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彪找到陈凯时,陈凯正背着双手在一个大商场里闲逛,后面跟着两三个提着大包小包的售货员。

他当然没有着急打扰陈凯的兴致。

甚至他还想多学一会。

在成为陈凯的小弟之前,飞彪也不过是个小混仔,没那个基础逛商场,哪晓得还有这种洋气操作。

飞彪现在兜里也算有钱了……陈凯对飞彪他们这些做事的人很大方,赚钱了就分来着。

这会飞彪寻思等有空了自己也来试试。

等陈凯满足了购物的兴致后,飞彪才凑上来:“大佬,大B在我们的场子附近被不明人士枪杀,现场他半边身都炸开了,面目全非。”

“跟着大B的一些小弟跟傻强他们当场火并,又被斩死了几个。”

“O记、重案的人已经把现场围了起来。”

“傻强已经跑了。”

“目前街面上的消息都认为是靓坤安排傻强动的手。”

“因为据说傻强是替靓坤去请大B,但是大B不给面子,所以当场就直接让人干掉了他……又干掉了大B那两三个心腹手下。”

“靓坤那边更是在之前就直接干掉了大B的妻儿。”

飞彪的汇报很详细,该有的信息都包括了。

其中其实已经隐含了他做的一些工作。

信息收集这个事情可不仅仅只是单方面的收集,也能很快速的扩散想扩散的信息……至于真不真,那就看大家了。

陈凯负责顺势甩锅,飞彪他们则把锅扣得很到位。

也算是隔空配合默契了。

没错……其实大佬B惨死街头的事情,只要对相关事情了解的人,都会知道这事情必然与陈凯有关。

不是陈凯动的手,也是陈凯安排人做的。

因为前两天铜锣湾的小乱子究其根本是陈凯与大佬B的恩恩怨怨,起因可真跟肥鸡没关系。

该说不说的,靓坤是真狠。

早在请大佬B之前就已经把大佬B的妻儿干掉了,也属于是隐忍了很久。

此前巴闭死了,靓坤被大佬B的人马泼一脸水都不吱声来着。

傻强还扩大了‘战果’。

那种情况下,其实大佬B的小弟没法过多考虑,大佬都挂了总要表示一下,只不过没分清楚自己的实力当场送了……

最后,飞彪问道:“大佬,接下来铜锣湾的局势可能会比较乱,我们要做什么吗?”

陈凯无所谓的说道:“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凯乐宫是香江良心,做的都是正当买卖,这种杀人放火的事情不好多看,反正及时跟O记联络吧。”

“明白了,我们会主动配合O记他们的调查。”飞彪了然道。

随后,陈凯做了个手势:“回尖沙咀了。”

………

大佬B一家老小全都惨死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

锅全在靓坤头上。

因为道上一般讲究个祸不及妻儿,靓坤却直接干掉了大佬B的妻儿。

道上一般也不动枪,动这玩意的基本都是大圈仔。

等同于靓坤破坏了所有规则。

至于这事情到底是不是全都靓坤做的,已经属于旁枝末节了。

因为……乱了。

靓坤赶在被O记拉走之前,有意跟陈凯通了个电话。

电话里,靓坤大喇喇的说道:“凯哥,阿B这点事情怎么劳你动手了?”

“阿坤哥怎么喜欢上污蔑人了,我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陈凯慢条斯理道,“阿B惨死在街头,有点吓人,不过也算是好事一件,给阿坤哥腾地方了。”

靓坤:“……”

猫哭耗子!

他只好又说:“凯哥对现在的铜锣湾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陈凯随口道,“那里富贵逼人,跟我这种透明人沾不上关系,只是可怜我开个分店都这么难,阿坤哥要努力啊。”

对陈凯怎么都不接茬,靓坤倒也不太意外,反而笑着说道:“好的好的,改天请凯哥喝酒。”

结束了这通电话。

之后就被O记的人带走了,当然……这次是协助调查。

毕竟这算比较严重的了。

怎么说呢,白天的很多事情都比较严重,晚上则无所谓。

靓坤这个电话之后,陈凯又接到了钟Sir的电话。

钟Sir并不知道多少内幕,不过他的职业特性让他明白这事情跟陈凯脱不开关系。

在电话里,钟Sir简单介绍了情况:“……根据现场初步分析,大B是被一种特制的子弹杀死,与目前资料完全对不上,弹道分析结果也不乐观……”

“因为结果显示,子弹飞行距离超过了一千米,这是顶级狙击手都很难有把握的距离了,却能连续四枪击中,差点肢解了大B。”

“跟沙皮飞那次完全不同。”

“现在没有证据指向靓坤,连傻强的责任都能被摘干净。”

“接下来铜锣湾怕是要大乱了……”

说到最后,钟Sir有点唏嘘,也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他认为陈凯应该不会主动让铜锣湾大乱才对。

陈凯一副感叹的口吻道:“看来以后出门得小心了,得感谢阿B给我们探路啊。”

钟Sir:“……”

一听这种口吻,就知道陈凯摆明了是乐见其成。

而且钟Sir总觉得陈凯的态度好像又有了一些新的变化,对一些事情的作风更直接干脆了。

往常陈凯的态度没这么明确。

就一副巴不得大佬B死的态度。

…………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猪油仔倒是没联系陈凯。

好像有了某种默契一样。

陈凯对此也不在意。

能有这样的默契也很好。

不过猪油仔只是没跟陈凯联系而已,安排的动作还是不少的。

如今大佬B已经成为了过去式,铜锣湾那些地盘又有了可以重新划分的借口,毕竟又动了枪,猪油仔当然是想吃一口大的。

当然,猪油仔也清楚,已经通过新开设凯乐宫将手伸到了铜锣湾的陈凯,也会有想法。

不过他觉得两人之间的需求不会出现冲突。

因为陈凯不要地盘。

确实。

陈凯一直很嫌弃抢地盘这种事情。

他要的是挣大钱,成为有话语权的人,而不是管理地盘……好比猪油仔就没地盘。

陈凯现在是一点都不着急。

丧文跟飞彪倒是忙得飞起,不断将收集的信息汇总分析然后汇报给陈凯。

“不出意外的话,和联胜要正式吞并和盛联了,而且打算从新界荃湾那边直接来尖沙咀。”

“他们没盯着铜锣湾!”

“而且来尖沙咀能找到好借口。”

“……”

诸如此类的消息,层出不穷。

不仅此前一直比较低调的和联胜有动作,想要重新崛起的东星也有动作,还有其它各种社团。

陈凯的态度很简单:“他们打生打死都无关紧要,别在白天破坏油尖旺的秩序,至于别的,关老子叼事。”

不乱怎么有自己的利益出现?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