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罐皱皱眉头,虽然不知道所谓的元葛格是谁,但还是点了点头。

因为已经走过两次了,所以桃桃现在对于去元君谕家里的路也很是熟悉。

很快抵达了那个地方,正想要敲门。

可是却听见里面传出一阵喧闹的吵架声。

“你到底是要跟谁过不去?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不想在这待着就给我滚蛋!”

那声音听着很是耳熟,桃桃听见的时候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有一点忍不住地想要冲进去,但是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听见了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吼!”

罐罐拉着她的手走到了边上的拐角,示意她安静。

桃桃被迫噤声,心里面是很不高兴的,但碍于现在的情况,便还是乖乖站在原地没有再乱动。

边上很快便传来了门被关上的声音,那人出门以后里面的人又开始吼了起来。

桃桃很少听见这样的话,而且听出来这是元君谕妈妈的声音,她的心情忽然就变得有点复杂了。

“元葛格……”

恍惚抬眸,她看见元君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的脸颊上又出现了新的伤痕,像是被指甲给抓挠的,还在往外渗着血。

“元葛格,你的脸……”

桃桃皱紧眉头,在这一瞬间就有些气鼓鼓的。

“她怎么阔以介样!”

元君谕看见她这副模样,居然还轻笑了一声,扯动了脸颊上的伤痕,导致里面又渗出了丝丝血迹。

“葛格不要笑了。”

桃桃的脸色又是一变,这会儿很明显就不高兴了起来。

“葛格!”

元君谕知道自己吓到她了,反射性用袖口在脸上抹了一把。

小家伙的小脸瞬间白了,一副看见了什么让她震惊无比的事情一样表情。

“好了,我们去找包包,现在就去城门口吧。”

他说完以后朝着前面的昂长巷口走去,脚步放的很轻,声音也相当认真。

“要不然等到天快凉了,那些人就更多了。”

桃桃恍惚地点点头,乖乖地跟在他身后。

元君谕将包包安顿在了一条很偏僻的小巷中。

等带着桃桃过去的时候,他也已经准备就绪了。

四个人集合在一起,桃桃的心底是前所未有的温暖,可同时也不免有些担忧了起来。

“元葛格,要系我们粗不去肿么办鸭?”

要是没有白白的话,或许他们连地下室都出不来。

元君谕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的,但现在自己心底也稍微有些担忧。

“没关系,我们先去看看。”

桃桃听见他的声音以后,也终于稍微放心了下来。

这会儿很快便跟上了他的脚步。

几人顺着长街朝着前面走去,等看见了安全区大门边上的守卫以后,全都变得有些严肃谨慎了起来。

“桃桃,要不我去把他们给引开,等你看见没有人的时候再过去。”

元君谕的话刚刚说完,桃桃便很快摇摇头。

“不阔以介样!我们要一起走的!”

小家伙这话说的认真,元君谕听见的时候愣怔了一下,接着反应过来后,脸上居然出现了些许错愕。

“那我们现在怎么出去?”

小家伙看向了安全区大门的位置,心里面很是纠结。

“要不就跟他们说,我们是要走的人,安全区里面人这么多,他们说不定会放我们出去嘚”

小孩心里的想法总是这么单纯,元君谕听见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拒绝。

但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又忽然想到了别的什么。

“或许你的计划真的可以。”

他说完以后,便很快地转头看向了边上。

“罐罐和包包的身份有点特殊,就是不知道罐罐有没有被传输进系统里面。”

他说完以后,看见桃桃担忧地看着自己,索性便道:“先不管了,试试再说吧。”

说完以后,便很快带着小家伙朝着安全区的大门方向走去。

桃桃乖乖跟在他的身后,此时小脸上尽是担忧和紧张。

几乎是在靠近的一瞬间,那些人便举起了手中的脉冲枪。

“谁?”

元君谕站在前面,很认真地说:

“我们要出去。”

那士兵其实也正有些困倦,但还是很快冲着他们招招手:

“别人想进来都进不来,你们进来的反倒是想出去!”

等说完以后,他便很快冲着元君谕和桃桃挥了挥手:

“你们回去吧,最近一段时间安全区外面很危险,不是出去的好时候。”

桃桃有点紧张地扯了一下元君谕的衣角,很快冲着那个士兵喊道:

“我们不怕。”

男人听后看向了她,等触见了后面的两个大人以后,脸色都稍微变化了一下。

“不行,要走的话需要跟联盟申请才行,你们有申请通知吗?”

桃桃知道肯定没有,现在转头看向了元君谕,感觉他们好像是出不去了。

不过很快,元君谕便道:“我没有申请通知,但我老师跟我说了,只要我想出去就可以出去。”

“你老师是谁?”

那士兵又是困倦地打了个哈欠,似乎很是不屑。

元君谕丝毫没有犹豫,伸出一只手,黑色的光团就出现在了几人的视野当中。

“你是异能者?”

那士兵看见这一幕后,显然也非常震惊,这会儿转头看向边上的桃桃,又问:

“她也是沈老的学生?”

“我们都是。”元君谕一看见他的表情,心底的大石头就徒然落地了。

“放我们出去吧。”

士兵的表情有些奇怪,桃桃站在元君谕的身后扯着他的衣摆,却是不确定那人会不会放他们离开。

好在很快,士兵便点了点头。

“行吧。”

听见他小声嘟囔了一句奇人,桃桃松了一口气。

可是就在要放行出门的时候,边上却忽然走出了两个人,看见他们几个人的时候,表情忽然就是一变。

“这几个人是哪来的?”

原本打算开门的士兵听见声音以后,立马便从里间走了出来。

“这几个是沈老的学生,说是要离开安全区。”

“后面跟着的那两个是谁?走近点看看。”

男人丝毫不买账,视线很是锋利地对准了桃桃他们后面站着的两只丧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