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是一束黑色光线。

正追逐黑影的风澜,见黑影返回,从身上掠过,才反应过来。

风澜灵光乍现,立即追踪过去,又到某一位置,黑影又返回。

其他人像长长的尾巴一样,跟来跟去。

风澜仔细回想黑眼睛出现的位置,与黑色光线来回的两端点位置,自己是顺着一条曲线追逐。

一个简单的扇形面积就出现了。

只要找到弧线的中心点,就能确定前行的方向。

风澜细思推敲之下,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记忆力与脑算力十分惊人,远非进入幻境前可比。

“真的是逆生长?”

风澜不太敢相信自己身上发生的这种现象。

曾经,也是一年前,作为程序员的风澜,在不得不转型的那段痛苦时日里,最痛苦的莫过于发现自己记不住任何东西,一看就忘。

那时,对当下的焦虑与抑郁,对未来的惆怅与迷茫,凌乱侵蚀着他所有的能量。

假如拥有现在的记忆力,势必要重回自己喜爱的编程行列,做出点成绩来。

他思索着,修炼内家真气,延年益寿是有可能的,可要变年轻,那不是真正的返老还童么?

那应该是修仙的范畴。

风澜慢慢走到算准的中心位置,向前走,一种凭直觉的选择。

“这是往出去走。”秦素心疑惑地说,风澜问,“你确定你能分辨清那是来路?”

“这里,只怕每个人的脑子携带的磁场都会失灵。

这时候,必须要相信科学。”

风澜信心满满地说,实则是没有任何理由。

万万没有想到,走出千米距离,脚下出现洁白的细沙粒。

灰色光线亦变成海面上的浓雾。

“组长,真乃神人也!”

众人欢欣若狂,乱蹦乱跳。

风澜内心很高兴,外表表现的若无其事,小事一桩。

“风澜,说说你的看法。”

通讯设备中传来白云龙的声音,声音颇有些谦恭。

“待我们探明这里,再做详细的规划。

我的初步设想,我们可以占据这里,打造一个久居的据点,以此为支撑点,探索这方世界。

不过,你最好告诉我团队里每个人的成份。

如果有不稳定因素,我负责及时清除。”

风澜沉声说。

秦素心拿着通讯设备,激动的不断颤抖,听到风澜如此说,脸色微变。

“风澜,你要保证团队的团结。”秦素心劝道。

“你可以不考虑自己的生死,但最好不要干预别人求生存的做法。”风澜冷漠地说,“无论是谁,如果成份有问题,或是居心不良,必须得死。亦或许,我会先死去。”

“风澜,很遗憾。”白云龙说罢,停顿好长时间,才继续说,“这些人,除却素心、梦琦、巩猛三人,都是普通的觉醒者,没有与其他任何势力有瓜葛。”

“哈哈~”

白云龙得意的大笑起来。

“拜见代组长。”

“我们生是七大队的人,死是七大队的鬼。”

除却秦素心与马梦琦,所有人列阵拜见。

一人道:“有问题的成份,龙队直接清除了。”

风澜翻个白眼,气笑了,道:“老规矩,不要轻易乱动任何东西,不要私藏不明的东西。”

“这片沙滩区域,目前是安全的。

每十人一组,可适当散开搜索。

你们最好牢牢记住前面那四人是怎么死的。”

风澜叮嘱后,信步而行。

那个船影,不见了。

海浪的声音,更远了。

这块沙滩,绝非绝对安全。

* * *

一颗不起眼的浅蓝色小石头,出现在风澜的视线。

风澜心里咯噔一下,不禁打个机灵。

他走近前,瞧的仔细,是一颗鹅卵石状的浅蓝色小石头,轻呼道:“灵晶?”

当他拿在手里,感受到一丝冰凉时,脸色大变,低吼道:“真的是灵晶?”

虽然另一个世界的少年风澜与这个世界的风澜是两具肉身,却拥有相同的两个记忆与灵魂,感觉绝对错不了。

风澜又走出百步,再没有见到。

“代组长,那边有些奇怪的蓝色石头,您去看看?”巩猛跑过来以请求的口吻问。

“好。”风澜随口问,“谁先发现的?”

“柴逊。”巩猛笑道,“那小子,像是土拨鼠转世,发现一处沙滩的表面有问题。随意挖掘,还真挖出东西来了。”

“瞎扯淡,你家钻石是这样式的?”

风澜走近时听到的第一句话。

大家见风澜走来,纷纷让开。

一人道:“代组长,这不会是钻石吧?”

风澜早已确定是“灵晶”,克制住内心的激动,道:“是与不是,都是宝贵的探索收获。”

他拿起一颗蓝色小石头,握在掌心感受一小会,吩咐道:“素心,记柴逊特等功一次。”

“特等功?”秦素心惊讶的质疑道,风澜瞪视道,“让你掌管功劳薄,真是个错误。下次再敢顶嘴,我将收回你所有的职权。”

“特等功,可是能领取五方灵能。”一人撇嘴道,“代组长,这种小石头,是不是有什么道道?”

“不知道。

我只知道,跟着我出生入死的兄弟们,万一活着回去,不能白忙活。

上次,我犯了天大的错误,害死我的好兄弟。

以后,我绝不会重蹈覆辙。

所以,谁他`妈`的敢在我面前说对女`人`感兴趣,我宰了谁。”

风澜咬牙切齿地说。

他忽然给狠狠扇了自己两个响亮的耳光,恨恨地说:“我恨我自己,恨的撕心裂肺。”

“代组长,那我们……以后能对女`人`感兴趣吗?”一人悠悠地探问道。

“你聋啊?我说的是在我面前提,只要不在我面前,你们爱死不死,关我屁事。”风澜怒道,“都不准抬杠。”

秦素心极不情愿的记下柴逊特等功一次。

她拿出特制的袋子,将发现的蓝色小石头全部装好。

“每人拿一颗。

如果有拿多的,最好交出来。

如果最后探明不值钱,大家都没有损失。

如果真的值钱,你们大概会因此而丧命。”

风澜忖度着说。

好几人老老实实交出来多拿的。

“你最好想办法离开,因为你不是第七大队的人。”风澜看向马梦琦,直言道,“你的存在,一定是个祸害。看在天上的我兄弟孙友的面子,我不能看着你死在我面前,但是,我也必须保证你不能害死我们。”

“龙队为什么要定案是意外?”马梦琦含泪问。

“拿人家的钱了呗!”风澜沉声道,“这世上那有好人?我有时候都很邪恶!”

“那好,咱俩生三个小孩,老大姓风,老二姓孙,老三姓马。”马梦琦决绝地说,“这样,总能打消你的愤怒与仇恨。”

“恶心。”风澜愤怒的快要打人,“遇上你,我都觉得我来到这个世上真是冤死了。真倒霉。”

“柴逊,你带人继续搜寻。”风澜转而吩咐道,“大家要保持队列,要有人负责警戒,时刻警惕随时而至的风险。”

风澜走开众人一小段距离,独自深思起来。

为什么这个真实的现代化工业世界,会有另一个修仙世界的东西出现?

他想到一个科学命题:如果圆周率能算尽,就能证明任何封闭的形状都是不连续的、存在断点的。

如果从浩瀚宇宙而来的能量光环的影响,大概是建立在能量光环无限衰弱的基础上,否则,当今文明赖以生存的星球环境,将不堪一击。

近些年来,提议移民火星的噱头,缕缕引起热议。

风澜瞎想好久,想不到两个世界之间会有什么关系。

这让他开始怀疑,另一个世界是否是真实存在的?

风澜的脚下一软,凹陷进去整只脚印,抬起脚,沙面又恢复。

风澜心中很紧张,略一忖度,先在周围踩了踩,没有异常。

果断挖开凹陷下去的位置,约一尺深的位置,有一只奇怪的白骨爪子。

凹陷的位置,正好是爪子向上的爪心位置。

顺着爪子连接的部位挖掘,挖出一整条右爪子。

爪子的形状,是龙图腾中的龙爪最为接近,约莫九成的相似度,粗细度上就差的远了。

风澜用钳子夹出来白骨爪,心想或许有点考古价值。

正要往特制的储物袋里装时,白骨爪化成粉末。

然后,风澜看得清清楚楚,右臂套上一个爪形阴影,透过特制迷彩服,套在皮肤上。

风澜呆住了,愣神好长一会儿,纳闷地只摇头,使劲甩几下右臂,无异常。

正在此时,所有人围过来,神秘兮兮地看着风澜。

“来几个强壮的人,以这里为中心,向下挖掘,看看是不是有新的发现。”

风澜没有做任何解释,吩咐道。

“代组长,不用大面积开挖,待我先用考古铲探测一番。”柴逊自告奋勇道。

风澜点点头。

柴逊迅速拿出考古铲,叫两个壮汉配合,一点点向下打。

叮~,约十米深时,铲头传来铁钉的声音。

“有门。”柴逊大声叫道,“下面有货。”

“要不要上报?”秦素心问道,“这么大的事,得请示。”

“可以啊,你尽管请示。”风澜连忙回应,对柴逊等人说,“立刻开挖,需要争分夺秒。”

“风澜,我觉得你的做不对。这么重大的事件,不经山海盟高层的同意与批示。”秦素心力争道。

“你难道是蠢猪吗?”风澜怒道,“弟兄们身死险境的时候,你口中的高层在那儿?第五大队、第一大队的一部分,死了那么多人,怎么没人批示与营救?”

“来人,下了秦素心、马梦琦、巩猛三人随身携带的所有武器、装备、设备。”风澜下令道,“绑了他们,封住他们的嘴。”

十多人上前,干净利落地完成风澜的命令。

“风澜,有话,好好说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