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生福女带空间去逃荒 >  第28章容让

“一会我去给妹妹开点安神药。”

“她要是愿意吃自己就去买了,她不吃那个,她昨儿和我说了,说要自己熬过去,这血海深仇不能忘记,吃了安神药容易耽误事,晚上就不灵醒了,说她爹都熬瘦了,两个爷爷头发都快全白了,让我不要担心,李家女不会倒下。”

“娘,她说啥你都依着,这样下去身体会垮的。”

李睿一听就不愿意,和母亲锵锵上了。

正好李玉打着哈欠下楼了。

“你们都在呀,早晨好,我起晚了。”

坐下笑眯眯的和大家打招呼。

瞧着气氛不对,大家看着她的表情都怪怪的。

“我咋了,脸上有东西,我洗过脸了。”

李玉摸摸脸一脸纳闷。

顾磊瞪她一眼,“你夜里睡不着怎么不吭气。”

李玉愣了一下,随即扭扭身体尴尬的扯扯嘴角,“也没想瞒着,其实现在好多了。”

见大家目光不善,赶紧举手发誓。

“真的,我好多了,我们从城里冲出来的时候,是我第一次杀人,见了血有点不适应,加上亲人去世,那段日子就老做梦,我老梦见他们,就……这阵子已经好多了,想见都梦不上了。”

朝他们笑了笑,笑容有些苦涩,强颜欢笑,“我能挺过去,我又不是那娇弱的小姑娘,别大惊小怪。”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李老爷子低头巴拉饭菜,声音平缓听不出情绪。

“要是难受就开点药。”

李老大眼里全是担心,强忍着心疼。

“爹,不用,真的,没那么严重,过阵子就好了。”

李玉朝老爹笑的灿烂明媚。

“吃饭吧,丫头见了血做几天恶梦而已,适应了就好。世道乱了,你们没有万全把握保护好她,就让她像男人一样刚强立得住才行。”

李老头话说的冷,可握着筷子的手却在打哆嗦,心疼的要命。

放在心尖上疼的孙女看着她受苦,却帮不上忙,安慰都不可以。

坚强才能让她的路走的更稳更好,软弱娇气不适合现在的乱世。

李睿捏紧筷子低下头,板着脸一言不发。

“我真没事,我昨儿都没做梦,其实……能看到他们,我心里乐意,可我也知道该放下还是得放下。”

“吃点包子,今儿肉包子做的还不错,挺新鲜。”

顾三婶擦干眼泪,给她拿了包子和粥。

“谢谢婶子,还是婶子疼我,您别哭,咱们一起努力,苦日子总能熬过去的。”

李玉笑容灿烂。

顾三婶用力点头,泪眼朦胧的望着她,摸摸她的脸,看到她笑容这样明媚,更心疼这孩子。

大家沉默着吃饭,谁也没说话,老爷子说的是对的,这乱世之下,谁也不能保证一定保护好大家,多一份能力就多一份力量。

只能选择让李玉更坚强更出色,而不是让她变得软弱。

吃过饭李玉见老爷子不高兴,凑过去给祖父揉揉肩膀。

“您别担心我,我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我就是舍不得他们,不想放下,相信我,我会好起来的。”

“你可不能骗爷爷。”

老爷子望着她眼底满是心疼怜爱。

“当然,我多时也没骗过您呀。”

“好。”

“您想吃点什么,我给您带回来。”

“没什么想吃的,你去街上逛逛,喜欢什么就去买,别亏着自己。”

李老头拍拍孙女的手。

“好,我给您买点茶叶回来,我去找找哪家药铺的大夫好,给您二老带回来诊脉。”

“好。”

老爷子也没推辞孙女的好意,他和顾老头不能倒下,家族需要他们,儿孙也需要他们。

“那我现在就去。”

李玉笑嘻嘻的上楼换了身衣服。

穿了母亲新做的蓝色骑马装,素面,窄袖束腰,翻领,下摆是六片荷花摆搭配长裤和靴子,骑马打架完全不受影响。

其实这是根据男装外袍改装的,和李睿他们的衣服款式很相似,只是女孩子衣服颜色多些。

头发用发簪简单地梳了道姑头,能看出来是女的,气度却很飒爽利落。

“走了。”

顾磊李睿迎了上来,带李玉去逛街买东西,还有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在杜家人眼前晃悠一下,这样才能让鱼儿上钩。

“你想买什么?”

“买几双鞋和靴子,买点女眷用的东西,昨儿月儿说需要。”

“下次再打搅你睡觉别给她带了。”

李睿也有点生气了,要不是顾忌男女有别,他早就开口了。

李玉在李家是非常得宠的,在族里也是宝贝疙瘩,哥哥们捧在手心里疼的。

关键是她很懂事会心疼人,男女老幼但凡谁有困难,她都给你办的妥妥当当,宗族族务也在老太太和王氏的教导下尽心尽力的学习打点。

自己有空间有泉水这样的好东西,没忘了亲人,给哥哥们药浴调养身体,照顾老弱,跑上跑下谁都没落下。

李睿父子俩就别提了,李老大是女儿奴,要星星不给月亮,李睿也差不多,也就比李老大好点,比较严肃,对妹妹的读书习武很看重,喜欢扮黑脸。

“嗨,些许小事而已,她可能是兜里没钱不好意思才夜里来说话的,当着你们爷们面也不方便说。”

李玉反倒通情达理。

林月其实没坏心,也没啥城府,就是个有点矫情任性的小姑娘,以前是千金小姐,现在是难民,心理落差大,憋屈难受,很正常。

“你好心,人家未必领你的情。”

顾磊翻她一个白眼。

“我又不求她什么,不需要她领我的情,这是我做人的底线和教养。她一个孤女依靠你们母子生存,别无他选,我有爹有娘有亲人有族兄,难道要去欺负一个啥都没有的孤女么,那我成什么人了。”

李玉摇摇头,心胸很豁达。

“可她在欺负你呀。”

顾磊不乐意了,咽不下这口气。

“不过是嘴上争锋而已,我也没少怼她,哪次我也没吃亏。不是我喜欢做好人,而是没必要,她若是敌人我就一刀宰了她,可她不是,一个孤女而已,把我弄生气了我就怼回去,有什么的。”

“她和那些厉害的世家女相比,简直太好对付了,那官家女下手狠辣,林月都不够看的,小事一桩。”

李玉压根就没把林月当成敌人,她就是嘴巴上厉害,一点嫉妒心,嘴巴上酸两句图个痛快,实际上也做不出坏事来,就没那个心眼。

心情好懒得理她,记得爹娘的教养,不能欺负苦孩子。

顾磊看李玉大大咧咧的样,反倒越发心疼她,这丫头一向光明磊落,心胸宽广,林月心胸狭隘,自私嫉妒心重,确实也不配和玉儿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