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神眼天王在都市 >  第一百一十五章:再会黑手坤

“不好,差点把那个女孩儿忘了。”

刚走没几步,江歌才突然想起来那天救的女孩儿,好像叫戴思雨来着,这女孩儿也不容易,刚出魔窟又入狼窝,如今不知道被黑手坤安置在哪儿?

“怎么了,江哥?”刘松文看着江歌神色以为出了什么事,神情这么严肃。

“那天我在饭馆救了一个我们国家的女孩儿,被诈骗犯骗过来的,还在多宝阁手上。”

江歌简单把事情给刘松文他们一说,几人也是皱起了眉头,现在两方关系如此恶劣,说不定这女孩儿会成为要挟的工具。

“看来还是得去一趟,再说了这次受了这些罪也没见到幕后主使,多少有些遗憾,”

江歌也知道这其中的麻烦,但是内心却并不担忧,在他看来女孩儿留在对方手中用处也不大,再说了人都是要脸面的,他见过多宝阁老板江天泰。

这个人虽说身上带着戾气,但气度不俗,应该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

他连忙带着周宣,拉了二十来个兄弟追了上去,花田则是没有去,在这里居中调度,一旦江歌这边回不来他好安排人去营救。

没多久,江歌就通过花田的手下打听到黑手坤正在原石交易市场,原来是昨天状况突发,那两块原石被封存了起来,他带着人接着解石。

两还块石头,象皮石已经出了玻璃绿,小涨,该剩一块黄皮石。

“涨了,大涨,糯冰种,带黄色,出了上等黄翡。”

“恭喜啊,老板福运当头,按照这水头翻个三倍没问题,再加上一些边角料,我可以六千万给你收了。”

店老板先是恭喜黑手坤,又连忙说出了收购意向。

“不用了,我留着自用。”

“还好,这姓江的虽然不讲规矩,但是没有动手脚,不然我让他好看!”

黑手坤总算松了口气,翡翠自然不可能卖的,他多宝阁本身就需要翡翠料子,只是暗自可惜,没有看住江歌,不然这利益估计翻个十倍。

刚才江天泰虽然在电话里没有骂他,但是隐藏在平静下的怒火他也是感受得到的,这次过后老大恐怕不再信任自己了。

想到这他内心不好受。

“恭喜啊,坤哥,出货了,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吧?”

就在他思考的瞬间,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正是去而复返的江歌,他身后跟着刘松文等二十来个人,颇有一种大人物出行的感觉。

“嗯?”

还没走到黑手坤身边,江歌就被拦了下来,那些手下更是摸向了腰间武器,一派大战爆发的姿态。

店老板一看瞬间急了,昨天的一幕似在眼前,他可不想好不容易聚起来的人气又没了。

连忙劝道,“两位别,有话好说,我这里做生意经不起这种打击。”

老板现在可不敢把江歌当成普通赌客了,和气生财,虽然盛和翡翠城也有背后势力支撑,但两人是客人,是不能得罪的。

“你还敢来,江歌你好大的胆子,就带了这么点人手?”

黑手坤笑了,虽然意外,但是更多的憋屈。

“我怎么不敢来了,说起来我还帮了你们呢,这两块石头价值也不斐,至少赚了七八千万吧?”

江歌丝毫无惧,指了指刚刚切开的石头。

上面黄色的玉光十分亮眼,他知道黄翡虽然在翡翠中价值不算高,但如果真是极品还是能大涨的。

面前这块黄翡品相色彩皆是上品,觉对大涨,在古代黄色玉佩也是皇帝喜欢戴的,市场表现还是可以的。

“哼,就算这样你以为我不敢杀你?”黑手坤冷笑,有些想不通对方哪里来的自信。

“不会!”

江歌摆了摆手,一脸笃定,“如果我没猜错,你背后那位已经给你指示了,应该是说算了吧?”

“你……”黑手坤怔怔的看着江歌,万万没想到对方一下点出,他刚刚在路上的确接到了老搭档的电话,说算了,以后见到江歌也别为难。

“其实没什么难猜的,你老板江天泰站的位置不同,自然看得更透,他比你想得更全面,知道就算能拿下我,也不过是徒劳。”

见到黑手坤的表情,江歌也知道自己猜中了。

这些老家伙行事就像下棋,都是步步为营,通常不会做那种被脾气支配的傻事,如今局面已经很明朗了,江歌摆在面上的援手已到,他绑架江歌已经成了既定事实,再强行捏着不过是自找麻烦。

无论是国内官方,还是鼎天下,都是不会放过他的。

反而,现在放手不过小伤面子,实在不行把黑手坤当做替罪羊推出去,他也毫无危险。

可怜,黑手坤用心尽力不过是最小的弃子罢了。

“啪啪!”

突然,他的背后传来一阵掌声。

一个拄着龙头拐的老人走了过来,腿脚似乎有点不麻利,正是多宝阁的掌门人江天泰。

这个一直藏在背后指挥的家伙终于出现了。

见到他来,人群自动让出一条路,说起来江天泰在国内名气震慑西北,但在缅甸根本无人知道。

再加上这些年他也不在明面上做事,似乎成为了一个和蔼的老头子,但是聪明的人不会这样想,

若多宝阁没有江天泰那就不叫多宝阁了,不过路边一野店。

“老板!”黑手坤赶紧迎了上去,低着头弯腰如同一只狗。

江歌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对方嘴角带笑。

有些时候,一切尽在不言中。

“江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江天泰对着江歌打了个招呼,然后叹了口气,“刚才听了你的话,我才发现这次似乎是有些冲动了,多宝阁无形中树立了一个强大的敌人。”

说到这里,他又指了指黑手坤一边,

“我些些不成器的手下没欺负你吧,你心气不是常人,应该不会跟他们计较吧?“

“瘸爷说笑了,这些天托您的照顾,您的手下对我很礼遇,不仅吃好喝好而且还请我泡澡,我实在挑不出毛病。”

江歌笑了笑,看似云淡风轻,可是谁都能听出这话中有气。

“那就好,怎么,这次回来…有事,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只要我能帮的绝对不含糊,说起来江先生对我多宝阁有恩,这些天在缅北帮了不小的忙。”

“我们之间虽有过节,但还不至于打生打死,你说是吧?”

江天泰看向江歌,似乎没有感觉到他口中的怨气。

聪明人都会避重就轻,他这次来就是来探探江歌的态度的,如果这小子恨意很深,那么就得做准备了,实在不行只能把仇恨摆在明面上了。

不过,如果这样那手段就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