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穿成王八后我修成了半仙 >  第三十一章 街溜子

另外一个守卫转过头来随意瞟了一眼,又转回去继续忙着收入城费,漫不经心地回道:“没有啊,咋啦?”

“没事,兴许是我眼花了,看错了。”黑脸侍卫摇摇头,随即小声嘀咕:“奇怪,我刚刚明明瞧见了一只狗影~”

“是的官爷,那确实是只狗,草民方才也看见了,速度老快了,那狗脑袋上还趴着只王八哩。”

一个三十左右的瘦高个男人在这时开口应和道,说到此降低了声音:“草民之前见村里人在河中抓过,最后送去镇上王员外家了,得了十两银子呢!”

说起银子他忍不住又多说了几句,眼中满是艳羡,却不贪婪。

周遭响起一顿抽气声,显然是不敢置信这“王八”竟这么值钱。

他的前面还有四人在排队进城,听他开口后就都回过身来瞧热闹。后面排队靠近些的行人听得清楚,其中几人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只狗和那只王八,他们也都瞧见了。

现在的有钱人都喜欢养“王八”吗?

“进城干嘛!”

自己的话得到了赞同,黑脸侍卫挺高兴的,随即随意开口唠嗑道。

“回官爷,家慈突发重病,进城寻大夫瞧一瞧。”

“如此有孝心,不错,可别耽误了病情,快进去吧!”

“回官爷,这钱……”

“不用了,留着拿去给你娘治病吧!”

黑脸侍卫大手一挥,钱都不收了,直接放人。

“谢谢官爷~谢谢官爷~”瘦高个男人连忙弯腰致谢,说完步履匆匆进了城门。

“哎~官爷他怎么能插队呢?”

“是啊,他都没给入城费呢?”

“是的嘞~”

“官爷您可不能厚此薄彼。”

老实排队的众人见状,好一阵怨声载道,对此表示非常不满。

“官爷今儿个我高兴,让谁进谁就能进,老老实实地排队进城,不想进的,混蛋~”

黑脸侍卫脸一肃,朝前面叫得最欢的人厉声道:“进城干嘛,户籍呢?路引呢?”

“回官爷,小的家中粮罐已经见了底,此次进城是为了买粮,方才进去的人也没……”

“叫你拿你就拿,没有的话那就别进城了,滚吧!”黑脸侍卫神色十分不耐烦道。

“官爷~”

那人急了。

“再废话把你送大牢吃公家饭去,滚~”

黑脸侍卫也是个暴脾气,声音稍稍大点就把人给喝住了,那人忙连滚带爬地跑走了,生怕迟了要被拉去牢狱里吃“公家饭”了。

“是个眼皮子浅的,你和他一般见识作甚?”

另一个侍卫转过头看着他,不解地开口开口。

“一个大男人偏偏要当那碎嘴婆子嚼舌根,看不惯。”

黑脸侍卫实话实说道,手中也不停地收取入城费,扔进一旁箩筐中。

另一个侍卫摇摇头,耸了耸肩。

算了,反正也不关自己的事。

☞☞☞

自从白家惨遭不幸后,白三郎已经一个月没有倒霉了。

对此他也察觉到了,很是不理解,明明之前的自己一出门必会摔得全身是伤,甚至骨折,身体自动痊愈后他才敢回家。

且上山不是遇见野猪就是野狼,两者为他打架的场面他都遇到过。

而现在,他大摇大摆地走在街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想到以前的自己只要一上街必会害得乡亲们鸡飞狗跳,一地鸡毛,乡亲们基本都躲着他。

而现在,看着人群如潮,来来往往的马车平稳地从自己身边驶过,白三郎只觉得很不可思议。

他之所以进城一则是为了印证心中猜想,二则是打算去药店卖掉他近几日炮制好的药材,用作去肇州的的盘缠。

他要去都城,亲自问问那人,白家有何对不起他,为何要害得白家家破人亡。

他定要让他也体会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他发誓。

大黄驮着川云老老实实地跟在白三郎的身侧,不敢作妖。

第一次看见古代集市的盛况,川云两只小眼睛正瞪得圆溜,小脑袋左右张望,看得应接不暇。

小混沌、肉包子、糖葫芦……

看着都好好吃的样子。

大黄每天晚上总是被饿醒,它一睡不着就会趴下她面前,用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盯着她,不停地喊着“豆豆,饿~”。

她被吵得烦了,就拿出了小空间里的包子堵住它的嘴,如今小空间已经空空如也。

白三郎寻了几个路人询问医馆位置,按着说法找过去,却一直未到目的地,次数多了,他便产生了怀疑,很快便发现自己好像正在被人刻意带着往一个地方引去。

是他吗?

白三郎敛下眼中的暗潮汹涌,神情阴郁,小手紧紧地攥了起来。

一刻钟后,白三郎被几人围在一条昏暗的巷子里,围着他的那些人这里散着一个,那边蹲着一个,还有甚者嘴里磕着瓜子,瞧着皆一脸懒散没有正形的样子。

大黄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两颗黝黑眼珠子幽幽地盯着众人,喉咙处发出一阵低吼,似乎他们敢有异动,它就会猛地扑上去。

了解大黄的知道他傻,但在第一次瞧见它的街溜子们面前,它体型壮硕的身躯让他们有些忌惮。

川云猜测这些人大概都是附近的街溜子,手里没钱了,于是想办法“借”点钱花花。

可找一个八岁小孩子……除非他们想……

川的心中升起愤怒,愤怒之后就是担忧,这些人很有可能是人贩子的走卒,他们想拐卖儿童。

几人明里暗里对着白三郎好一阵打量,随即相互靠近咬起耳朵起来,川云隐约听到“颜色好”、“模样正”、“发了”等关键性词语。

看来他们真是遇上人贩子了。

“小弟弟,你家大人呢?”

其中一个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年轻男子开口道,眼珠子在白三郎身上一个劲地打量。

“他们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

白三郎仰头一脸单纯地开口,说的话一半真一半假。

他双手捏着自己肩膀上的背带,紧了松,松了又紧,看上去很像遇上陌生人套话满是紧张的样子,但眸中却没有意丝害怕的清绪,反而含着一丝讥讽,讳莫如深。

“哦,是吗?”

那男子语气怪异道,与其他几人面面相觑,隐隐点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喜意。

好像在说:涉世未深,单纯可骗,尤其是父母办事去了,不在身边,可拐。

白三郎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外乡人,小小年纪却透着丝书生气的俊雅,所以人一出现在城中他们便盯上了,知道他在找医馆便故意找人将他引了过来。

这等货色要是弄到手送过去,他们肯定大赚一笔,就是那只护主的狗有些难办,咦……居然还有只乌龟,这东西也挺值钱的,发了发了。

“饿了吧,走,哥哥带你去吃面条去,可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