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黑暗荒漠 >  第十三章 离别

大多数人在内心中就像南嘉一样,也决定了要牺牲。因为这漫漫黑暗长夜,让很多人抑郁了,再强大的内心也会产生波动。对于整个舰队的领导来说,这是一件难以选择的事情,他没办法决定人的生死,但他也必须做出违背道德的抉择。因为古往今来,人类不缺圣母拥护道德的圣母,而缺的是丢弃一般的道德情感而为了一个宏大目标而拍板决策的人。假使有圣母去指责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决定另一个人的生或者另一个人的死,那么整个探索者号在未来就一定会发生可怕的灾难,过度的民主和过度地集权,从历史的角度来看,集权能做成大事而民主往往受到各方面的压力,却忘记了这件事在人类历史角度的重大意义。

舰长可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他是200亿太阳系人口的精英,也是一个有着坚定信仰的人,他不会被小事情所羁绊,他的心中只有遥远的远方。

探索者号上的会议室聚集着很多人,他们都是前来自愿报名选择牺牲自己的,那条队伍很长很长,探索者号上除了值班的所有人都来到了这里。也包括姗姗来迟的南嘉和齐明。

“你为什么跟了过来,你不是已经决定不活了吗,直接结束自己不就好了。”南嘉带着愤怒对着齐明说着。

“其实我一直没有结束自己的生命,是因为我放不下你,你回去吧,我来代替你。”

众人听到了南嘉和齐明的争吵,转过头看到了这两个人,其中人群中发出了声音:“南嘉,你回去吧,你年纪海啸,怎么能让你来?你老妈和老爸还在地球等着你呢。”

“你们怎么都改变不了我的决定,我既然是船员的一分子,那么请你们也尊重我的决定!”

南嘉说完,不理会在场的所有人了,她带上了耳麦,耳麦里面是那首旋律《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舰长也是个坚定的人,也是个决策者。在这么多排队的人之中,他第一无法选择,因为这些都是自己的战友,在战场上,他一个人也不愿丢弃。对这就是人性,虽然决定了大是大非的走向,你可以说他是**,在人性下他或许能够拍板,但是在这之前的选择,他却陷入了两难。所以,他选择了抽签。

舰长和船员们一样,他们不想牺牲南嘉,所以他们作弊了,只要抽中了南嘉,那么齐明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她的替代者,这也是齐明和舰长通过眼神交流的默契,也是整个舰船所有人的默契。

但南嘉也是性情中人,也有感情。所以她并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在她的眼里她所尊敬的人都愿意牺牲,为什么不可能是她自己呢?南嘉找到了舰长,也是第一次她耍起了性子,也是第一次使用了她作为女生的特权。在漫长的和舰长的交谈后,南嘉可能被说动了。

“事实就是这样,你又不是第一次认识我,知道我是个赏罚分明的人,我也自己遗憾我不能成为这群人中之一,我希望你明白南嘉,你也是船员之一,你也要尊重大家的决定。而继续待在船上,也是为了理想也是为了我们所信念的东西而奋斗着,他们准备的牺牲,也是我们以后不断前进的动力,我们不能让他们白白牺牲,所有人,所有人类都会铭记他们的。”

“这....我.....我想.....我能做些什么吗,舰长。”

“我希望你明白,现在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去见见他们,或者去帮他们准备一场盛大的离别会。”

“我可能没办法面对他们,但是我想,我可以为他们的离开而准备盛大的离别会。”

生和死对于人类来说都是大事,这就是一个轮回。生全家喜庆,张灯结彩,迎接了新成员的到来,而死对于人来说是悲哀的事情,家庭老成员的沉没,他们被铭记在家族的谱系中,葬在家族的墓地里。探索者号在此时此刻就是一个大家族。

人之所以为人,就是有着思想,信念,和道德法律准则。所以那群为了理想献身的人都整装待发,参加了自己的葬礼。与其说是葬礼,倒不如是勇者的离别。这一刻他们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人类社会几千年中那些为了家国,那些为了地球英雄的缩影。

那如何体面的牺牲离开呢?

探索者号上的决策组早就为他们拟定了预案了。整个探索者号有三架登陆飞船,虽然登陆飞船也有着自带的生态系统,但是登陆飞船没有足够的冬眠系统能让这群勇士延长寿命。所以他们在黑暗荒漠中牺牲的概率几乎无限接近于100%,如果说有希望的话,那么就是等待着地球科技大爆发,然后在黑暗中找到他们。

离别会在飞船最大的餐厅举行,会议上最重要的就是记录每个准备牺牲的人为人类群体留下来的话,南嘉就是记录人员。后勤组的大美做了船舱上最盛大的美食,因为大美是中国人,而中国人大部分人都会很内敛含蓄,他们可能没多少话去表达对勇士的敬意,那敬意都包含在了每一道传统佳肴里。

“您好,钱院士。我不知道如何用言语表达我对您的敬佩,您想说说您对后生有什么意见建议吗?”

“南嘉,我是一个老人,本来我可以在地球的家乡过完自己的一生。但我选择了出去看一看,看一看太阳系外面的世界。这个世界有很多美丽的地方,人只能选择一个。所以我不后悔,我希望这个世界能明白,总有人会为人类做出超越情感的事情。我们是第一批,但是我们不是最后一批,我相信地球的人类也在前赴后继地做出一样的努力。牺牲我这个老头,让年轻的人来保护探索者号上年轻的探索者们继续前进,但愿人类永远记住远方才是我们的归宿。”

钱老喝了一口桌子上珍藏的可乐,然后对着记录仪器继续说:“我们虽然身处黑暗荒漠,离开地球已经20多年了,但是这是人类第一次能够抵达这么远的远方,旅行者号一号和旅行者二号形式了将近一千年都没有到达的地方,我们20多年就办到了。这是胜利,这是伟大,所以这次离别会不是永别会”

钱老说完了,南嘉也相对着钱老说些什么,但是时间不允许。她只能和钱老做了道别,转身朝着下一位勇士采访了,就这样直到采访到了齐明。她想都没想,直接跳过了他。而齐明拦住了南嘉,很不理解地问到:“你为什么不问问我?”

“有必要吗?你既然能被黑暗打败,那么为什么我要采访你?你既然选择了离别,我想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南嘉回答道。

“我对不起你,我其实早就知道了动力舱的事情,我不知道怎么办,可能我也不是圣人。我也脆弱,如果没有你,我可能早就选择了自杀。但是我不忍心,南嘉你要知道我是永远爱你的,就像你的爸妈一样。”齐明哽咽了,不知道如何表达他想牺牲自己而保全大家,而他又不忍心离开南嘉。齐明希望南嘉知道,这二十多年内,远方的目标和南嘉是她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事情。齐明接着说:“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希望你能原谅我,我希望你能再给我一个拥抱。”

南嘉可能现在不知道,但是她总会明白的。一个人不是永远的无牵无挂的,就像她原来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但久而久之她被自己的老师齐明影响到了,所以当她知道齐明想要自杀的时候,她不理解。而齐明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在他的视角里,远方永远是她内心中的唯一,为什么他会被情感受到了羁绊。可能是南嘉是他和他的好友若谷,纯熙在这世上的寄托和理想的延续。

就在舰长准备给勇士致辞的时候,探索者号上的探测组发出了预警。预警的事情传到了舰长耳朵里,舰长叫上了钱老等一系列的天体物理学家,转头朝着控制中心走去然后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

舰长站在汇报台前向众人说:“大家好,我们碰到了一件事情,无人深空探测器前方发回的数据表明,前方黑暗处有一个大质量大引力的天体,这个天体的周围还存在若干个小行星,有两架深空无人探测器遭到了损失,系统分析之后,前方可能存在流浪黑洞。我们需要紧急调整航,来避免被黑洞吞噬。但我们也有个大胆的想法,依靠黑洞的能量,我们进行一次引力弹弓效应,或许强大的引力能够带我们到达目的地,这样飞船上的勇士也不需要牺牲了。”。

舰长说完了,指着绘制出来的全息投影然后接着说:“我们只有七天时间来拟订方案,七天之后,探索者号将无法逃逸黑洞的引力范围,请各位天体物理学家计算下这个方案的可行性。”

“前方是黑洞?流浪黑洞!我们或许不用牺牲那些勇士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希望大家都能一起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