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犯罪调查事实录 >  第四十四章 水箱里的女尸

男人打开水龙头,流出来的不是清水,而是鲜红的水,空气中弥漫着很浓的腥味,男人瞬间反应过来了,这是血水啊。

警员来到顶层,打开水箱发现,一具女尸赫然漂浮在水上。鲜血染红了整箱水,把水抽干后,尸体露出全貌,她叫安颖,是这栋大楼的前台。

她的前臂有一条又长又深的割痕,在割痕里找到一块玻璃碎片。警员在水箱旁的花坛里找到了一个脚印,并做了倒模。

警员了解到,这栋大楼的名声并不好,过去十年里共有六个人,在大楼内离奇死亡,许多人都觉得这个大楼被诅咒了。

法院做了尸检,死因毫无疑问是溺水,可她的胸前有一个针孔,很可能是凶手注射了麻醉剂,然后在昏迷的状态下被丢进水箱。

安颖的手臂伤口足足有两公分深,桡动脉和尺动脉都被割断,造成了手臂大出血。也就是说即使不被淹死,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亡。

水箱里的水也因为这道伤口被染红,警员检查了安颖的家里,在门框上发现一道血迹,而在垃圾桶里,还有一束花和卫生纸。

经过检查血迹是大楼主管的,并且垃圾桶的话里也有他的飞沫残留,但卫生纸的DNA却是另一个男人的。谈话的知,主管是安颖的男朋友,他们已经在一起一年半了,可主管前几天才知道安颖结过婚,还生了一个女儿。但因为抚养权被判给了父亲,主管就当做没有这个孩子。笑一笑就选择原谅安颖,可紧接着他又在垃圾桶里发现了卫生纸,还是用过的。

主管感到不满,打算和安颖争论,却被安颖推到门外,手还被门夹了一下,血迹就是这么留下的。

毒性检验结果出来了,安颖体内含有超过正常剂量是被的M啡,M啡有成瘾性,普通人可弄不到这么多。

检查发现,安颖手臂伤口里的玻璃,是大楼的彩色玻璃。这种玻璃在大楼每一层都有。警员逐层检查,最终在一位医生家找到了碎裂的玻璃。

警员搜查衣柜在里面,找到了一大箱M啡和一只鞋底沾土的鞋子。检查发现卫生纸的DNA正是医生的,而医生鞋子也与楼顶花坛的鞋印吻合。

现在种种证据都指向了医生,他肯定与安颖的死亡有关系,这医生还是个Y君子,他在高压的审讯下出现了戒断反应,呼吸急促冒虚汗。

警员推测安颖是医生的情人,可是安颖想要转正,她逼迫医生离开妻子,于是俩人在争吵中大打出手,接着医生给安颖注射了M啡,最后将她丢进了水箱里。

但医生矢口否认,他说这两天一直在医院里,根本没有回过家。警员有个疑惑,如果安颖真的是医生杀的,那他为什么还要留着鞋子,不把它扔了呢。

警员穿上医生的鞋子,用模拟实验还原抛尸的过程。对比发现,实验造成的鞋印,比现场发现的鞋印深了一公分。

这远远超出了实验标准误差,老纪发现凶手的鞋印曲线很奇怪,他的脚跟受力很大,而脚趾几乎没有受力,这就像是小孩穿了大人的鞋子。

老纪进一步检查,他在鞋内找到一根青色毛线,而安颖穿着的正是青色袜子。警员仔细研究了,大楼发生过的所有案件,他发现还有一起案件中出现了医生的名字。

当时有一个女孩被食物噎住窒息,而医生刚好在现场,他对女孩进行了心肺复苏,可他因为吃了药,用力过猛压断了肋骨,导致女孩的肋骨此人了心脏,导致女孩死亡。

而这个女孩正是安颖的女儿,原来她不是判给了父亲,而是被医生害死了,可医生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现在整个案件已经明朗,安颖在女儿死后,决定报复医生,她来到大楼应聘前台,一步一步勾引主管,使她迷恋上自己,其实真实目的是得到主管的钥匙,这样就能随意进出医生的房子了。

在长时间的监控下,安颖摸清了医生的生活规律,了解他的生活习惯,知晓他的兴趣爱好,最终时机成熟。

安颖先是偷走医生用过的卫生纸,将它放到自己家,此后穿上医生的鞋子,在花坛留下鞋印,紧接着回到医生家,给自己注射M啡,再打破玻璃割破手臂,最后爬上水箱纵身一跃,将自杀修饰成谋杀,以此来栽赃给医生。

也许在她心中,女儿死去的那一刻,身为母亲的安颖也随之而去了。留下的只有一个为了报仇而活的躯壳。她能忍到今天,一切都是因为心中的那股信念,直到纵身跃入水箱的那一刻,她才能释然。

估计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会被警员侦破吧,最终的目的也无法达成了...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