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幕府从第三次忍界大战开始 >  107. 不像火影的团藏

不是热实力不行,作为云隐村的特别上忍,如果他一心想和敌人一换一,很少有人可以活下来,但是这次他偏偏遇到了奉先。

奉先不是最强的,只是最不怕和人以伤换伤的,因为想硬抗奉先攻击的往往会发现,受伤的只有自己。

热就是这样,和奉先互换两刀,自己的刀还没有劈在对方身上,就中了蝎毒,被罚站到死。

当寒和热死去的时候,和团藏对峙的那个暗部云忍终于忍不住动了。

他的身体伸出一道黑蓝色的能量臂来,如同他的第三条手臂。

果然是二尾的人柱力。奉先看着那个人冲向团藏,他小心的往另外一个方向去了。

如果团藏打不赢二尾人柱力,自己上去也是送菜,如果团藏能打赢,那把人柱力杀了,二尾出来,自己还是送菜。

所以能躲就躲吧。

这次寒和热,再加上二尾人柱力出动,手下云忍带的也多,足足有八个班,那代表了什么?代表了有八个技能点,可不能这么放过。

尤其云忍大部分都是带刀的近战,奉先对付起来得心应手,都要感动哭了。

把寒和热的两个技能点点到缠绕上,再升两级触发几率已经到了17%,很可观了,奉先又去找别的忍者。

17%触发几率的缠绕已经7级了,只要再来三个技能点就可以满级达到25%,到时候和蝎毒一起配合,简直不要太爽。

奉先左突右杀,终于从根成员收了抢下四个人头。

其中一个云忍看起来牛哄哄的,奉先杀了之后发现没有技能点,这才确定这货是个中忍。

随后又赶紧补刀了一个,这才凑齐三个技能点,让缠绕成为他继惩戒、疾速奔跑、淬毒、蝎毒之后第五个满级的技能。

下一个技能,奉先都想好了,优先升级日月之舞。

日月之舞:1级,你的攻击有5%的几率造成双重打击,第二段攻击造成50%的攻击伤害,可以附加攻击特效。

满级之后也会是25%几率触发,那么触发之后第二段攻击又可以判定一次蝎毒或者缠绕,这样过于赖皮的技能不先点满,那点哪个?

而且实战中证明了日月之舞的第二段攻击更加让人难以躲避,重就是被这日月之舞的第二段追加攻击杀死的。

决定之后奉先有点舍不得离开雷之国了,云忍村最擅长的是忍体术,不像是砂忍和岩忍那么的不友好,一个狂轰乱炸一个傀儡流沙,根本没办法打。

这么好的练级圣地,真的不想离开了啊,如果团藏走了,要不干脆让铁之国放弃永久中立国的身份,对雷之国宣战吧。

奉先也只能在心里想想,毕竟铁之国可不是火之国,武士的底蕴完全比不了五大忍者村,甚至于不要说五大忍者村,就算是雨隐村和泷隐村都要比武士们厉害。

毕竟雨隐村先有忍者半神山椒鱼半藏后有晓组织,而泷隐村有七尾人柱力和角都,尤其是七尾人柱力,这可是唯一一个不在五大忍者村的人柱力啊。

想到这里,奉先就觉得砂隐村太惨了,九只尾兽,按照忍者村平分,怎么着七尾也应该在砂隐村啊,难道是因为在五影大会上初代风影出言不逊所以少分给了他们一只?

记忆有些模糊的奉先只记得初代风影在第一次五影大会上要钱,还想要火之国割地给他们,所以理所当然被报复了。

并不知道其实是二代火影提出拿钱换尾兽,而已经有一尾的砂隐村没有要,这才向木叶索要卖掉尾兽的钱。

解决掉寒和热所有的部下之后,奉先开始划水神游天外,顺便看着团藏和二尾人柱力大战。

而根的成员则把团藏他们围住,既是为了防止二尾人柱力逃跑,也是方便随时支援团藏。

在宇智波没有灭亡的时候,团藏还没有一胳膊的写轮眼,这个时候的他除了一手风遁可以拿出手,根本没有能力去碰瓷影级。

拿他那若干年后和二柱子五五开的剑术?还是他拿苦无捅须佐能乎的勇气?

看到团藏被多了一条又粗又大类似手臂东西的二尾人柱力全面压制,奉先这才想起来,现在的团藏根本不够看,没有达到影级,充其量是一个强大点的特别上忍罢了。

尤其是团藏擅长的是封印术之类的辅助忍术,现在这个时间节点怕是连宇智波止水自己都没有别天神呢,更不要说团藏了。

团藏成为影级,还是要在宇智波被灭门之后,拿写轮眼当复活币用的时候,那时候他也是写轮眼加初代细胞的配置,放任何一个天赋高的忍者身上,妥妥的大BOSS级人物。

看看人家大蛇丸,只有初代细胞,苦苦追求写轮眼而不得,就表现来看也要比团藏强太多。

想通团藏水平之后,奉先再看团藏被二尾人柱力全面压制也完全理解了。

我说团藏啊,你别想着当火影了,去当水影吧,我愿称你为最水之影。

怕死还菜,越菜还越爱玩,老是搞些不上台面的阴谋诡计,当着三代火影的面一个屁都不敢放。

甚至三代死了,纲手回村都不敢出来争一争五代火影,到死都是个代火影,一辈子都吃不上四个菜。

看着二尾人柱力完全没有压力的对付团藏,丝毫没有尾兽化的意思,奉先的心思也活泛起来。

“义父!我来帮你!”

高呼一声之后,奉先冲进包围圈,要和团藏联手对战二尾人柱力。

“怎么?你们要二打一?团藏,你舍得承认你是个废物了?”二尾人柱力不屑的说:“还收了干儿子?”

“呸!老贼!”奉先拦下他的话头:“你真的算是一个?你体内不是还有一个?刚才分明是你们二打一,现在才是二打二,谁也不吃亏。”

“没错!”团藏赶紧说:“我们现在是二对二,我并不占你便宜。”

二尾人柱力刚才也不过是以言语扰乱他们的情绪,现在见不起作用,就专心对敌。

他刚才看的分明,这个年轻人明明看起来绵软无力,可是却斩杀了寒和热两个特别上忍,而且是轻轻松松,让两个人毫无还手之力的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