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官路高升笔记 >  第416章 八面玲珑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官路高升笔记 !

两人都是一怔,随即惊喜地同时招呼。

陈校长坐了主位,旁边留了一个空位,一边是聂作家,现在看见两人一起进来,急忙招呼服务员加座,随手往开南新区办公室主任旁边一指。

办公室主任大惊,他今天是充当主人兼主持的角色,陈校长虽然是主宾,但这下,他无论如何也得拂他的意。亲自从服务生手中接过凳子搬到刚才那个空座位旁边,再延请他的直接领导和叶三省坐下。

叶三省似乎没有看见这一切,一进房间就直接走到聂作家身边跟站起身来的聂作家说话。

原来今天陈校长虽然是主宾,其实主角却是聂作家,上次宵夜,叶三省敲钉转角撮合,杨见当众答应出一笔钱扶持聂作家创作一本写一本关于江城人文地理,风土民俗,或者历史人物的书,争取进入“文化翻番”第二批重点项目,开南新区现在建了工业园区,但是以前,那可是风景秀丽,名胜古迹繁多的郊外,聂作家想要走访一些人和事,考察一些地方风土,写一本跟城市变化有关的,反映改革三十年来史诗性的小说,希望这边有所配合,请了陈校长出面,以党校学员采风的名义,带了两个正在党校学习的科干班学员,再加上聂作家,四人来到开南新区,忙了一下午。

叶三省正想说也可以找我安排啊。这个“项目”本来就他是始作俑者。聂作家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抢先说,我想叶兄弟你忙,所以就没有麻烦你,反正是举手之劳,我跟陈校长也熟悉,正好他们也有这种调研活动。

满脸笑容,似乎在表示,我也认识很多人,在这座城市有很多关系,不是非你不可。

叶三省以前很不习惯聂作家这种浅薄的争强好胜,尤其是当初他跟古教授针锋相对,后来发现聂作家意外的善良有趣,清高中带着天真,放肆是因为敏感,又轻信义气,不由得把他当成了一个朋友。笑着说:“兜兜转转,还是逃不过我们要碰在一起啊,必须坐下来好好喝两杯。”

蒋尔云一直站在那里等着两人说完,才向陈校长介绍叶三省,陈校长一惊,大是尴尬,说道:“叶秘书,久仰大名了。”

倘若只是刚才轻视了叶三省,那也不算什么,勉强算是无心之失,可是他马上就判断叶三省肯定知道自己跟周仲荣的往事以及叶三省心里可能对自己的态度,这跟叶三省前段时间悟到的“预判对方的预判”道理相差无几。

叶三省坦然笑着问好,然后坐下,听蒋尔云主持大局。

蒋尔云首先敬聂作家,说欢迎大作家来我们开南新区采风,恭候大作。然后又敬两位科技干部,欢迎多来我们开南新区走走看看,关心我们开南新区的发展。然后敬聂作家刚才叫来的一位朋友,师院美术系老师,希望罗老师以后考虑以我们开南新区的发展为素材,创作更多更好的作品,然后也是聂作家刚召唤过来的一位女性朋友,介绍说是江城一位文化公司的老板,希望加强与开南新区的联系,尤其是在文化翻番这个大环境下,多做一些跟我们开南新区相关的文化活动,最后是陈校长,希望陈校长经常到基层来走动,了解我们基层干部的思想,教育指导我们基层工作。办公室主任和叶三省被自然忽略。

跟着叶三省,按照蒋尔云刚才的顺序,口吻自然换成了江城,虽然范围比开南新区大,但语气平和,语意也更中肯,到了最后,自然不能像蒋尔云那样放过“内部人员”,而是认真地说,那我就同时敬你们两位开南新区的领导,只有两个字,感谢,感谢关心,感谢支持,未来也像以前一样,保持这种情谊。

这是比较露骨的表达,但是听在各人耳中,各有感受。

蒋尔云耐心地等着叶三省流程走完,才说他工作做完,在座的都是我们江城的子弟兵,兄弟伙,就不多讲礼数了,反正都在一座城,随时可以再聚,他还是得过去先陪中央领导。叶三省还未说话,聂作家已经大声宣布,蒋书记可以走,叶兄弟不能走,走就翻脸。叶三省只得微笑着说,我先陪聂大作家喝几杯。

送走蒋尔云,大家坐回座位,陈校长感叹,蒋书记是我见过最平易近人,却又最有威*信的区县领导,当年他在云阳当区长的时候,我也经常去云阳调研,就很欣赏他。跟着回忆了一些他和蒋尔云的往事,包括蒋尔云当年在乡镇时来学校学习的情况,跟着回头问叶三省,叶秘书哪天也来党校……坐坐。

他本来想说“学习”,觉得不太对,又想“看看”“走走”“呆呆”“混混”“考察”等词,都不妥当,最后憋不住,只得用了这么一个还是很不贴切,意义含混的词。

叶三省笑笑:“有机会一定。不过我们现在的工作,时间都是领导的。”

这位党校常务副校长感觉跟聂作家差不多,都是性情中人。所以刚才他才会说“欣赏”蒋尔云。按照习惯,他在市里,又是比较特殊的单位担任领导职务,蒋尔云可以称他为市领导,那是蒋尔云的礼貌,真论起来,两人虽然级别都是正处,但蒋尔云是区县实职主官,而且还挂了一个市长助理,陈校长虽然是老资格,也不应该用这种口气这样说话。

但叶三省一则因为聂作家爱屋及乌,二则本身越来越喜欢这种个性外露的官员,所以刚才介绍时跟陈校长握手多了些亲热,现在也不再保持戒备和距离。他天天处于一群男人的精英里,揣情摩意相当心累。

陈校长也感受到了叶三省的亲近,放下了心,笑道:“叶秘书,哪天你来党校,我一定亲自接待。”

党校校长一般由市*委副*书记或者组织部长兼任,具体工作,还是由常务副校长负责,陈校长这样表态,不管是叶三省去办事还是学习,他都会亲自安排接待或者上课,那是最大的诚意与规格了。

两人碰了一杯,开始酒战。

聂作家环顾四周,皆是他心中的好友知已,再加美女在座,不由得豪情大生,感慨说:“早知道应该把杨总两位请过来。”

陈校长自然问杨总是谁,聂作家说了,陈校长连声说,老聂你桃花运盛啊,还藏着这一手。

江城的官员,基本没有陈校长不熟悉的,甚至远超过做这项工作的组织部,官员的履历故事,陈校长更是知之甚详,但官员之外,他就不是那么清楚了。今天他们调研的方向不同,基本没进工业园区,只是早听说江城刚刚引进的光伏企业,总投资规模越过10亿元人民币的企业老总,居然是一位单身美女,不想却跟聂作家这种体制外人熟悉,错过了一桌喝酒说话,认识的机会,自然遗憾。

叶三省微笑着不说话。若是以前,只怕忍不住要捧场说等会宵夜邀请。

一会赵主任也过来敬了酒,大家气氛更高,叶三省看那位文化公司的陈总陈美女,一双水汪汪的,似乎对聂作家很有情意,想到聂作家还是单身,本来已经决定以后不再刻意跟人套近乎,还是忍不住捧聂作家的场,捡了两件事吹嘘聂作家,说市里对聂作家这样的江城才子,知名作家,相当重视,陈总眼里快要发出光来。

感觉差不多,叶三省告辞,说那边还有中央领导。走到门口突然想起,回身跟聂作家说,明天方便的话,请聂作家联系一下虎翁,聂作家感觉深受重视,一口答应。

回到两位专家的包间,众人都看着他,歉意地说,碰到老朋友了,我们市的著名作家,不,是全国的著名作家,多喝了两杯。

坐下看大家还是看他,诧异地问怎么了?

蒋尔云笑着说:“我们正说到你,我说你是我们江城的一个传奇人物,我说了你以前的一些故事,尤其是上次中纪委和国务院的联合调研组专门来西川调研,选择的点就是江城,而其中,叶秘书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是我们江城的骄傲。”

叶三省恍然,蒋尔云应该是向两位专家证明江城具有代表性和调研价值,特意举了中央联合调研组的事例,结果就说到自己身上来了,笑道:“传闻皆不可信,我们做工作,要听官宣。”

蒋尔云瞪着他嗔怪:“叶秘书是批评我告诉了造谣了?我做为……有时也是官方代表了吧。”

“叶秘书……”

杨专家和于教授同时说,又彼此对望一眼,笑笑都停了下来,蒋尔云善解人意地说:“杨老师想向你了解当时国务院的调研组关于乡村扶贫的相关问题,于老师相问问当时中纪委调研的纪委工作方面的情况。你看看,周书记真是高瞻远瞩,知道派你来比他亲自来还要对我们两位老师胃口,接下来,叶秘书,请开始你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