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俞爷的娇软美妻不好哄 >  第21章 要出国

就在这时,沈澜怡的手机闪了一下,她拿起一看,是微信的消息提示,她点开,是霍教授介绍的那个侄子,简单的几个字:“你好,我叫霍达。”

陆辰俞也看到了手机上的消息,问道:“他是谁?”

沈澜怡把手机扣在桌子上,若无其事道:“我导师介绍的一个朋友。”

陆辰俞仔细看了看她,沈澜怡面无表情的吃着夜宵,忽然他把她手机拿走了。

沈澜怡一惊:“你拿我手机干什么!”

陆辰俞拿着她的手机朝她的脸一照,手机解锁成功。

沈澜怡:“……”

她过去抢,陆辰俞高举起手臂不给她,在她扑过来的时候一把将人抱住,把她扼制在腿上,唇角微勾:“慌什么,我只是想起你还没有我的联系方式,存个号码而已。”

沈澜怡抢不到,又怕他瞎翻她的手机,只好道:“你给我,我自己存。”

陆辰俞把她的身体转过来,鼻尖在距离她鼻尖一寸的地方停下,眼眸深邃,“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吗?”

沈澜怡平静道:“没有什么见得人见不得人的,但是每个人都有秘密,你抢我手机就是不对,我自己存电话,你把手机还给我!”

陆辰俞挑了挑眉,小姑娘道理一套一套的,看她表面平静实则被逼急了的样子,不再逗她,把手机还给了她。

他抱着她,给她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念他的私人号码,她就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往里敲,改备注的时候,陆辰俞贴着她耳朵道:“写陆哥哥。”

沈澜怡道:“肉麻。”

陆辰俞道:“肉不麻,肉酸。”

沈澜怡:“……”来个天雷把这狗男人劈死吧!

最后在陆辰俞的强迫下,沈澜怡给他的电话和微信备注的都是陆哥哥,并且他非常不要脸的要求把自己的微信置顶。

至于霍教授的侄子给她发的消息,她没敢回,生怕那狗男人又逮着谁咬谁。

洗漱完毕,沈澜怡见陆辰俞又要留宿,赶人她也赶不走,他的脸皮一贯厚,就直接找出一床被子扔到另一间卧房。

陆辰俞进入这间卧房,看着光溜溜的桌子和空空如也的柜子,他鹰眸微眯:“我东西呢?”

沈澜怡从床底下把他的行李箱拖出来,行李箱上落了一层灰,她心想当时还好没有扔掉或卖掉,不然若他忽然想起这一出找她兴师问罪,她就麻烦了。

果然,她的决定是无比正确的。

陆辰俞道:“之前在哪里放着就放回哪里,你若再私自收拾起它们,你猜我会怎么做?”

沈澜怡不想猜,但她知道他肯定不会善良大方地提起自己的行李箱滚出她的家门。

她也不想说话,说多错多,恼哼哼地埋头又把他行李箱里面的衣物和用品摆放出来,陆辰俞心里才舒坦不少,等她整理完毕,他抱着她又是一顿啃咬。

陆辰俞洗漱完毕要上她床抱着她睡,沈澜怡拒绝:“你想睡在我家里就要听我的,不听我的你就回你家睡去。”

陆辰俞抬了抬眉:“你这个房子是租的吧,明天我就把他买下你信不信。”

沈澜怡非常无力,她揉揉眉头,又好声好气道:“陆辰俞,我明天一早要去上班,跟你一起我睡不着。”

陆辰俞道:“我不动你,就搂着你睡。”

沈澜怡道:“你搂着我睡不着,我没有和男人睡觉的经历!”

陆辰俞道:“之前不是还一起睡过么,你怎么翻脸不认人了?”

沈澜怡:“……”

最后,陆辰俞还是睡到了次卧,他明天也有工作,也想好好睡一觉。

第二天,沈澜怡收拾好自己,就看见陆辰俞一身西装坐在餐桌边等她吃早餐,她也坐下来,心想他住在这里的唯一好处,就是能让她吃一顿丰盛的早餐。

每次她都是提前买好牛奶面包,第二天带去学校吃的,她一个人生活,工作又忙,没时间花费精力准备一顿营养均衡的早饭。

看了看时间,沈澜怡抓紧时间开吃。

陆辰俞看她压缩早饭的时间去通勤,便不疾不徐道:“不用着急,我送你过去。”

沈澜怡摆了摆手拒绝:“不必了,早高峰,地铁比开车来得快。”

陆辰俞一边用餐一边道:“昨天说好了今天去领结婚证,什么时候去?”

沈澜怡噎了一下,她看向他:“陆辰俞,我昨天开玩笑的,你可切莫当真,沈家和陆家,永远不可能结亲。”

过了一会儿,陆辰俞道:“沈家已经没有了,有的只是沈澜怡。”

沈澜怡不想再吃下去了,她放下筷子,站起来穿外套:“沈澜怡也不会和陆家的人结亲。”

陆辰俞沉默,不一会儿也站起来,拿上外套随着她的脚步一起进入电梯。

他道:“不说结婚的事情,今天早点下班,晚上收拾东西住我那里,以后让司机接送你上下班。”

沈澜怡听了心下一沉,冷声道:“我不住你家,这里离我学校近,而且陆辰俞,我请你不要随心所欲插手安排我的生活,你来我家里住我没有办法,也挡不住你,但你想让我去你那里,我不愿意。”

陆辰俞眉目也沉了下来,道:“澜澜,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跟我说你不愿意。”

顿了顿,他又道:“今天我要去国外谈合作,大概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才能回来,我不想让你一个人住,所以让你搬去我那里,有人可以照顾你。”

沈澜怡默了默,她道:“用不着,我已经习惯了。”

说完就准备向着地铁站的方向而去。

陆辰俞心中不悦,大步走上前去,一把将她抱起塞进车里,不听她的叫骂,他大步上了驾驶位,给沈澜怡把安全带系好后,限量版的劳斯莱斯嗖得一下就飞了出去。

沈澜怡吓了一跳,陆辰俞开车飞快,看着外面的景色飞速倒退,还不等她害怕尖叫,就被惯性冲得一个向前,然后又在安全带的保护下向后回落。

海城大学已经到了。

陆辰俞解开安全带,勾过她的腰欺身就吻了上来,他吻得凶狠又狂热,仿若要将她吞下腹中一样。

沈澜怡无力招架,只能被迫承受,双手捶打着他的胸口。

一吻完毕,陆辰俞支起身,看着那张被他吻得嫣红的唇瓣和因为缺氧而略显潮红的脸颊,他笑了一声:“你住的地方离单位如此近,还要坐地铁,澜澜,你真懒。”

沈澜怡张了张口想反驳什么,但看他那如狼似虎的神情,算了,她不说了。

虽然离校门近,但她要去办公楼得从校门口步行将近二十分钟啊!

陆辰俞蹭了蹭她的鼻子,又道:“我不在的这些天要想我,遇到困难要给我打电话,我给你打电话你要接,如果敢不接等我回来狠狠收拾你信不信。”

他顿了下,又补充了一句:“到时候,你可别哭。”

沈澜怡抽了抽嘴角,一把推开他,慌张且敷衍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要迟到了,我走了!”

说罢赶快从车上跳下去,仿若后面有狼追一样,一溜烟就跑进学校。

她跑的从来就没这么快过。

陆辰俞笑了一下,看她进去了,才开车返回公司。

回到公司,陆婳年坐在他的老板椅上晃悠着腿,他的办公桌上面摆满了化妆品,陆大小姐正在打腮红。

看他回来,陆婳年哼了一声:“哥,昨晚夜不归宿,哪儿鬼混去了?”

陆辰俞看了一眼被她弄得乱七八糟的办公桌,压住火气道:“陆婳年,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把桌子收拾干净,不然,立刻滚回Y国去!”

陆婳年本是来兴师问罪的,但看陆辰俞发火,她就有点心虚,赶快把东西收起来。

边拾掇边抱怨:“至于嘛,还有没有兄妹爱了,要是沈澜怡这么干,我看你高兴的要起飞了!”

陆辰俞看她收拾干净桌子,才道:“我是要起飞了,去Y国,你走不走?”

陆婳年听了他的话一撅嘴,仿佛吃亏了一样:“你早说你要去Y国呀,那我还收拾什么,不行,我得再摆出来!”

陆辰俞扯着她的胳膊就将她扒拉开,冷漠道:“要走就快点回去收拾,十点集合。”

陆婳年支着下巴看他,看陆辰俞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地安排国内的工作。

她忽然道:“不对,哥,我不走,你去国外又不会待多久,要是我跟你走了你肯定就不让我回来了。反正我那边的秀已经走完了,可以休息好长时间,我就在这里赖着你。”

陆辰俞道:“随便你,有空回京看看父母。”

陆婳年切了一声:“本来能一直在京陪爸妈的,可就是有个不省心的哥哥非要把大本营迁来海城,也不知道图个啥。”

她又道:“你昨晚去哪了?”

陆辰俞道:“沈澜怡家。我不在海城的时候,你帮我看着她,别让她跟不三不四的人接触。”

陆婳年一拍桌子,大叫一声:“哥!你果然又去找她了,贱不贱啊,人家都不要你了,你还纠缠!还让我帮你盯梢,她可是我的死敌诶!”

姜嫣正要给陆辰俞的办公室送材料,听见陆婳年的声音,她停下了脚步,握着文件的手紧了紧,站在门外偷听。

陆辰俞道:“你看上的那双威廉三世钻石玫瑰高跟鞋,我给你买。”

陆婳年眼睛亮了起来,仔细想了想,然后勉勉强强道:“那好吧,我帮你盯梢,但你要是不给我买,我就给沈澜怡介绍一大堆帅哥气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