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乾小捕快 >  该章节已被锁定

尸体被刚刚从附近赶来的密碟司白役运走了。

突发事件不可能有仵作在场,只能将尸体运回衙门进行处理。

来到屋外。

冯天奇叫来问话的铜牌白役,询问他们问话的收获。

过程是:仆人听到有人敲门,刚要去查看,看到主人家郭淮义已经将人领进了门。

他也没有注意,返回去继续睡觉了。

刚躺下,就听见了孩子的哭声,出来一看,那人已经跳墙逃走了。

仆人还说最近主人家神神秘秘的,总在半夜接触一些人,有时候会请到书房说话,有时候在巷子里。

声音很轻,听不到谈话内容。

来的人都蒙着面,看不清脸。

有一种奇怪的味道,以前从来没有闻到过。

主人家精神状态很好,红光满面的,准点上下值,在巡城司人缘很好,不会与人结仇。

听完之后,许默言得出结论:排除仇杀。

离开院子,回到衙门,将此事报告给值夜的百户张晋。

张晋倒不是很上心,说:“处理完尸体,出一份报告给巡城司,把尸体送过去,别人家的事情,他们内部会调查,再不济还有县衙门、刑部、大理寺。

我们主要任务是监察百官,配合司天监清楚皇城内外发生的特殊情况。”

这件事情到这里就不了了之了,至于后续巡城司和其他衙门怎么查,和密碟司没有关系了。

就这样连续过了几天。

京城的学子变得多了起来,许默言猛然想起,下个月不光是新皇宗祠落成大典,还有科举秋闱就要开始了。

科举在前,大典在后。

还记得万年县邱知县说过已经举荐他直接参加会试了。

他这纯属舞弊。

心里有了退堂鼓。

自己本身是衙门口的人,属于禁止参加科考的一类人,对学子们不公平。

巡完夜,溜达着回家。

这是最后一个夜班了,可以有一整天的休息时间,一直到明天早上,都是自由时间。

还没到家门口,看见自家院子的门是开着的。

他立刻警惕了起来。

心说,贼人这么明目张胆了吗?再说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蹑手蹑脚的来到院门前,他看见一个撅的老高的屁股,在衣服拉紧之后,勾勒出一道浅沟。

正在费劲巴拉的和一个木头箱子较劲。

“小贼,吃你爷爷一滚!”

门背后竖着一根木棍,那是用于顶门的长棍。

许默言抄起棍子,照着那个优美的屁股打了上去。

啪!

那屁股结结实实挨了一棍。

那人身体前倾,爬在了地上,发出一阵惊叫。

女人?

从叫声判断是一个女人。

女子揉着屁股转过身,许默言一看,坏了。

是冯子衿。

两人本身结缘于屁股,现在又打了她的屁股,怎么每次相遇总是和她的屁股过不去呢?

看到她就想起“哗啦啦”的小解声。

许默言赶紧上去将她搀扶起来,埋怨道:“你偷偷摸摸的这是干什么呢?我以为家里遭了贼了。”

主要是屁股长的诱人,实在没忍住在下手的。

冯子衿脸上泛起红潮,遮掩了一下,道:“公子好久没来拜访,听说你被密碟司的人带走了,我就过来看看。

看你家里没收拾,就想着帮你收拾一下。”

许默言心里升起一股暖流,这么好的姑娘哪里去找。

“我现在已经加入密碟司了,哦,对了,听说你两个哥哥就在密碟司当差?”

“嗯!”冯子衿轻声答应了一声,“已经托哥哥们打听了,没想到你已经回来了。”

许默言将箱子抱起,堆在墙角,道:“女儿家看书绣花,养猫遛狗就成,这就不该是你们的干的活儿,累着了吧,屋里休息一会儿,喝点水。”

冯子衿很矜持,警惕道:“男女有别,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瓜田李下,恐遭人诟病,我还是回去吧。”

说话的时候,眼神闪躲,脸颊绯红,着实可爱至极。

许默言随着她的表情变化,心里的邪念在蠢蠢欲动。

这个女人一娉一笑,总是拿捏的很到位,每一次都能准确的找到许默言神经的痛点。

总想和她探讨男女之间的话题。

大概是很久没去明月楼的缘故吧。

但是。

心底那一股一定要把她娶回家的念头为什么会频繁的出现呢?

许是缘分到了。

心里暗暗咒骂彭德禄只顾自己坐拥美妇,答应从中斡旋的事情,到现在仍然没有眉目。

冯子衿走后。

那种感觉消失了,他又变成了一个正常的男人。

躺在床上总想着那一道浅浅的沟豁。

这种焚身的感觉,直到他洗了一个凉水澡之后,才逐渐消散。

他决定,晚上就去明月楼找杨燕儿做功课。

之前,他得去县衙找邱儒源确定一下自己科举考试的事情。

其实。

自己完全没有必要进行科举考试了。

但是。

这是国子监的要求。

听先生说,国考的诗词文章,能得到天地才气的认可,对增加国运有莫大的好处。

这跟老子有毛关系。

大乾倒了,自有后来者接任。

而且。

前日在与卢同的谈话中,他得到了一个信息。

那就是女皇手中并没有掌握炸药的配方。

依次推理下去,女皇得知玉泉观的爆炸是炸药之后,就停止了案件的调查。

因为她知道是谁干的。

我现在也知道是谁干的了,那就是女皇登基前的傀儡皇帝李钰。

先帝驾崩,太子李钰登基。

李钰性格软弱,在朝中没有培植自己的势力,权力一直掌握在女帝手里。

两年之后,女帝突然发难,夺取了皇权,李钰慌乱中逃出了宫,音信全无。

而火药配方是掌握在皇帝手中的。

女皇手里没有配方,也在情理之中。

如今。

自己制作出了火药,想必女皇心中已经开始怀疑我的身份。

暗地里让卢同将自己收归门下,其实是监视,然后偷偷的观察我的举动,想知道我是不是李钰派来的卧底。

女皇没有直接抓我的原因,大概是火药配方的特殊性。

皇帝一般不会将安身立命的东西轻传与人。

女皇觉得我是特殊的。

一方面督促国子监让我参加科考,另一方面将我扣押在密碟司近距离观察。

嗯……确实是个有手段的。

难怪李钰斗不过她。

想着问题,不知不觉,万年县衙到了。

相熟的同僚出去巡街了,县尉陈俭见到许默言,先是一愣,最后热情的打招呼。

许默言问起邱知县,却被告知,早被密碟司的人带走了,现在是主簿霍振远在主持工作。

干……活该……这下不用考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