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是修真女大佬 >  第九十二章

秦贵妃犹豫道:华儿,你让母妃再想想。

随后,秦贵妃召见了风星河,风星河如传闻一般丰神俊美,气态儒雅。秦贵妃与风星河交谈一阵后,对风星河越发满意,自己的女儿还是有看男人的眼光。以风星河的人品,就算女儿不是他的心上人,也会善待。女儿不会过的和自己一样苦。至于风星河的心上人,李莎雅说是个鲛人,并且两人己决裂。

秦贵妃问:光禄大夫,你可愿与我女儿成婚。

风星河说:琼华公主尊贵荣华,在下配不上。

秦贵妃想风星河己和心上人决裂,还拒绝这桩婚事,难道他还是忘不了那个鲛人。

秦贵妃说:光禄大夫,风宗主被擒,玄清宗现在人心惶惶,你和公主成婚可稳定人心,现在皇上和太子都病重,皇族也需要与玄清宗联姻,巩固皇权。这桩婚事成则两利。

风星河犹豫了起来,父亲被擒后,风星河承担起了父亲的责任,同时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处理了各种重大事项,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也理解了父亲的辛苦。风星河明白了自己以前金尊玉贵又舒心的生活,是因为有父亲为他遮风挡雨、负重前行。风星河感觉到周围不少人,对他口服心不服,和琼华公主联姻,即有利于玄清宗和自己,对稳定大局亦有帮助。父亲也是看好这桩婚事。

风星河想到父亲,心底又升起了愧疚。风星河面露悲伤道:贵妃娘娘,容在下考虑一下。

秦贵妃见风星河没有拒绝此事,便知风星河己经动摇,只要从旁推波助澜一下,这桩婚事便成了。

秦贵妃说:光禄大夫,还记得当年司徒家主迷恋鲛人,泄露重大情报,自身被砍首,家人也被连累之事。

风星河听出了秦贵妃的言外之意,自己因为爱恋莉莉丝,莉莉丝将从自己这边套得的情报给了鲛族,鲛族才能设下此计擒抓父亲。如果自己没有和莉莉丝在一起,莉莉丝不会知道自己是绝顶修士,这个秘密不会被鲛族知道。鲛族设计抓拿父亲时,就不会把自己支开,自己就可以营救父亲了。

秦贵妃觉得差不多了,便请风星河回府休息。

风星河走后,秦贵妃又写信给玄清宗的风向延。风向延就是风叔,是风清云的堂弟。玄清宗虽大,但风家人丁单薄,只有三个血亲。风清云不在,能动摇左右风星河的只有风向延。

风星河回府后,按照计划,向众人展示绝顶修士的能力,以定人心。后开始思索与琼华公主的婚事。风星河心里没有琼华公主,自己难道真要和她建立无爱婚姻,这不单是害了自己,也是害了公主一生。真正好的婚姻是父亲和母亲的恩爱婚姻。

话分两头。林晓月和李莎雅正在询问莉莉丝鲛族藏匿点。莉莉丝誓死不出卖鲛族,不肯说一个字。

林晓月说:我们是要救风星河的父亲,你不愿帮助我们。

莉莉丝听到风星河,眼底含泪,自己终究负了星河,欠他的恩情,只能来生再还。

莉莉丝坚定的说:我不能因为自己的感情,出卖族人。

林晓月手一挥,点了莉莉丝的风池穴,莉莉丝昏睡过去。

李莎雅生气道:就算是为了救风星河的父亲,她也不说出鲛族的藏匿点。风星河对她那么好,她的心是铁做的。

林晓月说:如果她为了风星河,做出卖国家的事,我才要忧心。

李莎雅惊讶的问:为什么?

林晓月说:一个出卖家国的人,将来什么事做不出来,感情会变,人的性情品格却很少变。

李莎雅说:有道理,将来我找情人,就找忠犬型的。

林晓月满头黑线,吐槽道:你还是积积德,别祸害好男人。

李莎雅厚着脸皮说:天使宝贝,我知道你一直认为我是渣女,其实我的心灵是很纯洁的。

林晓月郁闷道:你那不是纯洁,是二,是脑袋空空,是没心没肺。

李莎雅嘟着小嘴,表示不满。

林晓月说:莎雅,不提这些。我们办正事。

林晓月对莉莉丝使用催眠术,莉莉丝在恍惚中说出了鲛族各大藏匿点。林晓月推测,鲛皇会将风清云带回南海总部藏匿点。

林晓月、李莎雅将消息告知风星河,准备出发去南海。风星河要留下稳定大局,解决禹国面临的种种困难。临行前,风星河向二人行了一个大礼,拜谢二人。

林晓月说:风公子,不必行礼,我们是朋友,礼多反而见怪。

林晓月见风星河欲言又止的模样,便问风星河有何事要说。风星河说了关于琼华公主的婚事。

林晓月说:这件事,从利益上说是好的,因为合则两利,众人自然期待此事可成。从感情角度而言,是琼华公主单相思,挑担子一头热。

风星河问:我该接受还是该拒绝?

林晓月说:作为光禄大夫这个臣子、玄清宗的少主,你应该接受。因为这有利于国家和玄清宗。而且男人和女人不同,男人可以把感情和婚姻分开、把感情和身体分开,所以接受无爱婚姻,并不是很难受、很委屈。作为风星河个人而言,不应该接受,因为这样是毁了自己的婚姻幸福,也可能毁了那个女子的一生幸福,也违背了你对感情忠贞的信仰。

风星河说:我懂你的意思,一是责任和担当,一是幸福和信仰,两难也。

林晓月说:如果你是一个对感情没有忠贞观念的人,没有良善之心,不在意别的女人的终身幸福的人,你不会觉得两难。你可以把对你有利的女人娶为妻,把自己喜欢的女人纳作妾,既享受利益,又享受爱情。

李莎雅讥讽道:你说的是现代男人,既想家里红旗不倒,又想外面彩旗飘飘。

风星河疑惑道:现代男人?

林晓月忙拉着李莎雅走,这个二货是要坑死我的节奏。禹国是封建社会,如果让人知道我们是借尸还魂,那会把我们当妖孽烧死。

林晓月准备去南海救风清云,带上李莎雅这个坑货,是因为林晓月在水地,天眼用不了,功力受克制,运气也会变的很差。而虚空和尚曾预言李莎雅是拯救世界的天命之人,也是帮林晓月渡过劫难的贵人。

虽然李莎雅怎么看也不像天命之人、贵人,但林晓月还是选择相信虚空和尚。林晓月走前,交代安安管理府邸、照顾白菜。

安安聪明懂事,猜到林晓月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便祝师尊一路平安,并保证会做好师尊交代的事,请师尊放心。林晓月又去葛勇家看玉藤壶。

玉藤壶正在欺负比古剑,抓着比古剑的头发编辫子。比古剑也无可奈何,玉藤壶不能出去玩,无聊的很,便捉弄他了。玉藤壶编完丑丑的辫子,又拿着眉笔,想着给比古剑化眉。

比古剑长眉入鬓,眉毛顺直,不粗不细,色泽也刚好,根本不用画眉。玉藤壶拿着眉笔,不知从何下手,比古剑的眉型以及眉毛色泽很完美。

比古剑抓过眉笔,说:小壶,我给你画眉。

玉藤壶是柳月眉,眉毛顺泽,就是颜色淡,正好用眉笔晕染一下,加深颜色。比古剑用眉笔仔细晕染玉藤壶的眉毛。

玉藤壶看着比古剑专注认真的样子,觉得很迷人。还有比古剑淡橙色的唇,看起来很好吃,想尝尝味道。玉藤壶咽了咽口水,忍住了,在心理对自己说女人要矜持点,却用手指去拨弄比古剑的嘴唇。比古剑嘴角含笑,看起来很享受,还偷偷用舌尖轻轻的舔了舔玉藤壶的手指。

怪不得柳倾歌说玉藤壶是小狐狸精,挑逗男人方面无师自通。林晓月又吃了一波狗粮。

因为马上要出发了,走前和玉藤壶、比古剑告别。

林晓月不合时宜的轻咳一声,打断两人秀恩爱。玉藤壶看到林晓月来,扑到林晓月怀中撒娇。林晓月告诉两人,她要去南海救风清云,一段时间内不会回来。玉藤壶舍不得林晓月,劝林晓月不要去。

比古剑说:小壶,不可胡闹。

玉藤壶说:人家就舍不得师尊,风清云和师尊又没什么交情,为什么要救他。

林晓月说:小壶,你不想风清云回来吧,因为风清云不回来,禹国就乱,就没办法向巫族出手,巫族就安全了。

玉藤壶低头默认了。

林晓月说:比古剑,你怎么想。

比古剑说:出于巫族立场考虑,我自是不希望风清云回来,出于私心,我希望风清云回来稳定大局,因为国家乱了,首先受苦的就是百姓,乱世人不如太平犬,我不忍心。

林晓月说:比古剑,我没看错你。

比古剑说:师尊此去,也是为百姓着想。只是鲛族重地,师尊需小心。

林晓月说:我明白。

林晓月临走前,又教导两人学习胎息术。

林晓月说:道法在一呼一息之间,人有两种呼吸,一种是自然呼吸,一种是内在呼吸。自然呼吸是普通人的呼吸方式。内在呼吸是真息术和胎息术。要学会胎息术,先学逆式呼吸,吸气时收腹,呼气时胀腹。吸气时意想天地灵气从全身毛孔进入,闭气时意想灵气进入下丹田,呼气时意想病气、浊气、烦恼排出体外。此功法在行走、坐卧时都可练习,时间久了胎息自动。

比古剑作礼一拜说:谢师尊赏赐功法。

玉藤壶说:师尊可怪我,不顾及百姓,反对你救风清云。

林晓月说:小壶你是善良的,不是不顾及百姓,是女人心总是小,总想着与自己相关的人,不会想到与自己无关的百姓。

玉藤壶说:师尊,以后我会像师尊一样,多想想百姓。

林晓月说:小壶不用勉强自己来讨我欢心,很多女人终其一生都围着父母、丈夫、孩子转,心理、眼里只有他们。这是社会对女性价值的定位,同时女人的梦想也是小家的感情幸福。

玉藤壶问:师尊的梦想也是小家的幸福吗?

林晓月说:是的。但国是大家,大家不安定,千千万万个小家何来幸福。

玉藤壶说:师尊,我懂了。如果我失去了父亲、比古剑和你这个小家,我会很痛苦。其他人也是一样的。

林晓月摸了摸玉藤壶的脑瓜。林晓月离开后,便去找李莎雅会合出发去南海。两人走后,京城就剩风星河一个绝顶修士挑大梁,压力山大。

三天后,风向延从苏州城赶来京城。风向延来到京城的第一件事就是抓着风星河跪祖宗祠堂。又拿出鞭子,往风星河背部抽打了十下。

风向延说:星河,你可知错?

风星河说:风叔,星河知错,甘愿受罚。

风向延问:错在哪?

风星河欲言又止。

风向延气道:你还放不下那个女鲛人,不肯说女鲛人所犯之恶。

风星河说:莉莉丝她……

风向延叹道:司徒家主所犯之错,你明知故犯,以前有风清云宗主为你兜底,你就是犯了天大的错也不怕,现在你还能犯错吗?

风星河想到因为自己的感情害了父亲,愧疚道:风叔,星河错了。

风向延问:既然知错,你打算如何弥补?

风星河说:星河己请荣英郡主和浮珠夫人去营救父亲,鲛红血毒之事,己派人去天宝城寻找独孤一剑的踪迹,欲请独孤一剑前辈出山解毒。

风向延说:星河,风宗主被擒后,己经有帮派开始不服玄清宗管束,尤其是苏州城天阴楼,天阴楼楼主梅二挑战玄武楼,并杀戮吞并其他门派,各个门派不再像过去那样小打小闹,而相互厮杀争地盘。

风星河气道:玄清宗岂能容他们如此放肆。

风向延说:玄清宗没了风清云,势不如前。

风星河说:我和父亲一样,是顶尖修士。

风向延说:要压制、管理各大门派,光有修为是不够的。你父亲能管理好各大门派,是因为有手段有品德以及在禹国立下诸多功劳所积累的威望,对这些门派恩威并施。

风星河说:我会处理好此事。

风向延说:我在来京城的路上,看到不少小规模的百姓造反,一来因鲛红血毒之事百姓生存艰难,二来风清云宗主被擒,人心不稳,三来民间传言景武帝病重、太子无德。小规模的造反,朝廷还能压下去。我怕时间长了,小规模造反人群会联合在一起成为大规模造反集体,到时禹国就四分五裂。

风星河说:就算再难,我也会把禹国撑下去。

风向延说:秦贵妃写信给我,让我劝你和琼华公主成婚。

风星河说:风叔,你也要劝我。

风向延说:此桩婚事的利益,不必我多言,你心理清楚。

风星河说:用我的婚姻换取玄清宗的利益。

风向延说 :是换取玄清宗和皇室两家的利益,如果你不肯牺牲你的婚姻,就不要说撑起玄清宗和禹国。

风星河沉默不语。

风向延说:你父亲也同意此桩婚事,你父亲会牺牲你换取利益吗?

风星河听到父亲,既难过又愧疚,他间接坑害了父亲。风星河当日坐在紫檀椅上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不睡,一动不动。等风星河离开紫檀椅,站了起来,请白杨传唤莎月神教左护法周嫣然。

周嫣然来时,风星河给了她一条贴身佩戴的金色珍珠吊坠,让她转交莉莉丝,并照顾好莉莉丝。

周嫣然疑惑道:这是何意?

风星河说:莉莉丝看后,自会明白,我决定放下这份情。

周嫣然说:风公子,我看的出来,你和林晓月表面囚禁她,实则是保护她。

风星河悲伤的叹息道:一切都过去了。

周嫣然想到莉莉丝害了风星河的父亲,风星河就是再喜欢她,身为人子,也不能和她在一起。如果风清云有个三长两短,两人就成仇人了。周嫣然思及此处,便不再言说。周嫣然回莎月神教后,将珍珠吊坠交给莉莉丝。

莉莉丝见到珍珠时泪流满面,一颗颗的珍珠滚落在地。终究是失去他了,但不能怪他,是自己的错,自己害了他父亲。莉莉丝大哭过后,心理剧痛,痛过后,心像是被挖掉一大块,空了。

莉莉丝回想起和风星河的点点滴滴。风星河对她的种种温柔体贴、百般讨好、温情浪漫,以及风星河当初明知是毒药也甘愿服下的淡然和成全。

莉莉丝觉得到心裂了,胸口也撕裂开了。莉莉丝倒在床上,捂着疼痛不己的胸口,觉得自己要心碎而死。也许死了也好,死了,风星河就会原谅自己了。莉莉丝将陶瓷水杯敲碎,拿着一块陶瓷碎片,划破手碗上的血管,鲜红的血液顺着纤细白嫩的手指,滴到地面。

莉莉丝感到生命一点点流逝,缓缓闭上双眼,思念着风星河。莉莉丝恍惚间,又回到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当初莉莉丝被关在宅院中,宅院富丽堂皇,应有尽有,山珍海味,想吃什么有什么。玛瑙、玉石、金银珠宝,戴都戴不完。风星河又事事顺着她,既善解人意,又风情浪漫,每天变着法哄她开心。

一日,风星河在庭院里洒满了桃花花瓣,风星河穿着青杉长衣,在院中抚琴,弹着凤求凰的曲子,表达爱意。

莉莉丝走入庭院,瞬间天空落下了花瓣雨。莉莉丝惊艳于此情此景。风星河也在这一刻住进了莉莉丝的心理。风星河容颜俊美非常,和鲛人相比,也毫不逊色。

那天,莉莉丝将金色珍珠吊坠送给风星河作为定情信物。金色珍珠是莉莉丝母亲生她时落下的眼泪所化。也是母亲的遗物,莉莉丝一直小心珍藏着,金色珍珠对她而言,犹如母亲。

风星河将定情信物贴身佩戴,从不离身,想念莉莉丝时,便拿出来看看。莉莉丝随着血液流失,陷入深度昏迷。莉莉丝在昏迷中,看到自己置身于一片片白色云朵之上,金发金眼的母亲彩丝,风星河也坐在一旁,笑着看向他。彩丝拉着莉莉丝坐下,说一家人永远在一起。莉莉丝这一刻才明白,自己一生所求是亲人和爱人。

此时,京小七兴高采烈的来找李莎雅,分享她的快乐,风星河答应婚事了。人总是在接近幸福时,倍感幸福,京小七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京小七没找到李莎雅,知道她远行办事后,就把喜事告诉了周嫣然。周嫣然脸上满是笑容,祝京小七婚姻幸福、早生贵子。心底一半喜悦一半凄凉。喜悦是替京小七嫁给心上人高兴,凄凉是想到莉莉丝的失恋痛苦和自己婚事被退、被迫怀孕的大苦。此刻,她有些嫉妒京小七。

京小七走后,周嫣然去地下室看望莉莉丝,见莉莉丝身下一大滩血迹,吓了一跳,忙上前止血,又请来大夫救治。一番抢救后,莉莉丝的命才保住。周嫣然松了一口气,莉莉丝死了的话,她没办法向风星河交代。周嫣然并不打算将此事告诉风星河,破坏他和京小七的婚礼。

莉莉丝仍在昏睡中。在睡梦中,莉莉丝和母亲彩丝、风星河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突然,彩丝对莉莉丝说:女儿,能见到你,我很开心,但你要回去了。

莉莉丝说:母亲,我哪都不去,我要和你、星河生活在一起。

彩丝温柔的抚摸着莉莉丝的脸庞,哽咽道:我可怜的女儿啊,当初我为了你,骗了司徒家主的感情,负了他的心,害了他的命,没想到你走上了我的老路。

彩丝将莉莉丝推下云间,说道:女儿好好活着。

莉莉丝身体急速下坠,耳边传来母亲的叮嘱声:天魔即将现世,鲛族将有灭顶之灾,我在你父亲坟头埋了一物件。

莉莉丝渐渐醒转,看到周嫣然守在身旁。周嫣然忙上前安慰,劝她想开,别寻了短见。莉莉丝历经生死,对风星河的爱未减半分,但对感情的执念却淡了几分,不会再寻死。至于梦中,母亲提到天魔。莉莉丝想到,在一次宴会上,鲛皇饮了不少酒。鲛皇醉酒后,莉莉丝扶他回寝宫,听到他嘴中喃喃自语道天魔。当时,她只当鲛皇酒后胡言乱语,没有多想。毕竟在鲛族,从没听说过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