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江山一曲得意欢 >  第十八章 夜惊魂

落日的余晖,洒落在拒掳河上,河水涛涛,只是向前。

拒掳河畔,有美轮美奂的别墅区,也有亭台连廊的市民公园所在,但是更多的,却是一望无垠的田地、野坡和荒漠!

夜色将临,这一段的河水便隐在绿树婆娑中哗哗的诉说着些许的不甘,偶尔透出的波光粼粼却是偶然间的乍现!

在绿树婆娑笼罩的所在,却有一座仿古的亭子从这绿荫与夜的混调中露出一角!

亭中有几个石凳,却只有一人坐在上面,却是面朝大河,身形只是挺直如松!

那人背后不远处,一个时而咳嗦,时而气喘的人却是恭敬的站在那里,只是那摇摇欲坠的身形似乎在说明这人早已是病入膏肓?

亭中却无灯光,亭外那极高远处的夜空中了,却有半轮明月撒照!月光透过亭和绿柳的遮蔽,照射在这亭中,这恭敬站立的,却正是那县城江湖中称雄城南的老大,逼哥!

此时的逼哥却是正惶恐的看着眼前的人,虽有千言万言,但此人没让他说话,他便是万万不敢言语!

那人只是坐于石凳上,闭目不语,而这人的身侧,居然有渺渺的檀香在无风自动,沁人心扉的香气便是弥漫了这亭,这树,这处流淌的河!

良久,一道声音终于响起,“他让你今晚去找他?”

“是!”逼哥低头,强忍胸腔中那急于喷薄的巨咳,状极恭敬的答道!

“去吧,看他说什么!”

“可是我——”逼哥一阵急喘,身子顿时如摇摇欲坠般低语恳求道,“门下不敢啊!”

一听“门下”二字,这人便是皱了皱眉头,那眉如八字,却是倒着长!

这人挥了挥手,却是冷笑说道,“哦?你,有那资格成为我的门下吗!”

逼哥一惊,却是赶紧俯身低头说道,“嗯,我,嗯,小人不敢!”语气虽恭敬,眼中却是有不忿偶现峥嵘!只是一抬头,忽见这人已是转身站起,身形不高,却是感如山岳!那一双鹰目却是死死的盯着自己,不由自主的心魄为之一夺!赶紧又低头说道,“您是江湖上的前辈,您的徒孙都是道上的扛把子,小人,真的,真的不敢……”

细观这平时以狠辣著称的城南混混,此时倒似病夫一般,这人却是微微一笑,一丝阴鸷的目光在这逼哥的身上一扫而过,说道,“你不是不敢,而是不能!”气势一涨扑面而来!

这逼哥一呆,心中的感觉却如恶神当面!更是惶恐的直想趴在地上连连叩头,却无一丝的反抗之心!这人的气场,实在是让人恐惧如斯!

那人却是不看这逼哥,转身面向大河,随手掐一手决,须臾之后,竟是摇了摇头,“此子之手段,我解亦需多费时辰,不如见他一见吧!”随即闭目不言。

逼哥赶紧躬身答道,“是!”正待转身离去,忽听那人又道,“不可多说,不可多做!”

逼哥身子一僵,随即倒退着离去。

河畔骤然寂静,那亭中却似落针可闻,而那檀香却已是燃尽!那人微微睁开眼睛,却有一丝厉色一闪而过……

黑色的越野车在国道上风驰电掣,而开车的肖笑,此时则是紧紧的抿着性感的嘴唇!

只是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竟是微微的眯着,如暴怒的小野猫在寻觅着田间奔跑的田鼠一般!

徐歌却是坐在副驾上,一双白嫩的胳膊则紧紧的抱在胸前,凶器随车辆的微微颠簸而忽起微澜!

这女孩的眼睛时而看着前方,时而却又偷瞄一下那开车的肖笑!

而那红红的嘴唇却是似乎在微微的动着,夹杂着“混蛋”字眼的词句不停的从樱桃小口中蹦出!

大漠残阳,如血般的余晖从车窗中透过,铺洒在艳丽的两位女子身上,如梦般妖异,却更添一丝的妩媚。

肖笑白皙的脸蛋渐渐鼓起,小嘴一张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往路边一打方向盘就踩住了刹车,车辆“碴”的一声就停住了!

徐歌叹了口气,却是摸着红红的额头,冲着肖笑喊道,“我的亲姐姐啊,你能不能有点预兆啊,第二次了,刹车能不能提前说一声——啊——”

而肖笑却是两只手紧紧的抓着方向盘,只是怔怔的看着前方,对徐歌的抱怨没有丝毫的反应!

徐歌有点慌神了,“这姐们不会是魔怔了吧!”赶紧伸出那柔柔的小手指头轻轻的戳了戳肖笑的胳膊,怯怯的问道,“咋了,你,你撞邪了!”

肖笑却是猛地一扭头,直勾勾的盯着徐歌!

肖笑的样子吓的徐歌一哆嗦,只得用自己的两只小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脸颊紧张兮兮的看着肖笑!

肖笑忽然冷笑了一声,一按车辆的启动键,那越野车的马达声轰然响起!姑娘一扶方向盘,却是恶狠狠的说道,“咱们回去!”

“啊?!”徐歌目瞪口呆,“回,回哪儿?去干啥?”

“姐们就没受过这种委屈!不回去问问他我咽不下这口气!”肖笑握着小粉拳恶狠狠的说道。

“可,可上哪儿找他去啊,L县这么大,”徐歌疑惑的说道。

肖笑微微一笑,“哼,他不是让那个逼哥今晚去县中找他吗,咱就去L县中!”

“我怎么没记得他说过这话?”

“你当时吓傻了,当然没听到。”肖笑不屑的看了徐歌一眼,“估计你都尿裤子了吧,嘻嘻,哈哈哈——”

“你才尿裤子呢,姐们胆子大得很,这种场面,小KISS了。”徐歌满不在乎的晃晃粉拳,貌似给自己辩解,只是粉拳虽小,却不见霸气,只有可爱满满!

月朗星稀,清风过野;带走了酷暑,却也带来了一丝的清凉!

县中围墙外的几株旱柳依然挺拔,只是树下的逼哥此时却颓废的靠在树上,整个人委顿如泥一般;眼光迷离的扫视着周围,偶尔一丝狠厉闪过,似乎还能让人记起这厮曾经还是一个狠人!

县中有围墙,围墙却也高大,只是那墙面上斑驳陆离的攀爬痕迹,似乎在控诉着历届学子们年轻风骚,蠢蠢欲动的心。

夜渐渐深了,四周依然寂静无人,逼哥有点烦躁,只是每隔半小时一次的咳喘却让他实在是不敢轻举妄动!

不知道怎么回事,从长途汽车站回来后,身体虽然能动了,可是却落下了这毛病,一动就想咳,咳起来则是惊天动地的,恨不得把肺叶咳出才行,而且咳的时候,谷道总是收不紧!

“老子都已经换了六条裤子了,这小崽子真他*的狠辣!。”逼哥恨恨的念叨着,只是不敢宣之于口。

县中的围墙上,一道人影闪过,易霖轻展猿臂,从墙上轻轻跃下,信步由缰,双手负后,施施然的走到逼哥的身前,“你在骂我!”易霖揶揄的说道,那邪魅的笑容此时已是挂在嘴角!

逼哥赶紧抚着树干站起,点头哈腰的连连作揖,谄笑的说道,“不敢不敢,小爷您神通广大,我老逼可不敢——”“老逼”两个字,终于还是把易霖逗笑了!

易霖抬头看着天上的朗月,半轮玉盘遨游天际,几家灯火,几人欢聚?易霖心中不禁一酸!小伙子甩了甩头发,却不再伤春悲秋做小儿女状,猛地回头,眼睛一眨不眨的便逼视着这个城南老大!

看到易霖摄人心魄的眼神,逼哥不禁手扶树干倒退了一步;只是易霖的眼眸子却似泛着妖异的光,光则有灵性,直似射到他的灵魂深处!使得他一动不敢动!

渐渐的,那逼哥的身体如僵尸一般,只是委顿在树下,眼睛却依然和易霖对视,只是一直狠辣的眼睛却渐渐的迷离起来……

“你的名字是什么?”

“崔尘弼,”

“是谁要找我的麻烦?”

“…………….”

“还有谁?去我家的是哪些人?”

“不知道!”逼哥的眼神痴痴的,却是渐渐迷茫!

易霖正待催动搜魂术刨根问底,突然间,一丝诡异的笑容却浮上逼哥已经苍白的脸!易霖心中一惊,暗道不好,脚尖顺势一点,身形迅疾滑出数丈,此时,只见那逼哥却已经喉中“嗬嗬”作响,脸上一道墨绿色光泽闪过,就此死去!

易霖惊怒,急回头正待喝问,突然间一道亮光便似直扑自己面门!

易霖一惊,身形却是急动!随即一个鹞子大翻身,避开来物后,脚尖落地,却向前顺势一踢,随即一块拳头大的石子便已飞上前方树梢!只听得“啪”的一声响,有一道黑色身影已从树上飘落!

这黑影落地的刹那随即一个后滚翻,站起身来后长笑一声便待急急远去!易霖惊疑交加,便是怒喝道,“你是谁?!”那人却是毫不停顿,身形杳然如夜枭一般无声急纵!

易霖眼睛一眯,随即喝道,“站住!”却是提气纵身急追!

那人更不答话,只是身形一展急窜远去!二人一前一后,便已是消失在这夜色之中!

“拳怕少壮,枪怕老枪,”陆地提纵之术,易霖自信不输于他人!年轻人邪魅的笑容在脸上一闪,随之神识展开,似是要锁定那人,随之神以役气,气以催行,身形如鹰隼捕兔一般,几个起落,便已渐渐追上!

那人一见易霖已是渐渐的逼近,不由得惊叹,“这小崽儿功夫却好!”虽有些许的慌乱,速度却是不减!遥见已是近旷野,便一个急转弯,突然间附身一抓!

随即两声“哎呦”的娇呼声忽然响起!易霖心中一动,追击的速度骤减,却已被一人形物体,带着香风就要撞入怀来!易霖手一揽正待细看,却又有一香风入怀!

易霖急切间左搂右抱,只得定住身形!待抬眼急寻时,那人已是远去,夜色与身形相合,渐渐的便是杳不可闻!

虽已是深夜,月光却依然皎洁!皎洁的月光照在两张美艳的脸颊上,更添肌肤娇嫩!那两张娇嫩的脸颊此时却充满了惊恐,只是那两对盈盈欲滴的美目此时却是将要泫然泪下!

县中虽然是L县的“最高学府”,但是对于两个漂亮的外地女孩来说,精确定位还是挺难的,待到两个憨憨美女驱车七拐八拐终于找到时,天已经彻底黑下来了。

车子只得停在路边,却借着月光的照耀,遥望夜色中矗立的县中教学楼!

两个女孩看了看,俱都撇了撇好看的小嘴巴!双双跳下车来,站在路边举目四望,却是顿时傻眼!

只见夜色迷茫,大树荒草犹如夜中怪兽,帅哥在哪儿?肖笑和徐歌面面相视!徐歌伸出小手点点那县中的方向,却是怯怯的问道,“姐,那,那混蛋在那儿?”

“是,是吧。”肖笑也有点迷茫。

徐歌“……”

“可是,咱俩就这么进去找啊?”

“那你说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啊,”当时只是心里一气一急,打马便来了,谁能想到这么复杂!肖笑心想。

“你不是说你知道他今晚要在校围墙外见那个流氓吗?”

“是啊,可是你看啊,黑咕隆咚的,这么长的围墙呢,哪儿是啊?”肖笑伸手瞎指。

“我的亲姐姐,你仔细想想,他当时怎么和那流氓说的?”徐歌不耐烦了,小嘴不由得嘟嘟起来!夜色笼罩,人生地不熟的,任谁这时候都不会有好心情!

肖笑两眼一翻,不说话了。

徐歌傻眼了,只得是抓着肖笑的胳膊连连摇晃,“我的亲姐姐,你快想啊,你看这地方,荒草野树的,月黑风高的,就差来个劫色的啦!”

听到徐歌说到“劫色”两个字,肖笑顿时不淡定了,这时正好一阵夜风吹来,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吓的女孩不禁两个胳膊环抱胸前,心中更是一阵慌乱!

急中生智,绝处逢生,肖笑突然想起来了!高兴地便一拉徐歌的胳膊,徐歌打了个趔趄,却是不满道,“干什么啊,我的憨憨姐姐,一惊一乍的会吓死人的!”

“我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太好了,在哪儿?”

“宿舍围墙外!”

徐歌一扶额头,瞪眼问肖笑,“宿舍在哪儿?”

“找唄。”肖笑一拉徐歌,这两个女孩子便借着月光,匿踪潜行的静悄悄的向着县中走去!

“那就是校门口了吧?”遥遥看着那黑漆漆的大铁门,肖笑心中不由得想道。

当两个女孩刚刚要走到离校门口不远处的一颗旱柳下的时候,便停了下来,还没等喘口气,看明白什么事儿呢,就忽然的被人抓住,随之被抛入空中!

一阵腾云驾雾般的感觉,两个女孩还没有来得及哭喊出来,,居然就,就到了那帅哥的怀里——慌乱、恐惧、迷茫,诸多情绪的混杂在一起,两个女孩只是珠泪盈盈的看着易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于是便,双双的昏了过去!

易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