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龙雨 >  第一卷 开局 第四章 孤燕回乡,二子初识

黄犴躺在冰上,斜着眼恶狠狠地看着这个连杀自己两位族亲的年轻人,顾不得起身,对着仅剩的五名门客吼道:

“把这三个人的头给我割下来,为三爷报仇!”

黄退之,啼鸬关黄家老一辈中排行第三,家族里小辈都叫他三爷,风雨半生的老江湖,没想到晚节不保,死在了尚未而立的年轻人手里,如今怕是连啼鸬关埋藏枪宗骸骨的枪林,都入不了了。

外乡刀客与王姓剑客依旧难舍难分。

剑仙之子,命悬一线!

一名啼鸬门客抓住孩子衣领,从腰间抽出短刀,伸向他的细嫩脖子。其他四人,分别走向奄奄一息的燕十六和花凤举。

突然!山林间传来一阵鹿鸣!空灵的在江面上回响!

江面众人,皆是心头一颤。竟有种说不出的轻松!

还没等众人反应,江面冰层竟然毫无征兆的瞬间粉碎,汹涌江面顿时水声滔天。

来不急反应的众人被江水裹挟,顺流而下。

江畔青崖间跳出三头轻灵白鹿,跳上江面,踏水而行,如同精灵一般,将呛水的孩子和生死不知的两人驼在背上,跑向对岸。

被白鹿驮着的孩子这一天经历了太多,感觉身体不听自己使唤,眼皮越来越沉,似乎要睡着了,只是闭眼之前好像清晰的看到,对岸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温文尔雅的白衣年轻人。

河对岸,沉迷切搓一刀一剑的两人,终于查觉到异样,心照不宣一般同时收了手。

窝囊庄稼汉子朝着刀客点了点头,两步并做一步飞入江中,一把拉出了江水中挣扎的黄犴。

五名啼鸬关门客无人问津,苦苦挣扎。

岸边。

缓过神的黄犴,定睛看向对岸不知何时多出来的白衣人,愤怒完全写在了脸上,顾不得江湖大派的脸面,只想骂人了:

“和啼鸬关作对!你这白面首够能装的呀!敢不敢说出,老子回去叫人!哪里来的妖人!”

老子杀一趟人容易吗?

对岸白衣人依次摸了摸温顺白鹿的脑袋,看着它们轻快的离去。笑意醉人地回了黄犴两个字“不敢。”

且放白鹿青崖间!

虽然说话声音不大,但依然清晰的传入了众人耳中。

挖鼻屎的老道人,似乎有挖不完的鼻屎,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了黄犴身后,上去便是一脚。

“啼鸬关的齐洪天齐老儿怎么教的后辈,张嘴就骂娘,丢人现眼!”

又吃了个狗吃屎的黄犴,趴在地上再也不敢多言。感情这趟出来都是大佬,就自己一个跳梁小丑。

敢给我们关主叫齐老儿,您又是哪位啊?

张沐阳老道人眯眼看向对岸,竟看不出一点门道,眼前的白衣真不是人?

符箓山老天师解下腰间浮沉,弓腰行礼:“福生无量,贫道符箓山张沐阳!求仙人解惑。”

听到老道名号的黄犴,直接把头埋在了地里,神仙打架,别带上我就行。

白衣人手捧一卷无字书,和蔼道:“吾,无名无姓,非儒,非佛,非道,非神,非鬼,非人,非妖,不入轮回,不通阴阳,不出此山,只听天命。”

老道人一脸了然和敬佩,其实什么都没听懂。听不明白,那就干脆换个话题,好歹活了快两百年了,可不能露怯。

“仙人,那孩子与我还有些渊源,可否让我带走!”

白衣人摇了摇头:“此子身怀北方紫薇气运,有改换人间之能。说来可笑,这凡间兴替本就是必然,奈何天上仙人也有贪念,妄想凭一己之力阻止大道运行。呵呵,回去吧,他需在我这启山待上十五年!”

众人听得云里雾里,什么仙人?什么大道?真有人信?

张沐阳一改散慢性子,像是个求教的学生细细品味私塾先生的讲课,思索良久,缓缓吐出“了然”二字。

王姓庄稼汉子,不懂这两人的弯弯绕绕,干脆嘴里叼根枯草杆,闭目养神。

刀客张弓瞪大眼睛,看着啼鸬关出来的黄犴,充满了好奇,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黄犴此时只想离这些人远一些。

白衣人看向张姓刀客和张姓老道人,摸了摸睡在自己怀里孩子的脑袋,平静道:“今日一事,此子欠张家人一个人情,他日必有因果!”

老道人捻着长眉,受宠如惊一般,行礼,朗声道:“老儿,替天下本家人,谢过仙人!”

张弓不明所以,依旧横刀立在原地。

白衣人当着几人的面,大袖一挥。竟不见了踪影,剑仙之子晏龙雨,西蜀凤绝花凤举,还有那燕十六,一个也没剩下。

白衣人最后留下一句话,传到了几人的耳中,字字真切:

“诸位大可以告诉整个江湖,十五年内,在这扶龙郡,谁想动这叫晏龙雨的孩子,大可以试试,我虽不能出山,但杀个不知好歹的狂徒,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是这么说的,以后十五年中也是这么做的,数不清的杀手和江湖人静静的来,静静的死,直到没有人敢明面上动那孩子。

这日之后,江湖上多了一个仙人传说。

不知过了多少日,叫晏龙雨的孩子再次醒来,他已经躺在了一个小竹屋里。

他迷迷糊糊的走出了竹屋,看到了一圈篱笆,一个面色严肃的老书儒生,在门口劈柴。

侧屋门槛上,还坐着一个同样一脸严肃的俊俏小孩,和自己年龄差不多。

晏龙雨呆呆的走到俊俏小孩面前,疑惑的用稚嫩的嗓音问到:“你,叫什么名字?”

“我,为什么在这里?”

“看到,我舅舅和哥哥了吗?”

“你是哑巴吗?”

俊俏同龄小孩缓缓转头,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向晏龙雨:“死了一个。”

随即又冷冷地补充了一句:“我是北桓皇子,独孤浩荡。”

晏龙雨半天没反应过来,看看眼前的小孩,又看看劈柴的老儒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凤叔!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死,你死了我怎么活啊!”

正哭的起劲时,俊俏小孩身后的屋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臭小子,憋回去,你舅还没死呢,哭什么丧呀!”

一时间,孩子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愣在了原地。

凤叔没死,那十六哥……

燕十六没了,这个生下来便没了娘,十几岁被哥哥嫂嫂赶出家门,被迫流窜江湖的可怜人,想好好跟着剑仙学剑,渴望有朝一日名震江湖的少年人,就这么死在了冰冷的江水中,没有人听过他弥留之际的遗言。

不会有人记得他苦涩的笑。

这也许,就是江湖吧!一个少年寂寂无名的江湖。

“他曾说过,这辈子最幸福的事便是被大剑仙收为徒弟,这辈子见过最好的人就是你的娘亲。”

晏龙雨跪在了启山山脚一个新堆的坟堆前,听一旁的花凤举说着。

“十六哥,到死都没能回家看看?”

“他爹六年前就走了,哥哥嫂嫂搬去了外乡。家里早没人了!”

“其实我爹死了,对吗?凤叔。”

右手再也握不起剑的西蜀凤绝,看着眼前的孩子。重重的点了点头。

等一大一小两个人离开坟堆,一个穿着泥袄的小乞丐,抱着不知从何处拿来的糕点,跪在了燕十六坟前。

孩子把头埋在坟前的土地里,嚎啕大哭起来,为那个曾经出手相救的大侠送行。

“你想握剑吗?他的剑!”

泥泪交加孩子转头看到了那张拒人千里的英俊面孔,花凤举。

“这是他的剑!想学就接住!”

孩子抹了一把脸,接过了燕十六的短剑,懂事的点了点头。

“跪下,拜师!”

这个曾经被人踩在土里的孩子扑通一声跪向自己已死的师傅,重重磕了三个头。

“他叫燕十六,他拼死都要保护那个叫晏龙雨的孩子,你呢?”

花凤举从这个孩子眼里看出了坚毅。

孩子紧紧握住短剑,道:“从今以后,我便叫燕归,晏龙雨的命,便是我的命!”

孤燕归乡!

燕十六后继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