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龙族里的暗裔剑魔 >  第一百零三章 快逃吧,康斯坦丁

“杀死这样的康斯坦丁毫无意义。”

苏安手微微一挥,调动权柄将封锁康斯坦丁的这些炼金矩阵瓦解,酒德麻衣带来的药剂一瞬间涌入他的心脏之中,那原本千疮百孔的心脏一瞬间就开始强劲有力的跳动了起来。

心脏开始将那充满活力的血液输送给整个身躯,血液所到之地康斯坦丁的每一根动脉,每一根静脉,每一根毛细血管在都在发亮,仿佛某种最高级的炼金矩阵出现在身躯之上。

与此同时,苏安将诺顿的血再次刺入他的心脏,然后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在一旁的酒德麻衣突然间咽了一口唾沫,口腔之中下意识分泌起的唾液。

就像是脑中回忆起了酸甜的梅子一般,薄荷,或者柠檬片一般,那让酒德麻衣这位受过严格训练的忍者都感觉垂涎欲滴的东西从苏安的身体之中落入了康斯坦丁的心脏之上,既是馈赠,又是印记。

这一刻,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升温了起来,除了苏安所在的那片领域,而这一刻,苏安也是将自己身体之中诺顿的血,连同试管之中的血注入到了他的身体。

这是那么那么多年,他们奔波逃袭那么长时光也不曾敢迈出的一步,吞噬血亲的一步,但如今,苏安却将诺顿的血,代表权的血交到了康斯坦丁的手中。

他们融合了,‘权’与‘力’的交汇,虽然说不完全,但至少能够称得上完整的青铜于火之王降临了。

在龙族文化这就是毁天灭地的一幕,是天罚的降临,在雅玛文明的预言之中的一个太阳纪就是由他所毁灭,但就是这样的存在此刻的却在流出了眼泪。

“哥哥……哥哥……”

这个死小孩还在呼唤自己的哥哥,而这一刻有一段冰冷的话语撕破了他所有的幻想

“诺顿死了,康斯坦丁,诺顿死了!”

苏安轻轻说道,然后停止了给他供给自己的血液的举动,手指在康斯坦丁的心脏上用鲜红的血印下刻了自己的名字以及……亚托克斯的名字。

[吼吼,这么想起来,除了苏安你之外,我的名号也确实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好没有人真正知晓。]

对此亚托克斯突然间发出一声轻笑,而苏安此刻嘴角也是微微勾起:“那这不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吗,让这个世界的四大龙王之一的心脏承载你的名字,你应该很高兴吧,亚托克斯。”

[哼哼……苏安和,我的名字真正应该是刻在死寂的星辰之上!不过是一头蠢蜥蜴的心脏而已……但看在是你的份上那就留下印记吧!]

只见苏安所书写下的血印瞬间闪烁了起来,康斯坦丁一瞬之间发出了一声癫狂的嘶吼,疼痛的感觉甚至超越了之前的炼金矩阵。

这两个名字如今被亚诺克斯用诅咒的方法真正烙印在了他的心脏,烙印在了康斯坦丁的灵魂深处,从这一刻起,即便是在睡梦之中,这两个名字也会露出梦魇一般缠绕康斯坦丁。

平静的说道:“快逃吧,康斯坦丁!逃回你的故乡,养好力气,我们再来了结一切!”

“醒来吧!康斯坦丁!”

苏安的黄金瞳威严如天空之中的煌煌大日,而这一刻,康斯坦丁的心脏,就像是木卫一的地心受到木星巨大潮汐力挤压影响然后极具加热一般,康斯坦丁那仅剩的一只黄金瞳睁开了,就像是死火山的泉涌重新冒气了沸腾的岩浆。

虽然说带着少许迷茫和惘然,整个世界依然在他眼中混乱,但在最后一刻,康斯坦丁似乎听到了自己哥哥的一句话……

“快逃……康斯坦丁……回到故乡。”

于是乎刹那之间,他动了,他此刻本就没有任何束缚,力量调动起无上的权柄,岩浆从四面八方喷涌灌满整个空间,在火焰奔腾之中,康斯坦丁的身体开始复原了起来,力量和权柄第一次涌动在他心中。

于是乎,他冲天而起,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拦得住他了,无数合金钢板被极致力量融化,他面前的土石融化成为黄金的熔岩,他冲入大地却仿佛是在海洋之中游动,在游动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巨大的龙躯!

他没有吼叫,没有暴怒,康斯坦丁安静的宛如潜行之中的巨鲸,他此刻刚刚醒来,身体之中带着权与力,只要他愿意,此刻堪称完整形态的他完全可以高傲冲刺到天空之中,宣泄自己至高无上的存在。

但,这个康斯坦丁却一心只想着哥哥刚刚对自己说的话语。

快逃……快逃……

康斯坦丁心中发出了一声哀嚎,他刚刚苏醒,不知道世界怎么了,恍惚的,迷茫的他在地上感觉到了哥哥的存在,但潜意识又告诉他哥哥死了,这个世界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那种孤独的绞痛远超之前的囚龙刚针,让康斯坦丁的灵魂乃至身躯的在颤抖,他不敢相信这一切,所以他冲向一个地方,一把大刀所在的地方,新亭候所在的地方。

当那被视为青铜于火之王的目标之后,地面便在一瞬间崩裂然后变化为熔岩之池,康斯坦丁的一张大口熔岩之中冲出,将新亭候含入口中,然后如同吃到水面上面包的鱼一般极速的扎入大地深处。

青铜与火之王中,康斯坦丁的力量其实远强于诺顿,只不过他生来就有残疾,永远无法进化出巨大的身体,而且他懦弱,和一个人类男孩没什么区别。

所以,他逃了,在自己哥哥的“命令”之下,康斯坦丁逃了,他转身游回熔岩之中,但他此刻一番动作横穿了卡塞尔学院的冰窖,这里是一处收藏大量危险品都地方,而康斯坦丁所过之处,由于他自身的权柄所有炼金阵都被几乎然后启动!

实际上炼金矩阵的混乱到只是小事,但是要是储存在冰窖之中的一些忌讳物品被启动了,就会让局势发生一些变化

比如说,如今,严密储存在冰窖之中,一个未曾被确定是何等用途的盒子。

那原本是一个小小的密匣,被严密的封锁,但如今它已经被激活,以往没有人能够打开它,因为这是炼金术的至高存在,副校长研究之后说这里面联通这一个空间的孔洞,就像是传说之中藏着瘟疫和疾病的潘多拉魔盒一般,谁也不知道孔洞的后方是什么东西。

但如今,它被打开了,形成了扭曲的孔洞。

刹那,一只燃着火焰的地狱蝙蝠从孔洞之中冲来出来,它们并不是来自地狱,身体上有细密的龙鳞,它们是龙族的亚种,从一处尼伯龙根归来。

第一只回来的亚种似乎异常兴奋,他回到这个世界的之后,第一时间就化为一团闪着电光的火,撞击在钢铁之上掀起一阵恐怖的高温。

然后,无数无数火光其中涌动而出,地狱蝙蝠群宛如就像是几千万沙丁鱼组成的鱼群一般灌入这个狭小的空间。

直到一只体型更加巨大的,被称之为地狱蝙蝠女王的存在降临之后,所有胡乱冲刺的光点们这才一瞬间变成了森然有序的卫兵。

忌讳魔方——“火之歌”被启动了。

虽然说只是散养的杂兵,但他们数量滔天,短短几秒钟就已经涌出了上万只!堆积在一起融化大门,然后向外界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