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生不知道雪无痕为何生气,只得默默跟在身后。他刚才服了魔莲子精华,此刻已是精力充沛,本想再研究一下九窍结构时,袁可道却又发出了信号。

原来前方又是一处魔怪盘踞之地,只见这只魔怪像一个扁平的肉垫,四周竟然生了二十一条腕足,伸展开来有十余丈大小,它伏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一般。五人合围上去,却不想魔怪先发动了攻击,其中的五条腕足瞬间伸长,竟然朝着他们直直拍下,几人正欲躲闪时才发现,袭来的每条腕足之上就都生有无数附足,上面居然产生吸力,而如此庞大数量的附足聚集起来,就形成了相当可怕的合力,能够有效限制攻击对象的逃脱。

雪无痕和雪鸢见躲闪已不大可能,双双使出冰雪蕴春功,魔怪的腕足附足吸了冰雪寒气,立刻被冰冻了一片,吸力顿减,两人在腕足落下的一刹那跳了出去。白无邪在身形受阻时,运起日月浑天鉴恒之力,任凭它吸力如何恐怖,再未能影响其丝毫,也躲了开去。而袁逍遥则是凭借肉身强横,使用鲲鹏秘法,周身诞生出无数漩涡将吸力抵消,躲闪之时还回身一个斩劈,金色戟芒划过,打向他的腕足瞬间被切开一个大口子,登时蓝色液体喷洒,然而袁逍遥对这一击效果并不在意,嬉笑道,

“哎呀呀,这家伙皮肉真是太老,都快砍不动了。”

袁天生面对拍过来的腕足,不闪不避,使了一式星月无间,无数的星光月华全被那些附足吸了过去,只听一阵爆响,那条腕足被炸得皮开肉绽,吃痛缩了回去。

“原来这东西是有痛觉的,我们的攻击它应该吃不消。”袁天生说着就祭出阴阳剑向退缩的那条腕足追去,可是就当剑芒将要触及之时,魔怪突然一阵低鸣,居然在它周身形成一种场域,将阴阳剑在空中定住。

“嗯?”袁天生只觉自己的阴阳剑仿佛陷入了沼泽中,虽然能够感应,却一点儿也无法挣脱。

“呵呵,师弟,得意忘形了吧。这里的魔怪哪有这么简单。”和袁天生不同,白无邪的银灵剑由她的恒之道加持,却不怎么受魔怪场域影响,飞驰纵横,斩得魔怪那条腕足伤痕累累。

“小弟弟怎么连连吃瘪啊,还得姐姐帮你。”雪无痕见袁天生阴阳剑被定住,立刻祭出六道心环,心乃天下间最善变化之物,可谓瞬息万变,故这心环也不受场域限制,开合纵横,可以直击魔怪。而六环震动,一圈圈震荡波纹扩散开去,竟然抵消了魔怪的场域,将阴阳剑解救出来。

袁天生这次不再轻率出击,立刻用出星海无涯,然而因为他修为缘故,只能保证阴阳剑不被定住,其威力还是受到魔怪场域影响,斩在魔怪腕足上就好像挠痒一般,没有多大伤害。

再看袁逍遥,身形闪烁,周身漩涡环绕,不但不受魔怪附足吸力影响,同时也无视魔怪场域限制。所以魔怪对他尤为忌惮,已经动用三条腕足与他缠斗。可是袁逍遥丝毫不惧,大戟挥处,让魔怪的腕足连连躲闪,不敢硬碰。然而魔怪的速度毕竟和袁逍遥相差太多,仍被屡屡重创。

“这样可不成啊,我们的攻击对它来说似乎并不算太大伤害,直到现在这家伙都没出全力。”雪无痕发现魔怪此刻仅动用了不到十条腕足,于是提醒道。

“那就砍到它用全力。”袁逍遥说着,双手握戟跳上高空直劈而下,此刻他身边那些蓝灰色漩涡飞快旋转,魔怪刚想躲避时,戟锋已经狠狠劈下,刚才缠斗他的三条腕足瞬间被斩了下来。可是几人还未高兴,那三条腕足在地上一阵蠕动,竟然又生出数条腕足,变化成了三只缩小版的魔怪,向袁逍遥攻来。而且这些小魔怪比它本体灵活得多,可以跳跃而起从空中攻击。他们这才看出,原来在它腹部生着一张缀满螺旋獠牙的大口,不但吸力惊人,而且可以喷射带有腐蚀性的粘液。袁逍遥仗着身法敏捷,全然不顾这三只小魔怪的攻击,再次挥动大戟向魔怪本体斩去。

袁天生这下算是看明白了,这个怪兽是有分裂再生能力,看着袁逍遥那样凌厉无比的斩击,他又非常想念袁可汗了。于是将阴阳剑召回,双手握刀,运其琉璃体,也要进行肉搏。

而雪无痕看到袁逍遥斩断的几条腕足又生成了新的魔怪,便用六道心环分别将它的六条腕足牢牢控制。雪鸢也利用冰雪寒气冰冻了一条腕足,白无邪看到她这边情况,便收了银灵剑,烈凰印瞬间化作黑焰血凰打了过来。“轰!”这一下,就好像火凤冰龙撞在了一起,冰、火两种能量相交,衍生出了能量风暴,将那条腕足一瞬间绞成齑粉。

魔怪终于感到了危机,它将剩余十只腕足立起,露出了身下大口,只听一声怪吼,刚才衍生出的小魔怪立刻放弃了袁逍遥,朝着白无邪攻去。袁天生刚要过去阻拦,却被魔怪大口锁定,无比强大的吸力让他身形受制,只能勉强躲过魔怪喷射过来的腐蚀性液体。

“逍遥,拦住它们!”袁逍遥听大哥呼喊,也不再试图斩落其他腕足,又和三个小魔怪斗在一起。而这时,雪鸢和白无邪躲过魔怪袭击,再次配合将魔怪的一条腕足击碎。雪无痕利用六道心环控制魔怪腕足的同时,也开始使用冰雪之力进行冰冻。魔怪大怒,可此刻它已是落入下风,这就是几人合作的好处,因为总有一个人的手段可以克制所遇魔怪。

就在魔怪想要反击之时,雪无痕已经又冰冻其两条腕足,白无邪催动烈凰印瞬间将之摧毁。可是就在几人看来,斩杀魔怪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时,魔怪本体不停地颤动,竟然从其大口中喷出许多黑色烟雾。

“快闪开!”雪无痕提醒。

几人也认为这黑烟比较危险,所以雪鸢和白无邪又打掉魔怪一条腕足后,快速离开黑烟笼罩范围。袁天生见黑烟升腾,也不再近战,跳出圈外,瞬间打出数十击星月十字斩,可是被黑烟包裹的魔怪竟然变得异常灵活,那些斩击都只砍伤一些皮肉,并没能造成太大伤害。袁天生暗自摇头,觉得这真是自己最憋屈的一场战斗。而三只小魔怪有了黑烟加持,虽然变得更加灵魅,可它们面对的是袁逍遥,也真的没有丝毫办法。

雪无痕见在黑烟中的魔怪突然强大了很多,只得放弃控制那六条腕足,把六环合一,打出混沌光束,清扫黑色烟雾。魔怪也未曾想到,这六个不大的圆环竟然有此威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大片黑烟被混沌光束磨灭,顷刻间就露出了它的本体,雪鸢抓住机会立刻冰封了一条腕足,白无邪配合默契将之摧毁。就在魔怪注意力再次被雪鸢、白无邪吸引的空挡,雪无痕打出一式“明日冰花”,六角型雪花凭空衍生,顿时将围攻袁逍遥的三只小魔怪包裹冰冻,袁逍遥知道机会难得,将大戟收回身后,双拳刹那间轰出许多蓝灰漩涡,只一震便将三块丈余大的冰雕震得粉碎。

“大哥!你怎么变得不会战斗了。你可以利用刀剑来制造风旋同样可以将之绞碎啊。”袁天生一听提醒,这才发现自己心念被迷惑,一直自我怀疑,而忘记了战技使用的想象力。

就在六道心环再次扫开一大片黑烟之时,他发动星梦无涯抵消魔怪部分场域之力,祭出阴阳剑打出“阴阳归元”,而神刀则是一式“日月同辉”,只见有无数刀光剑芒形成的能量束汇合,形成一股巨大的光柱,霎时间就将魔怪的三条腕足击碎。

而到了这时,魔怪才变得有些虚弱,它尽力喷出黑烟,想要遁走,却被六道心环牢牢锁定。终于,剩下的九条腕足也被打掉,它的本体在几人的合击中化为灰烬,只留下两枚深蓝色的宝珠。

雪无痕看了看因为连续催动烈凰印而累得额头挂着虚汗的白无邪,对其他三位说道,

“两位弟弟,师妹,我看这次的收获就给了无邪妹子吧。”

三人自无异议。白无邪不好意思地收下,她本来有些苍白的脸竟然透出一丝红晕,“谢谢无痕师姐。”

几人就地调息毕,再次向更深处探索。他们不知道的是,这片区域共有九只魔怪盘踞,其实力和特性参差不等。

“小弟弟,你说下一次会遇到一个什么样的魔怪呀。”

“雪姐姐,我猜那得是一只飞行类吧。”袁天生想了一下回答。

“逍遥弟,你说呢?”

“也许是水族。”

“无邪妹子,你觉得呢?”

“我也觉得是水族。”

“师妹?”

“飞行类吧。”

“呵呵,师妹,你是在照顾小弟弟感受呢。小弟弟,你可要努力了哦,刚才的战斗,你最差劲,嘻嘻。”

“哎呀,雪姐姐,别再提了,我真挺不好意思啦。”袁天生感觉面皮发烧,不好意思地说到,可是几人心里确为他高兴,因为吃瘪的时候反而是对道领悟的最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