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Big胆,你也敢抓神? >  第十九章:千钧一发,抢下大龙

众所周知,厂长打职业一直都是靠的脑子还有梦想,而不是所谓的硬实力。

说实话刚开局的时候厂长也只是把这局排位赛当成了一把普普通通的宰猪局,不过是碰到杜文乐这个许久未见的小老弟才开始用了点心思。

直到他在下半野区被杜文乐狠狠的操作了一波,在那以后厂长的打法和思路瞬间严谨了不少。

而最能体现这一点的就是厂长这波出现在上路一塔草丛后面,成功反蹲到了进行越塔3包1的zed。

说实话这波杜文乐想法很好,特意为厂长留下了F5,为厂长特意留下了他在下半野区的错误讯息。

只不过姜的还是老的辣,他的这些小伎俩一眼就被厂长给识破了。

按照现在的局势这样走下局的话,这把越拖后期,杜文乐所在的蓝方胜率也就越低。

无他,阵容的优劣性罢了。

豹女和zed在后期的表现只能说真的很一般。

毕竟这个版本的zed大招还是能用水银解的,再加上对面中单还是个冰鸟,真要拖到后期双方的战斗力差距悬殊非常大。

目前还没头绪的杜文乐只能一边刷野一边观察自家三路兵线的情况。

上路和中路还是老样子,尤其是中路的zed,在经验方面被对位的冰鸟追回的差不多以后,又变成了最开始的格局。

毕竟纯比推线,zed怎么可能推的过冰鸟。

正当杜文乐准备把视角切到下路还在对线的双人组时,耳机的另一头传来了阿水的呼声:

“文乐哥,我和泰坦升六了,这波可以考虑来下,我和辅助先手就行。”

杜文乐随着阿水的声音朝下路定睛一看,好家伙,这把自家下路在前期被厂长安排好了的情况下,还能这么早混到六级也是不容易了。

“OK,你等我一下,我给你发信号你先手就行。”

在阿水的主动授意下,杜文乐悄咪咪的开着神域透镜摸到了下路的三角草里。

反复确认对面三角草没有视野后,杜文乐给压线比较靠前的戏命师头上连打几个信号。

看到信号之后,之前一直反复在下路草丛内来回走动的辅助泰坦果断闪现平A解Q【疏通航道】并跟上了大招【深海冲击】。

只能说吾单不愧是泰坦绝活哥,这一套赏心悦目的流畅连招将对面AD戏命师控制的动弹不得。

杜文乐见状,在标枪投掷能够达到的极限距离扔出了手中的长矛。

伴随着标枪入肉的声音,戏命师瞬间消失了大半管血量,跟在泰坦身后的阿水见状,毫不犹豫选择跟上W【万箭齐发】补伤害。

在补足伤害的同时减缓了对面辅助婕拉逃跑的速度。

“这头你吃,补一下发育阿水。”

“得嘞文乐哥,你都这样说了那哥们也就不客气了。”

在杜文乐一行人的输出之下,戏命师的血条很快见底,面对这颗只需挥挥手就能收入囊中的人头,杜文乐还是选择让给了阿水。

至于为什么这样做的原因。

这把开局自己信誓旦旦的像阿水保证这把会多照顾下路,但他并没有说到做到,为了补偿自己心里的愧疚杜文乐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但好在这波让人头并没有发生像上次越塔一样的意外,厂长并没有出现在下路反蹲。

人头最后还是给寒冰收下了,面对已经跑开有些距离的婕拉,阿水操控着寒冰抬手弯弓拉箭朝着婕拉射去。

一根带着寒气的粗壮水晶箭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婕拉飞去,婕拉玩家看着近在咫尺的箭头,果断交出了一直捏在手里的闪现,因此逃过一劫。

江湖规矩交闪不杀,看着渐行渐远的婕拉,杜文乐放弃了追击,而是转头帮助阿水推起了下路的兵线。

这波除了抓下他还有另一个目标,那就是前不久才刚刚刷新的土龙。

这个版本的土龙在没有大改以前是能起到至关紧要的作用,毕竟现在的土龙BUFF还是能对防御塔还有远古野生单位(大小龙)造成百分之10真实伤害的buff。

这个buff在前期的影响力可远不如水龙还有火龙,但是在后期却能起到奠定胜局的作用。

随着蓝方三人在下路兵线推到了对面防御塔下准备扭头去打小龙的时候,以为一切都要好起来了的杜文乐却听到了来自中路的捷报。

原来这波卡了一个闪现冷却好的timing,从没有视野的F6钻地而出接闪现顶,在配合冰鸟那恰到好处的Q技能【寒冰闪耀】补上控制。

两人加起来近乎完美的配合还是强行抓死了闪现还有大招都还没冷却好的zed。

看着还在复活读秒的zed,杜文乐皱起了眉头,但他也实在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打中野2v2,在挖掘机有闪现的情况下,他和zed根本不可能是对面中野的对手,这也是为什么杜文乐看着冰鸟一直压着线也没有选择去gank的原因。

他怕的就是厂长在后面反蹲。

但没有什么办法,厂长要强行安排一个人,就算是神亲自来也顶不住。

看着光明正大跑去打峡谷的挖掘机,杜文乐也只能在一旁干瞪眼。

真要和厂长打起来,对面冰鸟肯定能第一时间赶往上河道帮忙。

而且中路的惨剧已经发生没有办法挽回,但杜文乐可以另辟蹊径有其他办法挽回一些他们一方的损失。

带着双BUFF的杜文乐在回城补给完装备以后,马不停蹄的赶往对面上路,配合逆风局局长的锐雯打出了一波比较完美的配合,斩获了炫神的人头。

小手不算干净的杜文乐在临走前还顺掉了锐雯一个炮车兵,毕竟他这个野爹这局照顾了这么久上路,收一点过路利息不算太过分。

就连当事人锐雯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仅仅只是一个炮车而已。

“这个打野怎么一直在上呀?对面上单真就玩的放逐女猎手呗?!”直播间前的炫神郁闷的瞥了瞥嘴,面对他一直被抓这件事显然很不爽。

当然他没有像以往一样将锅甩到到队友头上,毕竟这局他们打野可是7酱,就算给他炫狗1W个胆子他也不敢看这么敢。

要放平常被对面打野这样合体,估计龙哥早就退游戏了。

之后的对局时间内,杜文乐和厂长犹如两位戏剧名角,你方登台我唱罢,两人各显神通疯狂安排对面的其他四人。

而阿水在这局游戏里的体验不可谓不差,厂长喜欢抓下这件事众所周知,他和泰坦和对面的戏命师在对线的过程中,总能看到挖掘机从一些奇怪的地方钻出来将他击飞。

看着时不时变黑的屏幕,向来活泼的阿水这局的话少了许多。

两边打野相互斗法,不停的带节奏抢公共资源,希望自己能够成为首个打开局面的一方。

游戏进行到了27分钟,厂长这局除了开局死的那一次以后没有死过一次,更是拿下了7/1/7的华丽战绩。

而杜文乐则是稍差一点拿下了5/1/8的战绩。

虽然双方的战绩看起来没差多少,但总的来说杜文乐所在的蓝方还是处于小劣势。

无他,中路英雄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先不说对面冰鸟的操控着黑马本然就是绝活哥一般的存在。

在包子越塔被蹲反杀以后,黑马之前落后的经验瞬间追回了不少,更别说厂长在这段时间里还帮了中路不少次。

眼下冰鸟已经将自己的中亚沙漏给做出来了,zed在想单吃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了。

而且zed这种刺客英雄越拖到后面容错率就越低,毫不夸张的说胜利的天平在一点一滴向着红方倾斜。

如果这局不是杜文乐将对面上路还有下路安排了几次养肥了锐雯和寒冰,恐怕这场游戏在中期几次小规模团打完以后游戏就结束了。

不过这局包子虽然玩的有点坑,但队友也没怎么说他,毕竟对面打野可是那个男人,包子这局排位更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而且能够打到这个分段的最强王者们,大伙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老熟人’,没必要闹的太僵。

29分钟32秒,正在上路单带的包子因为带线过深没有按时撤离,导致自己被红方三人包围。

看着身后利用E【挖掘隧道】贴近自己的挖掘机,包子赶忙用W【影奥义!分身】拉开了二人之间的距离。

生怕对方和上次一样故技重施,利用闪现加W【破土而出】击飞自己,配合对面的中单冰鸟将自己合力秒杀。

但令包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拉开了与挖掘机之间的距离后,原本以为逃出生天的他却被千里之外戏命师的大招打出了减速效果。

然而这还没有完,在他被减速的那一刻,视野盲区的草丛内突然钻出了一个婕拉,闪现接E将他禁锢在原地。

完了!

这是包子脑内唯一剩下的一个念头。

被定在原地的包子什么技能都交不出来,只能看着自己还没进入冷却的大招和闪现干瞪眼。

在他被婕拉定住以后,戏命师的第四发暴击斩杀大招将其击杀。

而迟迟赶来的蓝方众人也只能为其收尸,没办法再进一步。

“这波我的兄弟们。”知道这波很有可能队伍会因为自己的死亡葬送这条大龙,包子内心很是愧疚。

但此刻其他四位队友却没有心思去回复他。

毕竟事态紧急,从对面五人抱团的种种迹象表明,这波对面很有可能会大龙逼团。

“可以rush大龙,顺便逼对面过来打团。”厂长在给龙坑内的那什男爵打信号的同时还在聊天框内快速输下一行字。

看着已经被蓝方五人排光视野的漆黑大龙坑内,杜文乐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对面这波的目的很有可能不是rush大龙,而是逼他们强行过去接这波大龙团,杜文乐不敢赌也赌不起,幸运女神不是每次都站他这一边。

他知道这波要是丢了这条大龙,这把再想赢估计就很难了,但他们四人在缺少一个中单大C输出的情况下,就以他们四个人的战斗力很大概率九死一生。

但没办法,这波团他必须接。

如果这波他们怂了像乌龟一样躲在自己的壳里面,等待他们的也不过是慢性死亡。

但是如果他们这波团在4V5的情况下能打好一点,翻盘或者在拖一些时间也不是没有可能。

在杜文乐不断打信号的示意下,原本还在下路和杰斯不断缠斗的锐雯找了一处安全的地方使用起自己的TP。

与此同时,为了防止路上被人埋伏,阿水还特意用寒冰的E技能【鹰击长空】和蓝色饰品远见改造照亮了前方的套路。

蓝方剩下的四位玩家在前往大龙坑附近的这一路上非常谨慎,就怕在出什么意外。

在确认大龙坑路上没有红方的英雄埋伏之后,蓝方四人缓缓朝着大龙坑附近推进。

在接近大龙坑时,辅助泰坦隔着大龙坑那薄弱的墙体,一枚粉红色的真眼插进了龙坑内。

然而就在真眼放下去的那一瞬间,场上的蓝方众人内心瞬间竖起了警惕。

原来蓝方在正面战场的在那一刻看到了厂长的挖掘机顺着之前就已挖好的隧道朝他们冲了过来,想要依靠W【破土而出】配合队友绞杀他们。

但辅助吾单等人不愧是国内的顶尖王者,反应速度快的惊人。

在看到厂长动手的那一刹那,直接抬起了自己手中的船锚向着地面狠狠地砸了下去,在原本平坦的地面上激起了一道道冲击波。

这是泰坦的大招【深海冲击】,而这套冲击波的目标正是一马当先的挖掘机。

看着离着自身越来越近的的泰坦大招,上波在围杀zed时没有用上的闪现如今派上了用场。

当泰坦大招即将炸到挖掘机的那一刻,厂长当机立断,直接闪现到了刚刚落地的锐雯身旁,W【破土而出】直接顶飞了想要闪现进场的锐雯。

而泰坦也因为开大时的抬手动作被对面辅助婕拉抓到了timing,E技能【缠绕之根】直接将泰坦绑在原地无法动弹并且顺势补上了几发种子还有R【绞杀之藤】疯狂削减泰坦的血量。

哪怕这局辅助泰坦出的是全肉装,但在戏命师以及婕拉的双重攻击之下,血量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下降。

另外一头黑马也顺势加入了战场,他的目标是在战场边缘的寒冰射手以及一直在后面poker的杜文乐,只不过除了闪现以外没有其他位移技能的寒冰成为了他的首要对象。

看着在泰坦身后不断用平A输出的寒冰,黑马操控着冰鸟闪现到了一个输出环境还算不错的位置,直接朝着寒冰丢出了一发Q【寒冰闪耀】。

看着距离越来越近的寒冰炮弹,阿水想要用走位扭开这发至关紧要的Q技能,然而这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黑马直接用W【寒冰屏障】逼停了阿水的走位,这也是大多数冰鸟玩家常见的QW二连。

阿水见状不妙直接朝着冰鸟射出了自己的大招【魔法水晶箭】,并同时朝着身后的方向释放了闪现。

不过因为双方距离实在太过靠近,导致黑马没能第一时间躲开寒冰射出的这发大招,从而导致自身被晕在了原地。

而冰鸟因为被控露出的细微破绽也被一直躲在大部队最后放的豹女给捕捉到了。

看着晕眩在原地的冰鸟杜文乐眼前一亮,在朝着冰鸟扔出标枪的一瞬间切换成豹形态扑了上去。

看着突然切进来的豹女,在龙坑处持续鏖战的红方四人脸上都出现了不约而同的慌乱。

因为此刻戏命师还有婕拉都在集火对面的辅助,技能早就交的差不多了,而挖掘机则在被锐雯牵扯自身都难保,何况被豹女切的冰鸟呢?

因为这把杜文乐的发育还算不错,所以他现在身上的装备非常豪华。

符能回声打野刀,法穿棒,中亚沙漏,法穿鞋,巫妖之刃,装备和等级都领先了全场不少。

看着即将扑到脸上的豹女,黑马也没有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连锁反应,着急的他也只能疯狂给身旁的下路双人组打信号。

随着标枪命中了冰鸟,由于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快要达到技能的极限距离,Q技能的伤害也达到了最大化。

光是人形态的标枪就让冰鸟瞬间湮灭了大半管血,紧跟而至的豹形态WEQ就将冰鸟打成了蛋形态。

由于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导致红方下路的戏命师玩家和婕拉玩家根本就没能反应过来。

回过神的婕拉赶忙朝着身旁的豹女使用E【缠绕之根】,只不过被杜文乐用中亚给躲了过去。

无奈的红方下路双人组只能将矛头重新转回残血的泰坦身上,在戏命师第四枪被动低语的伤害加持下,残血的泰坦被戏命师直接击毙在原地。

随着前排泰坦陨落,红方众人将集火目标转移到了位于最后方的阿水身上。

这把由于阿水在前中期被厂长军训了许多次,所以这局的发育并不算好。

哪怕他一直在后排输出,能够造成的伤害也非常的有限。

为此,目睹了全程的杜文乐只想说:别刮了艾师傅。

发育不良的阿水哪能是这两人的对手,哪怕利用医疗术的加速效果躲过了戏命师的致命华彩,但这让也阿水错失了输出冰鸟蛋的绝佳时机。

面对已经出现在中路露头的杰斯以及快要从蛋的状态重新复活的冰鸟,杜文乐也只能无奈的和阿水说道:

“阿水卖了我吧,这波打不了了...”

已经快要打上头的阿水在听到杜文乐的话后,也只能选择卖掉还在金身状态的杜文乐。

这不是阿水怂了,而是出于他对杜文乐的信任,他相信杜文乐一定有办法就和原来一样。

在杜文乐不断发撤退信号的示意下,位于战场最边缘的锐雯也随着寒冰一同撤出了正面战场。

而从金身状态重新变为能够选定状态的豹女,则是利用豹形态的猛扑翻过了大龙坑的薄墙。

随着杰斯归位,红方一行人又重新开始打起了大龙。

这次就不是像上次一样大龙逼团,而是正儿八经的rush大龙。

直播间内,目睹了全程的观众们议论纷纷。

“这局怕是没了,中路这个zed送了一波大的。”

“这zed真是扶不起的阿斗啊,前期拿到了双杀还能打成这鬼样?”

“哎,真没脾气别说是主播玩的心累了,就连我们这群观众都看着累,真就全靠一个人呗?”

“我想啸啊!这就是演员的真正实力吗?在没剧组和脚本的帮助下,游戏里的统冶力练猪厂一半都没有!”

“........”

对局仍在继续。

看着漆黑一片的大龙坑,位于龙坑上方的杜文乐随手一发标枪丢了进去,标枪命中了顶在最前面的厂长,也为杜文乐提供了一小部分大龙坑内的视野。

杜文乐在利用这一小撮视野发现大龙还剩下6000血左右。

看着血量飞速下降的那什男爵,杜文乐快速扫了一眼数据面板,脑内瞬间想出了一个或许能够破局的绝佳办法。

“锐雯这波你看到我下去直接闪现进场就行,我相信你可以的逆风局局长!”

杜文乐在聊天框迅速输下这一行字的同时标记了锐雯身上还未进入CD的闪现。

杜文乐开启扫描围着大龙坑上方来回打转,他得确定他W跳下去的那一刻不被厂长抓到timing。

毕竟现在他身上可没有金身再给他规避关键技能了。

就当他始终拿不定注意的时候,脑内突然传来了那什男爵的嘶吼声:

“就凭你们这些卑贱的人类也想杀死我?”

“哪怕我只剩下一丝血,我也要从你们的身上撕下一块肉。”

哪怕仅仅只是一部分琐碎的只言片语,杜文乐依然从中捕捉到了蛛丝马迹。

在利用扫描确定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下方没有敌方单位的时候,杜文乐毫不犹豫的朝着龙坑正中心丢出了一发标枪。

与此同时他切换成豹形态朝着龙坑下方纵身一跃。

然而令杜文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翻过墙壁的那一刻,他所在位置的正下方藏着一头埋伏已久的虚空遁地兽。

然而他的标枪已经命中了大龙,那什男爵此刻只剩下1100血不到。

容不得他多想,杜文乐在空中还未落地的情况下瞬间交出闪现躲过了挖掘机的W【破土而出】,并在落地的一瞬间按下了惩戒。

下一刻,大龙被击杀的全场通报出现在全场十名召唤师的电脑屏幕上,侧面的击杀提示无比字眼。

狂野女猎手击杀了那什男爵。

而杜文乐语音另一头的阿水在短暂的沉默过后,疯狂的大笑道:。

“卧槽,文乐哥牛逼,你就是我的超人!god永远的神!”

而在阿水这一嗓子过后,紧随其后的便是四个队友轮流的问号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