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帝一拳 >  第十七章 怀疑

此刻的胜天浑身裹满了黑泥,脸上头上更是被黑泥严严实实包裹,散发着一股特殊的恶臭味。

“小胜你这是……”胡叔惊讶地瞪着眼睛,再次上下打量了一遍胜天,确定眼前人就是胜天后,将身子向车内靠了靠,一手在鼻前扇着。

胜天见他这副举动,也明白自己身上味道不好,尴尬地向后退了几步,解释缘由。

原来,今天接到朱局长的紧急集合通知后,胜天被安排在京门市郊区域巡逻。

一路平安无事,便巡逻到了这附近,再往前便是废弃大坝,无人居住的区域了,便不准备继续往前浪费时间了。

正当他准备掉头返回时,迎面方向忽然跑来一人,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那人速度快极了,简直是在逃命一般。

胜天疑惑地往他来的方向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东西过来,便想追上去问问发生了什么。

猛追了几步,两人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

胜天对自己短跑的速度十分有自信,虽然比不过世界短跑冠军,但也是国家运动员的水平了。

而前面奔跑那人的速度,估计就算是世界短跑冠军来了,也只有望尘莫及的份。

来不及去争强好胜,胜天扭过头跑了回去,跨上警用摩托去追赶。

前面奔跑的人听见摩托车的轰隆声,扭头看了一眼,竟然脚下再次加速,以更快的速度向前狂奔。

这令胜天为之一愣,随后好胜心顿生,心想:我摩托车还跑不过你这十一路?

一拧车把,摩托车轰鸣大作,很快追到了那人身边。

胜天刚准备开口让他停下接受询问,那人忽然猛地旋转跳起身,一个回旋踢踹在了他的摩托车上。

顿时将踹得他稳不住车身,朝着路边冲出了出去,摔进了道路下面,而那人则借着反作用力,朝另外一个方向奔得无影无踪了。

道路下面原先是一条河道,因为大坝废弃,水流被阻断,河道中的水也只剩下了浅浅一指高度。

加上常年没有清理河道,河道底的淤泥堆积很深,胜天就这么连人带车,一头扎进了淤泥之中。

所幸有淤泥的缓冲,他并没受什么伤,但身上却被臭烘烘的淤泥裹了个结实。

……

讲诉完自己令人哭笑不得的遭遇,胜天更是尴尬地指了指道路下面,倒扎在淤泥中的警用摩托,发动机依然轰隆隆响着。

苏一全和胡叔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想到了先前逃跑的“司机”。

正当苏一全准备询问一下胜天,那人身上有没有什么特点,比如腿上有伤之类的,胡叔忽然一拍车门:“哎!你想干什么!”

苏一全和胜天都被吓了一跳,胜天连忙缩回正准备开门的手,抱在肚子前:“我上车回去啊,怎么了吗胡叔?”

胡叔不满地瞪起眼睛,挥着手驱赶他后退:“你身上又脏又臭,局里洗车不花钱啊,我们几个没鼻子啊!你自己在这等局里派人救援你,或者把摩托车弄出来骑回去吧。”

说完,关上窗子发动汽车,一脚油门将胜天扔在了后面。

胜天见状连忙招着手追赶,口中大喊着“胡叔”

人腿怎么可能追得上汽车,很快胜天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后座上的白晓笙从见到胜天的那一刻开始,一直一言不发,只是趴在窗玻璃上,仔细在他的身上细细打量着,直到车子驶离远去,才坐回位置上,若有所思。

车子驶入市中心,停在一处大型购物商场边上。

苏一全的行礼和手机,全部在潭水中报销了,现在需要重新购买。

车子停稳后,胡叔从钱包中取出一张银行卡,递到苏一全的面前:“先拿去用吧。”

苏一全见状连忙摇手拒绝:“这怎么行,我不能要。”

胡叔白了他一眼,不由分说一把塞进了他的手中:“和我犟什么,你的钱包和手机全部没了,你拿什么去买东西,靠抢?”

说完,又再次白了他一眼,便挥手着将他下车去。

看了看手中的银行卡,目送着胡叔开车离开,苏一全无奈一笑,准备进入商场,白晓笙这时忽然拉住了他。

“大前辈,你要小心胡叔和胜天哥,他们恐怕在合伙算计你。”白晓笙压低着声音说道。

苏一全有些疑惑她何出此言,刚要问,白晓笙率先继续说:

“按照胜天哥的说法,那个地方是无人居住的废弃大坝,巡逻到附近就不会继续往下巡逻,但胡叔为什么会出现在那?而且又正好带着我们需要的干净衣服,还都十分合身,就连给我的也十分合身。”

苏一全听后觉得她说得有一定道理,捏着下班细细思考起来,白晓笙则又继续补充:

“还有,你在问胡叔,胜天哥在不在时,他立马就问出了你是不是怀疑胜天哥的话,胡叔是不是有些太敏感了?而之后我们立马就遇到了胜天哥,这就太过巧合了。而且……”

苏一全看向她,等待她而且后面的话。

“而且胜天哥腿上有伤,虽然有淤泥的掩盖,但我还是看见了结块的血迹,并且伤的不轻,影响到了正常走路,所以他们两个肯定不正常。”

听了白晓笙这一通的分析,苏一全默默在心中将所有的事情串联起来,整理出了一串脉络:

白晓笙说的没错,郊外那个大坝已经废弃了十几年,早已无人居住,到那去巡逻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司机”将自己两人带去那边,是为了行凶不被发现,可胡叔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并且车上又正好带着合两人的身的衣服,那些真的是为水上乐园准备的换洗衣服吗?

就算是,给自己的衣服合身勉强说得过去,自己和胡叔体型比较相似,但胡叔女儿比白晓笙要矮上许多,衣服能够合身就无法解释过去。

而当自己如此隐晦打听胜天行踪时,胡叔很敏锐察觉到自己的怀疑,与其说是身为警员的职业敏感,但不如说是他早就知道自己会问什么。

这种种迹象都在说明,胡叔肯定对这件事是知道些什么的,但胡叔应该没有害自己的意思,否则任由自己在那冻死即可,还能一劳永逸免除后续的麻烦事。

随后没多久,胜天就裹着一身淤泥出现在路边。

当时自己太过惊讶他的出现,并没有太去在意胜天是否有什么异常,现在回想起来,他走向警车时,确实一脚深一脚浅,应该是受伤所致。

在他的描述中,废弃大坝附近除了他们四人以外,还有一个逃跑的第五个人,这人无疑便是“司机”。

可当时在深潭边,“司机”逃跑前,已经被白晓笙用竹鞭留下了不少伤,尤其是腿上的伤口,完全影响到了行动能力;而在胜天的描述中,“司机”却没有任何行动不便,甚至连摩托车都追不上他。

无论这个“司机”是不是胜天,他在这里的表述都撒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