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成思索了一会儿后,摇头:“不像,我觉得他就是针对我。估计是和江严父母商量着……来领导你们。再者是我年纪小,他估计见不得你们听从我的话吧。”

王铭嘲讽地笑了一声,“原来是嫉妒啊,人长这么大,那个心啊,比针眼儿真是大不了多少!还男人呢,我看着女生都比他心眼大!”

王铭故意囔囔地很大声。

江二叔站在不远处,将王铭的话全部听了进去。

他靠在墙边,目光直直地盯着叶成这个方向。

“别搭理他了,咱们商量自己的事儿吧,他如果只是嘴头上和我过不去,我倒不会在意。就怕……”叶成目光沉沉盯着江二叔。

“不如和江严说一说,让他看着他二叔,我看江严也挺明事理的,不像是帮亲不帮理的。”陈仲提议道。

“对对对,我和江严说起过。我一开始就觉得江二叔和老大不对付,我就害怕江二叔会因为和老大不对付,就会做出些什么,我已经和江严说过了,如果江二叔想做什么,他都回来告诉我的。”杜星说道。

叶成微微颔首,“你让江严注意一下吧。”

“成。”

商议过了江二叔的事,话题回归了正题。

叶成思索了一会儿后,提出了一个方案。

“我们一次性只出去两队人,我会在基地这儿放至多个任意门,只要你们发现克隆体的出现,就立马用任意门离开。”

叶成托着下巴,“估计这个方案只能用三次,第三次的任意门肯定就会被拦截。还真是妖兽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啊。”

“这样也可以,但是不长久……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消除掉这些克隆体?”

夏卫提出了一个问题。

叶成沉默了半晌,说道:“我记得寒梅说过克隆体是无法克隆出外界对克隆体的思想,这句话听起来复杂,不过估计是个对付克隆体的办法。”

“当克隆体出现的时候,你们努力去迷惑自己,把他当作别的人,叫别人的名字试上一试。”

几个人对视一眼,都是默契地笑起来。

今天出了这么多意外,大家都累了。

洗漱好以后,都躺上了床。

到了晚上,还得轮番起来守夜。

基地里面有发电机,虽然电量不大,但是可以坚持头顶两盏电灯二十四小时亮着。

叶成躺在床上,盯着昏暗的电灯,思绪陷了进去。

“老大……”江严走过来坐在了床边。

叶成看向他,“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

“我是来替我二叔来道歉的,我知道他一直针对你,你不要介意,他就是……以前当过兵,还是个上校,心气儿高就是觉得我们一群学生就该听从他这个有经验的人的话,他没有恶意。”

叶成点点头,“我知道的,你不用因为这个还特意来道歉,我也没有放在心上。”

叶成说完,闭上了眼睛。

可是再次睁眼的时候,发现江严居然还在。

叶成坐起身,“你还有别的事吗?”

“老大我……”江严回头看了眼江二叔的方向,“我是想老大你能不能主动和我二叔服个软,他就是心气儿高,需要别人服他。我想老大……就拉拢他,给他安排任务。”

江严叹了口气,“他最近一直在拉拢别人,可是这儿的人大多数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有能力的都被老大你选走了,他正想着出去找有能力的人带回来,我担心……”

叶成皱起眉头,本就因为克隆体的事烦。

江二叔的事他是真不想管。

“我试试吧。”叶成最后还是答应下来。

江严连连点头,“多谢老大,我知道太为难你了。等我二叔松了口,我就可以跟着老大你继续杀妖兽了,我一定不会让老大你失望!”

叶成拍了拍江严的肩膀,又躺了下去。

叶成闭上眼睛,大概真的是累了,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三点多了。

基地里响着众人的呼吸声。

叶成站起身朝着入口楼梯走去。

现在是杜星和陈仲守夜,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

“老大你怎么醒了?”杜星诧异。

“睡了够久了,就起来了,你们两个去休息吧,我来守夜。”叶成说着,坐在了楼梯上。

“杜星你去休息吧,我也才起来没多久。”陈仲推了推杜星说道。

杜星打了个哈欠,他也的确困了,站起身朝着床铺走去。

陈仲走过来挨着叶成坐下。

“今天那一大波妖兽扑过来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死定了呢。”陈仲自嘲般笑了起来。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的福气在后头。”叶成打趣道。

陈仲笑着摇头,“什么福气不服气啊,大家能够平安活着就行。”

“我一直觉得你蛮厉害的,在这个环境下,还可以组织大家一块儿对抗妖兽,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会想着退缩,自己活命就行。”陈仲由衷地佩服。

“我经历过一次,肯定比你们要坚强很多,只希望接下来不要再有变故了。”

叶成低下头去,许多事压在心上,他也会不由得觉得累。

……

第二天,杜星那一队和易驰那一队出去试水。

叶成再三叮嘱他们,察觉到不对劲就闪。

不要等着克隆体出手了才闪,那个时候就晚了。

四个人连连答应下来,离开了基地。

昨天的变故,一下子没了四辆摩托车。

剩下的摩托车不多,只能委屈易驰和陈仲骑一辆摩托车。

就算拧紧了油门,一路上都是慢得不行。

陈仲一脸生无可恋,“我说……易驰,你能下去推吗?”

“为什么是我不是你?”易驰拧着眉头。

“你两百多斤诶大哥,我比你轻多了好吧!”陈仲有些无奈,身后的易驰就犹如一堵墙一般,重得陈仲都觉得,摩托车轮胎都快炸了。

“我不听。”易驰白了一眼。

“……”

两个人一路上就这么慢悠悠地到了文星广场。

广场上妖兽也众多,而且视野开阔,如果克隆体出现,那他们第一眼就可以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