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小耳令 >  小聆的父亲

小聆的父亲在家中排行老三,但名字里却带了个四字,他的哥哥和弟弟们名字却都带了个福字,不知道是小聆爷爷的偏心还是偏爱!

那个年代的人们,光养家糊口都花费了大半的精力,却还要一直生孩子,来填补家里的劳动力,作为家里的老三,家里最中间的孩子,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那个,既不能像上面两个哥哥有能力独立自主,也不能像下面的弟弟妹妹有父母亲的关爱,夹在中间的小聆的父亲,从小经受的就要比常人多的多!

在年纪没到到成年的时候,就被小聆爷爷安排出去打工,赚的每一分钱都要上交给父母,头上的两个哥哥都陆续成家,他们都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了,所以照顾父母和弟弟妹妹的重担落在了小聆父亲身上,终于到了要成家的年纪,小聆的爷爷奶奶也帮不了多少,给不了多少,毕竟下面还有弟弟妹妹要照顾,只能靠小聆父亲自己一个人,一间破旧不堪的老房子,一份体力活,一张不太会说话的嘴,和一个实诚的人,这是父亲的全部,陆陆续续有媒人介绍,都没看上父亲。终究是觉得家庭太穷太苦了,在父亲26岁的那一年,有人见父亲迟迟没成家,便介绍了一个略微有点跛脚的女人(带点残疾),父亲一口就回绝了,没有丝毫犹豫,他说怕影响孩子!

第二年,父亲27了,大家都以为父亲要孤独终老,单身一辈子的时候,遇到了小聆的母亲,那一年母亲23岁,母亲的不善言辞碰到了老实诚恳的父亲,也经历了许多小波折才成正果!父亲也是舍得花心思,还会偶尔写情书给母亲,说母亲有着黄鹂般的嗓音,瓜子般的面庞和蜜蜂般的细腰,其实这些话都是父亲在书上抄来的!

成家后的父亲,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家,父亲也会贴心的送给母亲礼物,在银店里打的手镯,还给小聆外婆送了一个,后来母亲怀孕了,孕期的孕吐反应很强,双脚浮肿,不能走路,胃口也不好,后来小聆的出生,父亲脸上时刻挂满了笑容,小聆从小就调皮,晚上不爱睡,没事爱哭闹,都成为了村里的笑谈!

7年后,小聆的妹妹出生,对于第二个还是女儿,父亲的脸上有些挂不住,虽然有些不开心,但也没表现太阴显,在哪个充满封建思想的时代,有一个儿子的念头深深刻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头,父亲虽然不是很重男轻女,但有了女儿后却还是很想有一个儿子,一个儿子在那个时候代表是荣耀和脸面,父亲的两个哥哥都有儿子,母亲感受了父亲的难堪,也懂得他的不易,父亲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对儿子的渴望还是很大,在那个有计划生育的年代,一个家庭有两个孩子已经是极限,超过就是罚款和阻止的手段了,在二妹妹能走路的时候,小聆的父母亲便带着二妹一起外出打工,则把小聆寄养在外婆家!

三胎如愿怀上,但没如愿的是并不是儿子,小聆的母亲回忆着,三妹妹出生的那一刻,父亲的脸色都是黑的,当时应该是有多么的失望啊!命运就喜欢抓弄人,在母亲月子还没出的时候,被同乡的人举报,村里来了人来把母亲直接抓了回去,做了绝育,罚了钱!

当时的家庭真的很困难,靠着父亲每天在砖窑里搬砖赚那么一点点钱,白脸进窑子,黑脸出窑子,烧砖的窑子,光白天都有四五十度的高温,更何况那刚烧好的红砖,要把它一块块搬出窑子,装上卡车,那时候的父亲,一副新手套撑不过两天,一双新鞋子穿不过三天,头上的头发永远是蒙着一层灰,下班回来的时候,满脸的灰尘,只看得到两个眼睛在眨呀眨。

三妹的到来,让家里的负担更重了些,有人提议送出去,送给其他家里条件更好的人家,她以后的日子也好,但是以后是彻底断了联系,从此见不到了,父母亲也舍不得,当时愿意给五千,也没同意这个事,后来在家里二伯的建议,送给小叔收养,小叔成家后一直不能生育,所以二伯建议三妹与其送给其他不熟的人,还不给自己的弟弟,总归是一家人,还能见到她!!

父母亲同意了,就这样,三妹成了叔叔的女儿,小聆的父亲成了三妹的三伯,小聆成了三妹的堂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