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如星双眼亮晶晶,噌噌噌地跑到阮汐汐的身边,一脸佩服,“汐汐妹妹,你刚才好厉害啊!”

阮汐汐:???

厉害?确定不是在反讽?

阮汐汐睁大眼睛看向温如星,对方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了认真二字,显然是真的认为阮汐汐刚才被阮飞云提溜着跑,是真的很厉害。

阮汐汐:……啊,这……

一时之间,她竟不知该说什么。

她迟疑而又懵逼地说了声:“谢……谢谢?”

温如星弯了弯眼眸,继续道:“不客气,对了,汐汐妹妹如果你二哥不会扎辫子的话,可以来找我姐姐。我姐姐心灵手巧,会很多很多可爱又漂亮的辫子,你看我的辫子就是我姐姐给我扎的。”

说着,温如星还歪头指了指自己脑袋上的脏辫,她的辫子不仅复杂,而且精致,并且每个小辫子都用彩带在,所以五颜六色,就跟彩虹一样,看的阮汐汐可以说是佩服万分。

同样都是大人,为什么别人家的姐姐这么优秀,而她的二哥却——

阮汐汐回头一言难尽地看了眼自家二哥,就见他双手环胸继续得意洋洋着自己刚才的表现。

哎,算了,算了,她不奢望这些了,但凡二哥正常点,她就阿弥陀佛了!

见到自家妹妹给自己挣镜头,温如月也适时地上前,温柔道:“对啊,如果汐汐小朋友有需要的话,可以来找我哦。我不仅会扎脏辫,还会扎蜈蚣辫,麻花辫,羊角辫,四股辫,你想要什么我都会。”

阮汐汐听后,瞪圆了自己的大眼睛,清澈透亮的眼眸倒映着温如月那十项全能的模样,嘴巴因为震惊而微微张开,就跟只见到什么稀奇东西而惊讶不已的小奶猫,可爱得想让人顺毛。

“如月姐姐也太厉害了吧!居然都会!”

即便是前世的她,十六岁了也只会一个简单的马尾,emmm,说出来,真的是丢人了。

手残党真的是超羡慕这种手巧的。

温如月笑眯了眼睛,对于小奶团的捧场也很是高兴,“哪里,哪里,都是基操而已,所以汐汐小朋友需要的话,可以来找我啊!”

阮汐汐开心地直点小脑袋,“好啊好啊!”

顾苏木在一旁冷着小脸,哼道:“汐汐知道什么叫做朝秦暮楚,朝三暮四吗?”

阮汐汐一头雾水,扬起白嫩嫩的小脸,黑如鸦羽的睫毛根根分明,看人的时候带着孩童特有的无辜与天真之感。

“顾哥哥,我还是勉强知道这两个成语的意思的,但是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顾苏木就知道阮汐汐知道,才会用成语暗示,可现在见她还是一副懵里懵懂的样子,顾苏木有些气闷,他稚气道:“可你刚才答应我了,你说会来找我给你扎辫子的。”

阮汐汐:……啊这——

好像确实是有这么回事。

但是——

“可是,我们要住这里好多天,我可以今天找你,明天找如月姐姐,后来再找你,这样循环下去呀,不可以的吗?”

顾苏木张张嘴,头一次觉得阮汐汐为什么要这么聪明,他小眉头微皱,不太懂这种不高兴是怎么回事,按理说,汐汐说的,也不是不能操作的。

温如星眨眨眼,看看顾苏木又看看可爱的阮汐汐,张嘴道:“我觉得汐汐妹妹说的很好啊,而且我姐姐扎的辫子肯定比顾苏木你扎得好看。”

她看了眼阮汐汐头上的小揪揪,一本正经地点评:“刚才你给她扎的,也就一般般吧。”

顾苏木眯起了眼睛,嘴角往下撇了撇,“那是因为我还不熟练,并且没有掌握这项技能,熟能生巧之后,自然会比你姐姐还要厉害。”

可恶,早知道会这样,他就应该多带一本辫子编法大全,这样就可以天天给汐汐换着花样编辫子。

看着顾苏木口齿清晰又伶俐地辩解,与自己争夺汐汐头发使用权的样子,温如月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顾苏木小朋友,你那么喜欢汐汐吗?”

顾苏木神情一顿,白玉般的小脸染上浅浅的粉色,霎是好看。

“你别转移话题,我是不会输给你的,你等着!”

说完,他哒哒哒地就跑向了顾南兴的位置,将自己藏在了他的身后。

顾南兴动动身子,不着痕迹地扭头看了眼自家儿子,就见他眉头紧蹙,神情紧绷,不知道想到什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但是那小小白玉质般的耳朵还是依旧滚烫如火。

他忍不住在心里偷笑,要不是现在参加节目,手机上交了,不然他一定会拍下这个百年难得一见的画面,他儿子——顾苏木——从来只会板着脸面无表情的家伙,居然会害羞了!!!

这不得普天同庆,昭告天下吗?!

阮汐汐茫然地看着顾苏木小跑着离去的身影,啊,这是发生了什么?怎么就宣战了?

温如星走过去牵起了阮汐汐软乎乎的小手,咧嘴道:“虽然我姐姐说顾苏木很聪明,但是他是男孩子,肯定不会像我姐姐那样心灵手巧,会扎那么多的辫子,他肯定赢不了!”

阮汐汐伸手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脑袋上的小揪揪,歪着头想了想,这个世界上除了生孩子,好像就没有顾苏木不会的东西,扎辫子也是!

刚才他看胡曼白给张静瑶扎了个辫子,转头就能在她头上完整呈现了,所以说他赢不了,还真的是有点悬啊!

这样想着,她便奶声奶气地回复道:“可是顾哥哥是真的很厉害,说不准他真的会比如月姐姐还会扎辫子。”

温如星听后撇撇嘴,“我才不信呢!”

一旁的大人听后,纷纷笑了起来,顾南兴还对着藏在自己身后的顾苏木道:“你看,汐汐妹妹还是很信任你的。”

顾苏木动了动嘴,没说什么,但是显而易见的,眉头都扬了起来。

唯独阮飞云跳脚,怎么回事?这种活动不该是他这个亲哥哥参加的吗?跟顾苏木这臭小子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