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朝阳少年郎 >  第十五卷:强者再现

那飞檐上的两条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好大的一座宫殿似的建筑,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在湛蓝的天空下,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

一老者越过门槛来到殿中,那北境王半卧着身子,身后一层薄薄的屏障挡着,一女子坐在屏障之后。

“姬发叩见王上。”老者单膝跪地道。

北境王连忙起身小跑到姬发面前十分客气道:“姬大统领,快请起,这些繁文礼节在你和孤之间统统可以免去。”

“君臣之礼还是要有的”姬发起身不卑不亢道。

北境王看了一眼老者笑道:“我们马上就是一家人了,还分什么君臣。”

姬发看向屏障,只能看到屏障后的女子隐隐约约的梳理着秀发,身上有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

“破明境大圆满,王上身边还有这般人物。”

姬发脸上的微妙变化虽然消纵即逝,但还是被北境王扑捉到了。

“有姬将军在外为孤守卫山河,又有姬大小姐在内为孤管理后院,孤无忧呀。”北境王笑道。

“这都是王上福泽保佑。”姬发冷冷道。

“那大统领就回去操办吧,毕竟吉日就快到了。”北境王背着手走到王椅上坐下道。

姬发用手往后猛挑长袍单膝跪地道:“臣告退。”

转身的瞬间,姬歌和北境王都面露凶色

暗道:

“老狐狸,死在王府外,就怪不得孤了。”

“看来是歌儿回营了。”

待姬发走后,那妩媚女子缓缓走出屏障玩弄着自己手指道:“放心吧,他逃不掉的。”

姬发一脚踏出王府大门,顿了顿,面色沉重一人越上房梁,刀已出鞘。

“为何不见姬家的人”姬发心中暗道。

一滴血从房檐上滴落在姬发的手背上,顿时一道寒光从天而降,姬发掌心气旋成盾,风压而至之时,府门旁边的木屑横飞,两人同时倒退向后。

“又是一个破明境,看来是有备而来。”姬发眉头紧皱,心中暗道。

“呜~”

号角声划破邺城寂静的夜,一群夜行者悄悄爬上房顶。

“有刺客,全程戒备~”整队整队的重甲兵躲在暗处蓄势待发,听到此话如同接收到了指令一般整齐冲出,看似全城戒备,实则在姬家周围盘旋,已成了包围之势。

姬家府门打开,一中年男子坐在轮椅之上,身后站了稀疏几人,与其形成对比的是门外

一人高高坐在战马之上,一柄大刀扛在肩上,身后站了数百人,

“齐明公这是何意?”坐在轮椅上的中年男子问道,

“城里闹了刺客,我奉命搜捕。”那高坐在马上之人一脸严肃,眼神中给人一种他的威严不容侵犯。

“齐明公是觉得我姬家藏有刺客?”男子微微咳嗽道。

“姬将军误会了,我在此周边是为了保护大家的安全。”齐明公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子道。

“我姬家确实也需要保护,那就有劳明公了。”话罢男子招呼家仆过来将自己往回推:“我累了,就不远送了,关门。”

待大门关上那人快速从轮椅上起身问道:“人都准备好了吗?”

“将军,都候着了”

“好,只能放手一搏了。”男子惆怅道。

客栈之中,萧阳微微打开窗户,从缝隙中望去,外面明火执仗,光亮无比,顿时天空中生出紫色的漩涡,一道紫色的光波从漩涡中射下。

“这能量恐怕是破明境以上的强者了吧。”萧阳在心中暗叹道。

“王上,真的动姬家了”灵儿走了过来道。

“这不是正好,姬家没有了,就没人逼你嫁人了。”萧阳漫不经心道,突然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身影,立即破窗而出。

“萧阳哥哥,你去哪?”灵儿喊道。

只见那人蹬地而起,一个弓身,大刀举起,收到背后,刀刃上闪电滋滋作响,力量从四处而来,他一声大喝,大力劈去,几道闪电交接而去,与那从天而降的紫色光波交碰在一起,霎那间,闪电与光波向四处折射而去,有的打在房顶上,有的打在地上,都瞬间起了条裂缝,青烟冒起。

姬发将微微颤抖的手背于身后喝道:“何方神圣,报上名来。”

“死人,不需要知道那么多。”那人再次袭来,顿时那人的身后生出一个巨大的符咒转盘,随着转盘的旋转,一股强大的光亮充斥着那人全身,一把大刀从转盘中而来。

“符咒转盘,魔音坊的人,王上竟和你们这样的人勾结在一起,北境呀,要毁了。”姬发气得浑身发抖,仰天大喊道。

大刀已近在穷尺,姬发不躲不闪,只见一人飞奔而来,速度之快,瞬间出现在姬发面前,只手一挥,能量凝聚成的大刀尽碎。

“你还不能死。”来人穿着一身白袍,悬在半空冷冷道。

“我在赌你会不会来,显然我赌赢了”姬发欣喜道。

魔音坊的那人退回符咒下,一脸诧异道:“你是何人,竟…”

话还未说完,白袍凭空出现,一记耳光将其扇下,身体直线砸在地上,白袍之人又在空中凭空消失,落在地上。

躲在暗处的妩媚女人再也按耐不住,从暗处袭来,她见识了白袍之人的能力,不敢大意,越起之时身后符咒转盘而生,一只凤凰从中而来,白袍之人脚踩在魔音坊那人脸上,而不做反抗,只见其瞬间消失

“啊~这人”妩媚女人四处寻找,却不见其身影。

“别找了,我在这里”

只闻声音从头上传来,妩媚女子已是被一脚踹下。落下之时她试图去洞察那人的能力,却是一片空白,她在心中暗道:“竟看不穿,这力量太恐怖了。”还未落地之时她身后再次出现符咒转盘,她落入转盘之中,连同转盘一起消失不见了。

白袍之人也不追,来到那魔音坊之人的身边,揪起他的手道:“她比你聪明些”说完就拖着他往姬发的面前走去冷冷道:“这个人你来处理,你答应我的事也该办了吧。”

姬发双膝跪地俯下身子道:“定不辱使命。”

许久不见声响,他抬头之时白袍之人已消失不见,他一度的相信这白袍之人就是神明。

那王座之上北境王双眼紧闭,见有人来报,他快速坐起道:“怎么样了。”来人上前耳语一番,北境王缓慢的闭上眼睛道:“收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