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等在春天的王妃 >  十六 协力同心

电话那头传来了,字正腔圆的声音:“你好,我是广阳市警局的局长,我们想请您来协助我们调查一起案件。”

“局长”这两个字在她的脑海里萦绕了好久,她终于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她再次确认道:“您好,局长。我是郑王律师事务所的韩亦静律师,您是不是打错了?”

没想到局长却直接说:“没错,我们要找的正是你。是宋歌宋心理师向我们推荐的你。而你的详细资料我们也已经核查,我们想请你来协助破案。”

韩亦静她也不好意思再在电话里推脱了,但她也没有答应,只是说:“等我去警局,我们再详谈吧。”

看到局长把电话放下后,宋希晨焦急地问:“同意了吗?”

局长摇了摇头说:“估计不想插手此类事件。”

宋希晨这两天被这个案子弄的焦头烂额的,已经接连出现三名受害者了,而且网上这件案子也在持续发酵,他们的调查也陷入了瓶颈,所以他才申请了外援。结果宋歌出差去了,而韩亦静却明显不愿意参加。

他觉得他还是比较了解他同桌的,因为他知道她一定是嫌交际麻烦,而且没有勇气面对这些邪恶的人,不想揭穿人们的真面目,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他便自告奋勇地说:“这件事交给我吧,我来说服她。”

韩亦静匆匆来到警局时,就发现宋希晨已经在门口等她了。他说:“局长这会儿有点事,你先跟我来。”

他直接把她领到了刑侦小组,他从办公桌上递给她一沓照片,都是案发现场的照片。

最上面的一张照片中的水中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只穿了一件背心和黑色短裤,呈蜷曲状。头发像水草一般在水里飘荡着。

韩亦静把照片归还给宋希晨,她实在不想和任何邪恶的人有一点点的交集,当年在大学里的那件事还是一直影响着她,她确实是没有勇气。她还是准备离开,宋希晨拦住她,开始背被害人信息:“康兰,18岁,广阳职业技术学院一年级学生;任若若,17岁,初中毕业,毛毛超市收营员;李如如,19岁,美梦KTV的员工。这三名受害者有的已经失踪一年,巨现在失踪时间最近的李如如也已经失踪了3个月,可她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深山里的水潭中。而且法医已经检测出她们已经在很早前就死亡了,被做成了标本,是现在才被遗弃到那。”

听完这些,韩亦静深吸一口气,这次她的对面不知又是一个怎样的恶魔。

宋希晨看出了韩亦静的犹豫、动摇,他觉得他的劝说应该快成功了。

他说:“我们需要你的帮助,不仅是因为我们调查陷入了绝地,更重要的是那个凶手很可能再次犯案,而那样又会有新的受害者出现,这意味着又有一个家庭将永远深陷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之中。”

宋希晨现在这副守护正义的大义凛然的模样倒和他平时在韩亦静面前表现好出来的油腔滑调颇为不一样。

韩亦静最终还是答应了,她说:“我可以协助你们。但我是有条件的,你带我去见你们局长吧。”

一推开局长办公室的门,宋希晨就张着大大的口型告诉局长,同意了。

韩亦静说:“他说的没错,我是同意了,但我有一些条件,需要和局长谈谈。”

局长点头,示意韩亦静可以开始讲了。

见状宋希晨准备退出办公室,韩亦静却说:“宋警官,可以留下来听一听。”

她接着说:“我可以协助警局破案,但我希望警局以后要确保我和我家人的生命安全。我不想因为破案而给自己或家人招来恶缘。”

局长保证:“这个没问题,我们一定会保护你的安全,你父母所在地我也会和当地的派出所联络,保证你父母的安全。”

韩亦静接着说:“我必须提前声明,或许心理画像可能会帮助到你们,但是最出色的心理师也可能会出错。所以我建议警局不要把希望全赌在一条路上。”

局长点头说:“韩律师的意见和我不谋而合,心理画像的确会是我们的一个辅助,但我们还是会根据刑侦和法医检验结果综合进行考虑的。所以韩律师也不要有心理负担。”

韩亦静点点头,表示认同。她起身说:“那就请宋警官再次带我去一下现场,发现尸体的地方。”

宋警官带着韩亦静,开着警车,一路飞驰往广阳的郊外。

大概离广阳市三十里路的山脚下车停了下来。

宋希晨介绍:“这个山叫乌蒙山,属于广阳市的。前几年市里开发出了这个山,在山上修了台阶和环山路,但因为离市区较远,平时来这里的人就很少,只有节假日,一些人来这游玩或登山锻炼身体。”

韩亦静问:“尸体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宋希晨引领着韩亦静开始踏上那所谓的环山路,路大概有三米宽,是一条绵延到山顶的柏油马路。因为山里发现了尸体,所以山已经被封锁了,禁止任何人进山。他说:“尸体是五天前发现的,上个星期六,宝龙饭店的一名厨师大壮和他女朋友到乌蒙山游玩,那小子想趁着山里人少,到水里野泳。谁知道刚下水就看见一个尸体,把那小子吓得魂都快丢了赶紧连爬带滚的跌跌撞撞地爬到岸边,后和他女朋友一起报的警。”

韩亦静听后,她估计这事恐怕对这两位都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吧。估计以后不会再去什么人迹罕见的深山里吧,更不用说去水里野泳,应该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靠近水边了吧。

已经爬山大约爬了半个小时,韩亦静的体力明显有点跟不上了,宋希晨听到她的喘气声越来越大。他解释说:“这里原来是可以开车的,但为了让你更清楚的了解案发之地。我就没有开车,我看你有点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下?”

韩亦静摇摇头,果然太久没运动了,身体素质下降的这么厉害。以后的每天运动看来是必须跟上按时训练了。

她说:“继续吧,我还能坚持。”

宋希晨笑了,心想这丫头果然还和以前一样倔强。

他说:“马上就到了,再走十来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