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进丞相府的后庭院。

曹羽隔着老远就看到桌上摆的满满当当的各种点心与早饭。

“来啦!老六!”老曹见到曹羽的到来很是高兴。

“咳咳咳!父亲不知找孩儿来有何事要问?”曹羽心里嘀咕着。

这怕不是鸿门宴吧。

“你这孩子,我找来就不能单纯吃个早饭,随便聊聊?”老曹见曹羽那谨慎的模样,顿时没好气道。

不过曹羽听的却是心里微微撇嘴,拿起桌上一个烧饼就塞入口中。

暗道,我信你个鬼,糟老头子坏的很。

“老六啊!你说天下九州之外可还有其他地方?”老曹看着曹羽,随口问道。

嗯??

此话一出,曹羽傻眼了。

手上的大饼从嘴中掉落。

震惊的看着老曹那淡定若闲的模样。

什么情况啊?

老曹莫非还懂得天文地理。

知道亚欧大陆的文明了?

不能够啊?

一定是老曹瞎猜的,想到这曹羽就摇摇头,内心肯定道。

“父亲莫非是指匈奴那些蛮夷之族?”曹羽索性装傻充楞。

“嗯?”老曹一听微微一愣,狐疑的看着曹羽那若无其事喝豆浆的模样。

难道这小子到现在还不知道外面的世界?

不对不对,梦境怎么会骗人呢。

一定是这小子在这给自己装蒜呢!

哼!

想起这小子前一阵没装病,老曹就是一阵来气。

臭小子,又给我装!

今天晚上劳资就可以模拟你的人生了。

到时候看你还有什么秘密能瞒着我。

想到这老曹嘴角微微上扬,心情也平复许多。

坐在对面的曹羽看着老曹一会红一会绿的脸色,就莫名感觉背后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咳咳咳!父亲,莫非是匈奴前线那有什么新发现了?”

发现?

还真有一点发现。

不过既然你小子和我装蒜,那我也就不问你了。

哼哼!

等晚上是模拟你一下,把你秘密全部知道后再看你怎么和老子装蒜。

曹操心里暗想,不过想起昨夜里借着曹丕的视角。

听说什么王下七武海和那四皇就又是有些莫名诡异。

“羽儿袁术即将溃败,这天下之剩下袁绍有争夺之姿,你如何看。”老曹不再询问关于九州之外的事情,端起一碗豆浆,随口问道。

虽然知道曹羽没出去过,不太了解外面的世界。

但不知道为何老曹就是莫名奇妙的想问问他。

此话一出。

曹羽吓得一哆嗦,手上原本还好好端着的豆浆碗都差点扶不住了。

看来是连续的胜利让老曹有些飘了啊。

袁绍那百万雄师真当是吃素的?

历史要不是有许攸那个大坑逼告诉你粮食点,后来有没有魏国还真两说。

想到这,曹羽的声音激动道。

“不可啊!”

“恩?”老曹也被吓了一跳。

“咳咳,孩儿的意思是说,现在我们两军作战,还未修养生息。”曹羽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太过激动,这才赶紧坐下。

“嗯,也是。”老曹也没多想,对于急于进攻袁绍也就是临时随口一问。

不过说起袁绍,老曹又想起先前曹羽和自己提起他神交已久之人。

“对了,老六,你上次提起的甄宓,已经派人前往提亲了。”

此声一出。

曹羽再次傻眼了。

刚刚抚平的小心脏再次跳出。

蛤???

卧槽!

老曹你大早上是带我来做过山车的吧。

搞人心态啊。

“咳咳咳!!!”

“爹,我……”

曹羽一口豆浆呛着喷出,拍着胸口刚想要拒绝,逼近上次找的这神交已久之人纯属就是为了躲婚啊。

谁能料到,老曹尽然这么积极。

还没告诉他,就已经派人过去下婚约了?

刚想要拒绝推托一翻,老曹露出一个我懂的表情,拍了下曹羽的肩膀就继续道。

“哎!别谢爹,这些年是为父的不是,都没注意到你已经到了适婚的年纪。”

我靠!

老曹你这啥眼神啊?

我这表情像是要感谢你的嘛?

听我说,谢谢你啊。

还有你懂锤子。

以为我是曹贼啊?

曹羽都无语了。

不过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没办法再反悔。

唉!

只希望在甄宓到来之前,他能够成功离开许都。

接下来的早餐,曹羽都有些心不在焉。

对老曹的话也是又一茬没一茬的回答。

因为得到消息晚上就可以模拟曹羽的人生。

所以老曹也乐了闲聊,懒得多问。

直到快中午之时,曹羽便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与此同时。

徐州。

经过上午的功夫,刘备已经得知许昌有新盐之事。

十分钟前。

刘关张三兄弟,看着轻松得到的徐州。

心情大悦,尤其是在知道曹操马上就要来求自己的刘备,更是内心窃喜。

“大哥,这杯我敬你,他奈奈腿的,俺早就说大哥必成大事,你看俺这还没说多久,徐州 不就送到大哥手上了。”张飞端起一碗酒,一只脚踩在板凳上就是牛气冲天道。

“大哥,只要等咱们召集足够的士兵,就打回去,奈奈的,让那个曹贼狗东西派人来追杀咱们。”

想起先前为了从许都逃出来的狼狈样子,张飞就是气吹胡子瞪眼,就横不得现在就拿起八丈蛇矛捅曹贼一百八十个透明窟窿。

“三弟,曹操现在还是势大,咱们刚到徐州,此事还要缓缓再说。”刘备露出一个笑面虎的表情,虽然也是想要报曹贼的仇,但是为了将来大业,他还是忍得住的。

“唉!一个曹贼有啥好怕的!俺那时候在许都早就已经帮大哥观察好了,里面没有一个是俺的对手,加上二哥只要一万人马,我就能杀的对面屁滚尿流。”张飞毫不在意,在他眼中曹操手下的那些武将全部都是鸟蛋。

而旁边的关羽也点了点头。

“大哥,二弟说的倒也不无道理,虽说咱们不去攻打曹操,但有着我们在这,也无需畏惧。”关羽枣红色脸,捋髯道。

“还是二哥说的对,要俺说,指不定现在曹贼已经为这盐之事,头疼不已,哪里还有闲暇功夫来对付咱们。”

刘关张三兄弟忽然哈哈哈大笑。

“这事还是得多亏咱们的军师想出的主意啊!断他的盐,再高价卖给老曹。”

“妙!实在是太妙了!”

然而就在三兄弟喝酒作乐时。

门外忽然闯来一个声音。

“主公,主公!不好了!”

刘备看着慌忙的糜竺,连忙搀扶起来。

“军师何事如此惊慌?莫不是那曹贼已经急的跳脚,来和谈了?”

“哈哈哈,和谈也罢,要是敢来寻事滋事,俺张飞爷爷第一个饶不了他。”张飞一巴掌拍在桌上旋即站起。

“二弟,听军师把话说完。”关羽眯着丹凤眼,淡淡道。

“不是啊!都不是,是属下听许都掌柜的传来消息。”糜竺说到这稍微咽了下口水。

“说许都的曹羽研究出了一种新型盐,而且卖的比咱们还便宜。”

此话一出。

刘关张三兄弟傻眼了。

顿时眼睛瞪得像铜铃盯着糜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