”

韩九尘身躯已经半透明,黑色的鬼气围绕在他周身,他看起来特别痛苦。

我心急如焚,“要怎样才能帮你减轻痛苦,是不是要吸我的阳气?”

他这才看着我,气若悬丝的说:“你不害怕吗?”

换做以前,我肯定会吓得躲墙角,可是现在,和害怕相比起来,我更多的是心疼。

我摇头,说:“我、我给你吸好不好?你给我留一口气就成。”

没等韩九尘回话,楚玄的声音从我头顶上传来,“滚开,他现在不需要阳气。”

我仰头,看到他黑着脸站在我身后,明显很不待见我。

我乖乖缩到一边儿去,眼光瞄了一眼钟靖远,那货似乎知道自己想在占卜了上风,趁着美人理他,连滚带爬夺门而出。

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怂逼,才回头关注这边的情况。

楚玄拿出一个类似于口腔喷雾的瓶子,递到韩九尘嘴前,朝他嘴里喷进去,一边数落道:“你就作死吧,没有灵魄也敢招惹姓唐的,这下子一年份的量都让你吸完了,我倒要看看,以后你要怎么办。”

韩九尘喷了这玩意儿之后,魂魄逐渐恢复不再透明,鬼气也不再外泄。

他说:“鬼气吸了还能收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像老妈子了。”

楚玄哼了一声,没接话。

看到韩九尘恢复,我才松了一口气,一放松下来,整个人都软了。

我很好奇,为什么韩九尘不吸阳气反而要吸鬼气呢?

还有灵魄?姓唐的?

可是看到他俩脸色都那么难看,我没敢问出口。

楚玄似乎也放下心来,转而冷冰冰对我说:“苏小姐,他强迫你前魂契,是他的错,但是他也一次一次救过你的命,你像这样带着人上门想置他于死地,是不是太过了些!”

我慌乱的摇头,把学校保健室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并且不停解释,我真的不知道钟靖远跟着来了,也不知道他给我吃的药就是那什么鬼诫!

我请求他们一定要相信我。

楚玄冷着脸不搭理我,对我的话不做评价。

而韩九尘,似乎没听到我的话一样,起身回到身体里,从西裤兜里拿出从医院拿回来的U盘递给楚玄,并且交代拿回特调队。

顾婷幕后女鬼的案子,本来他想自己查的,但是现在他的情况,是力不从心了。

楚玄说:“这案子我会处理,你回大院吧,现在的你不适合住在外面。”

韩九尘嗯了一声,是同意了。

他走到我面前,勾起我的下巴,不带感情地问:“苏清徵,我还能信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