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反套路重生 >  第40章 吾道不孤(四更万字求追读)

“阎罗王”的上线,震惊星外。

大乾五十州,都因此风云骤起。

当初十王鼎盛时期,得罪的人不在少数。

十王若在巅峰,这群人自然不敢放肆,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但现在十王落难。

纵然“阎罗王”依旧强势,但没有人会觉得阎罗王还在巅峰。

终究难以避免会迎来很多不怀好意的窥探……以及危险。

这从一开始,就是难以避免的。

黎青让也是从一开始便知道,他此时做这种事情,必然会冒着巨大的风险。

但他还是站了出来。

黎青让自认自己不算一个英雄,但他觉得自己算一个豪侠。

所谓豪侠,总有那么几件事,天下人都做不得,我做得。

若他只做天下人都会做的事情,又怎么配得上那么多人的追随与敬意。

无非便是暴风雨将至,来便是了。

本王作为一个有系统的重生者,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

但今夜局势的发展,依旧超出了黎青让的预料。

……

秦州。

长安城。

秦王世子秦神玄来到岳王府门前,便被看守的神策军拦住。

秦神玄没有生气,反而温和道:“我来看看二弟。”

秦王世子的二弟——秦神岳。

十王中的岳王。

神策军的缔造者。

星系内足以跻身前五的无双统帅。

十王当中,在正面战场上战绩最强的军神。

不夸张的说,岳王在秦州的声望,甚至超过了他的父亲秦王。

只是,俱往矣。

现如今的岳王,已是阶下之囚。

划府为牢。

岳王府,便是他的囚禁之所。

虽说王不可辱,岳王依旧还活着,但在很多人眼中,也已经与行尸走肉无异。

自岳王划府为牢之后,秦王一系的嫡亲血脉,从秦王到秦神玄再到秦神策,谁都没有踏足过这里。

今夜秦神玄亲至,显然是为了“阎罗王”来的。

片刻后,一个身着古代青衣,文质彬彬,手中还拿着一个鹅毛羽扇的中年男子从岳王府中走了出来,第一时间行礼道:“见过世子。”

秦神玄颔首微笑道:“房先生,好久不见。”

房先生,岳王麾下,第二军师。

岳王一系的核心人物。

序列不比秦神策要差。

岳王划府为牢后,房先生便同岳王一起留在了岳王府,为岳王处理琐事,不离不弃。

无论是秦神玄还是秦王,都曾经多次招揽房先生出任实职,但岳先生都婉言拒绝。

此事在长安,并不是什么秘密。

没有人怀疑岳王对房先生的信任,所以房先生此时出来,定然是岳王让他传话。

秦神玄期待的看向房先生。

房先生道:“世子的来意二爷已经知晓,二爷的意思是,世子不必顾忌他。若想出手,那出手便是了,只要您能承受出手的代价。”

原本听房先生前两句话,秦神玄还内心一喜。

但听到最后,秦神玄的眉头皱了起来。

“二弟这是在威胁我?”

岳王在秦州虽已划府为牢,失去了实权,但威望却不曾动摇过。

秦神玄很难不忌惮自己这个二弟。

哪怕以岳王的身份,早就不屑也无需去继承祖业。

但岳王可以不要,秦神玄却不能不忌惮。

若岳王铁了心要和他作对,秦神玄很没有安全感。

房先生道:“世子误会了,二爷已经心如死灰,对于外界纷争无心理会。二爷是在提醒世子,阎罗王不是好惹的。”

秦神玄傲然一笑:“只要二弟不出手,秦州地界,阎罗王翻不了天。”

房先生小幅度的耸了耸肩,然后道:“世子慢走。”

秦神玄再次看了一眼大门紧闭的岳王府,眼神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然后转身离去。

离开岳王府大门大约一千米之后,秦神玄对身旁的护卫道:“老戴,你亲自带着本世子所有的客卿,去一趟弟谭城。记住,我不要活的。”

说到最后,秦神玄声音冰寒入骨。

一个二弟,就已经让他十分忌惮。

若阎罗王复苏,他岂不是寝食难安?

阎罗王必须死。

老戴明白秦神玄的意思,点了点头道:“世子放心,全盛时期的阎罗王我自然不是对手。但现如今的阎罗王,我还真想会一会。”

秦神玄拍了拍老戴的肩膀,认真道:“注意安全,若事不可为,保命为上。”

老戴心中涌过一股暖流,咧嘴笑道:“我晓得,我这条命是世子给的,还要留着继续为世子效力呢。”

主仆情深,其乐融融。

本是十分温暖的画面。

老戴却忽然心中警兆皱起,瞬间抽刀横移,一刀砍中虚空。

下一刻,老戴目眦欲裂:“世子小心。”

两道暗箭,一前一后,分别射向了老戴和秦神玄。

长安城。

秦州首善之地。

秦王府几代经营的地盘。

秦王世子秦神玄,却遭遇刺杀。

而且,都是高手。

一分钟后。

硝烟散尽。

老戴嘴角溢血,将秦神玄护卫在身后,目光警惕。

秦神玄面色苍白,怒发冲冠,却深吸了一口气,对老戴道:“已经走了,不用警惕了。”

老戴没有放松,而是道:“世子,大意不得。”

秦神玄苦笑:“这只是一个警告,对方没想过要杀我。有你在,也杀不了我。”

是的,这是一个警告。

刺客来无影,去无踪,但走之前却通报了姓名:

“百诡落头氏,替王上问候世子。”

留下这句话,落头氏便已经鸿飞冥冥。

秦神玄想要派高手去弟谭城猎杀阎罗王。

而阎罗王麾下百诡,在他还没有出手之前,就送了他一份大礼。

“百诡这是在警告我,我敢派高手去猎杀阎罗王,百诡就会先来猎杀我。”

秦神玄的面色十分难看。

“百诡。”

恨意深入骨髓。

却始终不敢再派高手离开。

类似的事情,不止发生在秦州。

……

楚州。

“来人,为我披甲。”

“大人,去哪?”

“弟谭,猎杀阎罗。霸王欠下的债,就让阎罗去还。”

片刻后。

“大……大人,出事了。”

“何事?”

“小姐开车撞了人……然后被人用同样的方法撞飞了,生死未卜。动手的……是百诡的孟婆。”

……

京城。

“大人留步。”

“有事等我从弟谭回来再说。”

“要说的就是这件事,贾相让大人今夜暂缓去弟谭。”

“暂缓?为什么?明天阎罗王可能就跑了。”

“大人,星君三公子被杀了,杀人的是百诡,背后配合的却还没有查清。您若走了,贾相担心自己会受到刺杀。”

“……”

……

百诡夜行,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大乾五十州。

黎青让自然也收到了消息。

他在直播的时候,并没有下令让百诡夜行。

这会给百诡带来危险。

所以收到消息后,黎青让诧异之下,再次冒险使用了骄阳为他们准备的银色耳机。

“阎罗,百诡夜行是你安排的?”

“不是,百诡的实力有限。我没有给他们下任何命令,这种特殊时期,我不会拿兄弟性命去冒险的。”

“那今夜百诡夜行是怎么回事?”

阎罗王沉默片刻,然后轻笑道:“他们自发的。”

“自发的?为什么?”

“萍萍,我们从来都不是在单打独斗。我们出生入死,保护了很多人。同样,也有很多人愿意并且一直在出生入死的保护我们。”

今夜,阎罗出巡,将危险全都聚焦在自己身上。

而百诡夜行,瞬间分摊了阎罗王的危险,尽管这可能是以牺牲他们自己为代价。

这世道从来艰难。

但好在吾道不孤!

当初十王聚义,歃血为盟。他们发誓不负天,不负地,不负父老,不负兄弟!

百战余生,十王死伤大半,依旧初心未改!

今夜,昔日的兄弟用行动告诉他们:

十王麾下将士,依旧愿为十王赴汤蹈火,九死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