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诡异复苏:我直播科普阴间生物 >  第四十六章 照片

方行和学生们在庄园门口已经停留了二十多分钟。

等到众人都讨论的差不多了,这才开始决定真正去进到庄园里面,查看这栋楼里都有什么。

毕竟从进入庄园到现在,众人只是在庭院和长廊那边停留了一段时间,直到现在这座庞大的庄园大楼里究竟会有什么诡物,也还没有一个人知道。

在进入之前,方行还是先跟众多学生们说好,让他们先调整好自己的心情。

虽然说能感受到心情会经常上下波动,但是只要注意调整,就能保证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一行人踏上庄园的台阶,不管是直播间的观众还是学生们,心情都猛的激动了起来。

能探索到这里,其实他们可能已经做到了前面一二百年都没有人做到的事情。

但是只有真正进入到这栋大楼,并且成功离开,才真正为这一场对他们近乎是史诗级的冒险画上句号。

虽然说这一路经历上的恐怖不断刷新着他们的三观,但是能平安到达这里还没有人受伤,都成为了他们能继续探索下去的底气。

“还记得我一开始带你们来之前所说的话吗?”

“跟紧我不要乱走。”

“前面的庭院都还无所谓,但是要进到这里面,可能情况会很不一般。”

方行给出了这样一句提示之后,便率先踏入了这座阴森的大门。

身后的同学们虽然略带犹豫,但是在互相鼓励和打气之下也都跟着,踏进了这座完全陷入黑暗的空间。

踏入这座厚重的大门以后,在手电筒光的照耀下,显示出的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前厅。

地面上还铺有已经腐烂的地毯。

就算是已经时间经历过百年,大部分地毯都已经残破不堪甚至破损,但是也能从手电筒的照耀下看得出这个地毯当年有多么的昂贵。

大厅两侧墙壁还放着有不少的照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座庄园黄老爷的品味有些奇怪。

虽然是做一些偏门生意起家,但是这些照片上却都拍摄着一些风景照。

黑白色的风景,照在这个环境中显得极为怪异。

毕竟在黑白相机的那个年代,所拍的几乎都是人物或者一些重要建筑物,很少有去拍摄风景的照片。

更奇怪的就是这些照片的中间好像都空缺了一部分。

虽然风景是连贯的,但是老感觉每张照片上都缺点东西。

“不要靠近照片,也不要靠近窗户。”

“暂时先不用去问,原因是什么,待会儿我会告诉你”

方行看完墙上的画面以后,简单的说了一句警示。

随后又开始查看周围走廊的环境。

在这个大号的庄园里,不知道大小分布着一共多少房间,拿手电筒在长廊中间扫过去,好多房间都是开着门的。

“啊!!!”

突然间一声尖叫,又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方行转过头看了一眼众人,发现喊叫的女生正指着墙壁上的那一些黑色的痕迹说道。

“这些不会都是血吧?”

同学们也都把手电筒照在墙壁上,果然墙壁都有大片黑色的痕迹。

联想到一开始所听说的在庄园里所发生的不少命案,再看到这些墙上的黑色痕迹,众人都忍不住联想这里是不是曾经发生过一场,惨绝人寰的大乱斗!

墙上的这些黑色痕迹都是当时那场大乱斗时所喷洒上的鲜血。

只不过是因为年代久远的样子,才变成了现在黑色的痕迹。

“不是。”

“你想的太多了,你看看那像不像是剥落的墙皮。”

方行十分肯定的做出了解答。

这句话直接让提问的同学脸都红了!

看来自己实在是有些神经兮兮了!

把剥落墙皮的痕迹看成喷洒血迹,估计在这里的话除了,自己也没有其他人了吧……

“真正喷洒血迹的地方是你们现在站着的脚下,你没发觉你脚下的这一块地毯颜色特别黑吗?”

方行说完,就用手电筒照在了学生们的脚下。

果然。

虽然地毯都显得比较脏,但是唯独现在学生们站在那里的位置显得一片漆黑。

一开始同学们都没有察觉,但在这一刻都感觉自己莫名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纷纷迈着小碎步,刷一下就离开了自己所站的位置!

一想到自己刚刚站在几百年前凶杀现场的位置,还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才能染红这么大一块地毯,学生们原本还能保持镇定的心跳,再一次砰砰作响!

“你们不要这么害怕,毕竟那只是一块血迹而已。”

“接下来呢,我就带着大家,先探索左手边的这条长廊,看看有什么值得我们关注的东西没有。”

方兴说着还耐心的劝导同学们,不要互相走的太远。最好是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如果手拉手跟着那就更好了。

虽然说现在的人数比较多,但是这座宅子实在是阴森的可怕。

就连手电筒的光感觉也在几米之外,也都显得模糊不清。

一听到方行这样说,众多,学生们也都不犹豫。

于是一群人就像是在玩老鹰捉小鸡一样,前面的人拽住方行的衣服,后面的人一个拽一个的往前走。

在长廊里没走多长时间,方行就对众人说道。

“你们可以注意一下两边的画,感觉有什么奇怪的吗?”

虽然说现在有好几个人吓的自己连眼睛都不敢睁开。但是一想到前后有这么多人,还是纷纷睁开眼睛拿手电筒,扫向两边的长廊墙壁。

直播间的众人也都仔细观察着方行手机上现在所拍的画面。

在有几十万观众的直播间里,很快就有人发现了一点点异常。

“所有拍摄的画里没有一个人物。”

“虽然拍摄的地方包括,庭院树旁,山间,大厅,甚至是照相馆和街道,但是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没有任何一个人”

“不管是老人也好小孩也罢,从刚刚的大厅到这边的长廊,挂的这么多照片里,一个人都没有”

不仅直播间的众人看得出来,正在身临其境的学生们很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感觉这里好多照片,都像是要给人拍照的地方,但是没有人”

方行听见身后同学们的反馈,也点了点头。

“所以如果你们看见哪一张相框里突然间出现一个人,一定要告诉我一声。”

“我给你们见识一点好玩的东西!”

说完方行还不自觉的露出一点微笑。

起料。

说曹操曹操就到!

方行手电筒刚好滑过的一张照片那里,一个中年人正好就看着这方行。

就是一直这样死死盯着方行。

眼睛也不转弯!

甚至随着方行脚部的移动。照片上的人物目光也紧随着开始移动。

相框里明暗分明,中年人大叔的脸在黑白交接的色彩填充下显得格外-阴森。

方行看到这里,特意把手机都贴了过去,让直播间的所有人一同跟他感受这种阴森的环境。

看着照片上的人伴随着脚部的远近不断,死死盯着自己。

直播间的所有人都感觉心中一口大槽不吐不快!

虽然说不像前面诡物感觉那么恐怖,但是这也太阴间了!

被这样的目光看上一圈,感觉连家里的镜框都不敢再多看一眼了!

“我去,我头顶就是我的婚纱照,看到这个画面以后我现在看我婚纱照都觉得不正常!”

“这个画面实在是阴间,怪不得方行告诉所有人千万不要随便接近照片。”

“这画面,达芬奇看了都得哭,都说蒙娜丽莎的眼睛是整个画作最传神的部分,但是刚刚照片里这个大叔的眼神可比他传神多了!”

“达芬奇只是传神,这个可是超鬼!”

方行这边遇到的情况,自然也让身后的学生们看到了。

毕竟方行一直把灯光聚集在这一个照片上。

一时间同学们都下意识的紧张到,不敢随便往前走。

随着方行脚步越来越近,画框上的中年男人突然间好像是往前跨了一步一样。

整个画面从原来的全身,瞬间变成了半身。

脸上木讷的表情和死寂的眼神都显得格外突出!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直播间的不少人都不由得发出一声卧槽!

更是有不少人在这一刻下意识的就把手里的手机扔了出去!

这就像是在手机上点开视频,突然间出现一个趴在手机屏幕上的鬼脸一样。就算是心理有所准备,还是被吓了一跳。

“吓我一跳,手机都扔桌子上了。”

“我直接扔地上,这画面就离谱!”

“坏了坏了坏了,摔坏了”

“tmd手机屏摔了!”

“我刚买的,菠萝十六!”

“赔钱!”

“正跟哥们几个一起吃着火锅唱着歌,兄弟手机掉火锅盆里了。”

“得亏是一直坐在马桶上,刚刚这一哆嗦,把最后那一点也尿出来了。”

“手机掉在马桶里,捡起来还能用吗?”

直播间的弹幕再一次哗哗的开始刷起了屏。

无不痛诉方行此举的险恶用心。

居然一直把直播画面对着这个相框拍,恐怕就是方行已经知道话里的人会这么干。

身后的学生们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

不过在。一声卧槽以后大家又都恢复了平静。

这一路上走下来,大家的心理值已经提得非常高了。如果只是这样简单的变化,还不足以完全吓到众人。

这时候,方行突然间跟众人打了个手势。

随即按动手机把直播画面切出去。跟赵来发了一条短信。

[不要说话,不要声张]

[让同学们把这个照片周边的相框都拿下来]

说完方行就站在这张照片前面。好像是被吓住了一样一动不动。

还一直拿手电筒照着照片。

而赵来也拍了拍其他同学的肩膀,将手机上的短信给众人看了看。

虽然不明白方行此举的具体用意,但是大家也都很配合的,轻手轻脚的把周围的相框都拿了下来。

仅剩下中年大叔相框周围的两三个相框没有人动。

一群人弄完以后。

都躲在了方行身后,看着方行的举动。

方行也顺便把。周围的画框都悄悄拿下来。

都在全部拿完以后。

方行突然间把手电筒,朝相框里使劲一戳!

中年大叔在此时以极快的速度朝周边闪了一下。

紧接着像是撞上了一堵墙一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弹了回来。

中间大叔在相框里迷茫了一下,紧接着朝另外一个方向撞过去。

然后接着再一次被弹了回来!

随后,不管是往下蹦也好,还是往画框的角落里去钻也好,这个中年大叔好像是在此时就被完全困住了一样。

实在是着急了,甚至中年大叔还会把脸完全贴在相框上,整个相片变成了一个无比庞大的大脸!

表情也再也不是一副死鱼眼和阴沉的脸,而是一副焦急慌乱的神情。

发现怎么样都离不开以后,大叔还跪下来,在照片的世界里跟众人磕了个头。

双手合十,在画面中不断说着什么,只不过没有半点声音传出来。

“前倨后恭,思之令人发笑”

“刚刚不是还挺会吓人的吗?怎么这一会儿就急成这样了?”

“你看他急了,他急了!”

“唉?他不仅急了,他还会变成不同的样子啊!”

随着直播间众人幸灾乐祸的发言。

相框里原本的中年大叔,此时也换成了另外一位富贵小姐的模样。接着又变成了一个年迈的老人。然后变成了一条宠物狗。还变成了一个小孩。

变换了许多种模样,不断的在试探自己能不能出去。

方行这才不紧不慢的指着画框,开始对众人说道。

“照片妖。”

“简单来说就是寄宿在照片里的一种诡物,算得上是最人畜无害的诡物之一了”

“他们的能力非常薄弱,而且成长上限极为有限”

“最多也就是感受一下周围照片的位置,然后想办法把自己从这个照片转移到另外一个照片上。”

“至于他们的行为,刚刚你们也都见识到了。”

“也就是在照片里吓唬吓唬人,吸收大家一点恐惧的精神力”

随后方行还介绍了一下这种照片妖其他能力。

作为只能在照片里生存的妖怪,他们是不可以随便转移到除照片以外的其他质体的,哪怕是画册上也不可以。

只有照片才能作为他们的栖身地。

而且还只能是实体的照片,手机上的也不行。

算得上是比较常见,但是相当无害的诡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