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惊世医妃携崽飒爆全京城 >  第26章 尚书夫人母女的疑心

夙羿霆在神医阁受了气,听闻管事所言,他还要去礼部尚书府去求席轻颜那个丑八怪时,心中很是不爽!

“本殿堂堂皇子如何能够去求一个毁了容的女儿家?”

夙羿霆心中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

“殿下,既然这神医阁掌事说了,尚书府大小姐席轻颜与神医谷谷主相识,你大可以将席轻颜的父亲尚书大人叫来!”

“到时候殿下你只需要下命令,礼部尚书大人难不成还敢违背殿下的命令?”

夙羿霆身旁的护卫见着皇子一脸的不情愿,于是主动给出了主意。

“您是君,礼部尚书大人是臣,臣子若是不能为君分忧,那自然就不是什么好臣子!”

“说得有理!”

夙羿霆听完侍卫的话,觉得很有道理。

“回宫,让礼部尚书来见本殿!”

夙羿霆不愿意在低三下四的去求那些身份低贱的人,于是,他便回到了宫中,喝着贡茶等待着宣召的礼部尚书大人前来找他。

一盏茶尚未喝完, 礼部尚书大人已然急匆匆地赶来。

“下官见过殿下,不知殿下找下官来有何事吩咐?”

尚书大人对着上座的夙羿霆行礼,心中却很是好奇。

夙羿霆是陛下最疼爱的皇子,宫中若是有什么稀罕物件,那么一定少不了夙羿霆的一份!

朝中的大臣们私底下都希望跟夙羿霆扯上关系。

礼部尚书席大人也不例外。

“席大人,本殿听闻你家中长女与神医谷谷主相熟,此事到底是真是假啊?”

尚书大人以为夙羿霆是要拉拢他归于门下,万万没想到,夙羿霆殿下一出口竟然说的是他的大女儿席轻颜!

一时间尚书大人都没有回过神来。

“是……是……”

尚书席大人对家中的事情一向是不太关心,平日里,家中的琐事都是交给夫人处理。

不过,席大人听过自己的夫人在他耳边提及过此事。

“殿下,当日我家二女儿身上有疾,请了那神医谷谷主前来看病,后来,谷主说她的人会来府中向下官的夫人索取报酬。”

“下官记得,后来登门索取报酬的人就是下官的大女儿席轻颜。”

尚书席大人将脑海中听到的话,一五一十说给了面前的夙羿霆听。

夙羿霆听完此事,方才知晓神医阁掌事没有故意诓他。

“席大人,你一个朝廷命官,席轻颜她身为官员子女,为何会和江湖中的神医谷纠缠不清?”

“本殿记得席大人一家常住京都,很少外迁,这些年席大人也算是步步高升,如此你的女儿为何会认识神医谷谷主?”

夙羿霆一直觉得很奇怪。

京都中人人都知道席轻颜那个丑八怪的存在,也知道因为毁了容的关系,席轻颜一直都待在尚书府里,不成出来见人。

这样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官家小姐,如何同那神医谷谷主扯上关系?

“殿下,此事其实下官也不甚清楚。”

“下官一直在京都任职,四五年前我的女儿席轻颜因为出了事故下落不明,府中人人都觉得她死在了外面,下官也是如此认为的。”

“直到不久前,我大女儿她从外面赶回家中,我们才知道她没有死,还活在世上。”

“对于她这几年里经历了什么,下官惭愧,一无所知。”

席大人面上带着窘迫,他原本以为今日是要考核他,没想到夙羿霆问了一大堆他女儿席轻颜的事。

“殿下, 您将下官找来此处,真的只是为了询问我女儿席轻颜的事吗?”

席大人很是不甘心。

他在朝堂上兢兢业业做了那么多年的官,大大小小的事情做了那么多,如今,竟然比不上他那个毁了容的女儿在殿下心中\印象深刻!

“殿下, 你找下官来此,就没有什么事情吩咐与我?”

席大人腆着脸,继续追问。

他一个堂堂的礼部尚书,怎么可能输给自己的女儿?

“本殿今日将席大人叫到此处,自然是有事要吩咐席大人,”夙羿霆看着面前礼部尚书急不可耐的神情,心中都是嗤笑,没想到这礼部尚书也不过如此,“尚书大人可还知道宫中进来发生的事?”

尚书席大人摇了摇头。

“臣不曾知晓宫中之事,只是今日上朝的时候,发现宫中的御医们神色紧张,步履匆匆。”

“尚书大人好眼力!”

“其实,本殿的母妃生病了,如今,宫中所有的御医都对我母妃的病症束手无策!”

“父皇将那群庸医狠狠地打了一顿,他们最终说神医谷谷主可以治得了本殿的母妃。”

夙羿霆说完,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礼部尚书席大人。

席大人从未被皇子如此注视,一时间倒是不知该如何是好,知道他将夙羿霆前前后后说的话放在一起,放才明白夙羿霆的意思!

“殿下,你是想要让下官回府,然后让我的女儿席轻颜将她神医谷谷主寻来替贵妃娘娘诊治?”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气。”

夙羿霆见尚书大人明白他的意思,面上终于有了些笑意。

“席大人,若是你能够办成此事,治好本殿的母妃,你放心这好处本殿绝对不会少你的!”

要想让马跑,那就必须让马儿先吃草。

如果不对席大人许以好处,那么对方一定不会安心替他办事的。

“殿下放心,此事下官一定会办妥,殿下静候佳音即可!”

尚书大人终于找到了入夙羿霆殿下阵营的敲门砖,他怎么可能会放开眼下大好的机会?

人生在世,努力奋进固然重要,而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朝着正确地方向努力。

如今,他有了夙羿霆这个得宠的皇子,以后的仕途必定一帆风顺!

“本殿母妃的身体不能托,尚书大人,这件事情越快越好。”

夙羿霆在席大人临走前,对着他有叮嘱了一句。

“殿下,下官保证一定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将神医谷主找来!”

尚书大人对着夙羿霆承诺。

“好,本殿就等着席大人的好消息。”

尚书席大人离开皇宫,风风火火的赶回了尚书府,一改常态并没有去夫人及二小姐处,而是直奔席轻颜的菡萏苑。

尚书大人如此反常举动被府中的下人第一时间报告给了尚书夫人。

“夫人,大人今日带着好些东西,脸上挂着笑意,直奔大小姐的菡萏苑,奴婢瞧着了一眼大人手中那些东西,那可都是京都中小姐公子最喜欢的小玩意儿。”

“里头不仅有吃的,还有穿的玩的,老爷平日里一脸的严肃,今儿竟然朝着大小姐笑了!”

尚书夫人的心腹奴婢将自己看到的场景绘声绘色的说与堂中的主母听。

“够了!”

尚书夫人听到一半,人已经被气到不行!

当年,若不是她想法子让席轻颜与尚书大人父女隔心,她与席楚玉母女在这尚书府宅子里的日子定然不会好过。

现在,她没想到这安稳的日子才过了几年,丈夫竟然又对席轻颜那个女儿有了孺慕之情!

这件事情尚书夫人如何能忍?

“母亲,你还继续在这里坐下去吗?如今,席轻颜那个丑八怪的手段是越来越花样百出!”

“她不仅拿捏了其他人,竟然连父亲现在都开始向着她,偏爱她了!”

“从前父亲回到府中,第一个总是要来看望女儿的,即便是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父亲也都是第一个给我!”

“如今,席轻颜竟然将原本属于我的东西统统占为己有了!”

宫宴过后,席楚玉丢脸丢大发了。

为了不让京都中那些看笑话的人嘲笑自己,席楚玉一直都待在府中养着!

她养了这几天,浑身不舒服!

“母亲,我与母亲的荣辱都系在父亲一人的身上,如果我们母女俩真的斗不过席轻颜那个小蹄子的话,到时候我们可就真的没办法在这个家立足了!”

“好!”

席楚玉的话让尚书夫人再坐不下去。

她一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筹谋的一切就这样一朝丧尽,那里还能安稳坐在这里等结果?

“女儿,你且记着不要在你的父亲面前发火撒泼,你父亲最是不愿意见到这些家长里短,所以,你要看着母亲的眼色行事!”

尚书夫人想到这些日子以来,她女儿席楚玉吃过的亏,于是提前对着席楚玉叮嘱道。

“母亲放心,女儿绝对不会拖母亲的后退!”

席楚玉对着尚书夫人信誓旦旦保证出口。

母女二人一前一后,来到了菡萏苑。

一入院子内,席楚玉就看到父亲正在将一盒精致的点心放到席轻颜面前。

点心一看就是她平日最喜欢吃的那种。

“轻颜,乖女儿,父亲这些年亏待你了,你放心只要你这一次帮了父亲的忙,父亲保证以后好好对你!”

尚书夫人听到席大人如此开口,脸上的笑容险些绷不住。

“老爷。”

“父亲!”

尚书大人正在努力地游说席轻颜,忽然见到尚书夫人母子出现,打断了他方才的话,不知不觉间尚书大人眉宇间多了几分不悦。

“你们怎么来轻颜的院子里了?”

“老爷,你每日下朝都要去我的院子里喝一杯参茶,今日我一直久等老爷不至,心下有些不安,所以才会出来寻老爷的。”

尚书夫人笑着将身后带来的参茶倒了一盏放到席大人面前。

尚书席大人眉眼稍霁。

“你倒是有心,日日不忘我要喝这么一口茶水。”

“老爷,我可是老爷的内人,伺候老爷本就是我分内的事,只是,方才听闻老爷要轻颜帮你,不知道老爷你遇到什么事了?不如说出来让妾身与楚玉一起听听,我们都是一家人,遇到困难自然是大家一起出人出力解决才是!”

尚书夫人的话一出口,席大人直接挥手打断。

“这件事情你们母女俩就不要插手了,你们帮不了我的。”

席大人不愿意多耽误时间,直接拒绝了尚书夫人,席轻颜瞧着面色难看的尚书夫人,突然开口。

“其实,这件事情夫人还真帮得上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