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无限轮回荣光 >  第四十八节·回归

战斗。

战斗从对峙到爆发,只有一瞬。

当那青灰色的,宛若烤箱一般大小的,裹挟着劲风,至少也有数吨出力的拳头朝着姜玉迎面砸落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从内向外都在颤抖。

不是恐惧,而是兴奋。

死亡就在一线之间,他的精神却在这一刻格外集中。

解开基因锁,第一阶。

袭来的暴君总共有两头,一头处于狂化,一头还被装甲衣所拘束。找上霞的是肉身狂化的那一头。而袭向姜玉的这一头,左侧的眼眶曾经在霞的狙击下被开出一个大洞。

左侧的视野,不好。

姜玉的身体在电磁真气的推动下加速,暴君的左便是他的右。而他横移,猛地挪出一步。

‘蓬——’

狂风,擦肩而过。

霞已然引开了另外一只,而这一头,便是自己需要独自面对的敌手。

强大的敌手。

只要被打中一下,要么死,要么重伤。而第二击若中,肯定会变成肉酱。

获胜的希望就在对方身上的创伤,并且决不能让它也有机会步入到狂化的阶段之上。

(来啊!)

姜玉于内心嘶吼,面色却如死水般冷肃。青年人的热血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咆哮猛兽。被基因锁所带来的强制专注拘束在躯壳之中。

专注。

他在专注之中,‘看’到了一些事物。

远古时期,蛮荒的人类曾经在大地之上狩猎猛兽。而无论是强壮的银背大猩猩,尖牙利爪的剑齿虎,抑或者是皮糙肉厚,力大无穷的长毛象。最终,牠们都成为了蛮荒人类的食物。

蛮荒的人类,他们所持有的武器不过是石矛石斧。而一头未狂化的暴君,其气力和姜玉相比。未必就有银背大猩猩和蛮人的差距程度。

那么……

矛该怎么戳?斧该怎么用?

‘嘭——’锤不是斧,但在对付甲壳时,锤有着比斧更好的功用。身形交错的瞬间,姜玉手中的合金战锤便裹挟着细弱的雷霆击中了暴君的腰间。那坚固的装甲衣具备绝缘减震的功效。但只要技巧合适,力道一样可以穿透它,朝着暴君的体内渗入。

暴君的动作,迟滞了一下。

姜玉不懂如何打出渗透劲,但他却懂得如何操纵电磁真气。绝缘的材质不代表能够绝气。哪怕被削弱了不止一层,拟态的雷霆依旧朝着暴君的体内渗入。

微电信号,麻痹神经。

只是卡了一瞬的暴君没有任何犹豫,它那庞大的体躯像是犀牛一般朝着姜玉撞击,哪怕动作中有着极其微弱的变形,却也不是姜玉能够把握得到的空隙。

把握不到,不代表防御不了。卡了一瞬也是时机,这一点时机足以让姜玉调整好自己的体躯。

闪躲,擦身,卡舍津的塑钢肩甲被擦出一道痕迹。险之又险的避让,而紧随其后的,便是宛若斗牛士一般砸落暴君脊背的第二击。

‘呯——!’

第二击并不比第一击更重,因为对抗猛兽时,除却决死时分,否则无论如何都不能够用尽全力。

这是对的,脊背被击中的暴君立刻便动手还击。它这一次仍旧落空,并在体内又多了一团干扰行动的电磁真气。

积少成多,蚁群溃堤。

姜玉的心脏嘭嘭直跳,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蛮荒的猎手一般矫健而勇毅。

能行!这样能赢!

自己虽然被碰一下就会完蛋,但自己要比这头未狂化的暴君更加灵便迅疾!

他等待着第三次机会,而这一次暴君的拳头依旧被他险险躲避。

又是一下。

第三击再度得手,这一次命中的是暴君的右膝。三团积压在暴君体内的电磁真气相互之间隐约造成了呼应。暴君的动作已然有了一个明显的变形!

很好,胜利就在那里。

只要继续努力前进,道路就会不断——

‘咔嚓——’

姜玉,愣了一下。

不是他受了伤,而是动作变形的未狂化暴君。一头便撞上了一座燃烧着的坦克炮塔。

它撞断了什么本就要坏掉的东西。那个被撞断的东西,落到了它的手里。那是一根粗壮,修长,像是厨房排水管道的长条——那他妈的是一根120mm滑膛炮的炮管,如今被这头暴君抓在了青灰的双手上!

暴君,因智力不足,而无法使用热武器。

但就算是再蠢的猩猩,都懂得如何挥动棍棒!

修长的炮管抡动凌冽的风,姜玉发誓,他分明从那张青灰色的死人脸上读出了一抹笑意。

而下一刻,便是一轮吃到就死的炮管扫击!

瞳孔,缩成一个小点。

姜玉想都不想,朝着后方便是连滚带爬。强劲的风压熄灭了周边的废墟残火,而下一击立刻就到!

‘嘭——!!!’

战锤,和举着战锤的手。一齐化作碎末。剧痛席卷全身,死亡的预感,从未如此清晰。不远处似乎传来霞的惊叫,然后便是某人闷哼的声音。

要死了吗?——马上就要死了吗?

肩部的剧痛伴随着生命的流逝,而下一刻,姜玉的双眸便因专注而充盈血丝。基因内的蓄能正在疯狂地冲击着第二道门扉,全身肌肉,微微蠕动。而他哪怕身受重伤,在这一刻也骤然充盈气力!

(不是你!就是我!)

他毫不犹豫。

他从武装带上抽出战斗短匕,便朝着眼前的暴君猛地贴近!

…………………………

‘嘭——!!!’重击的声音,响起在了郑吒的心底。T融合的自愈能力修补了他肌肉和骨骼的一系列创伤。而当他重新拾取意识的时候,他看见了姜玉被击中的模样。

战锤被炮管打碎,一只手臂也碾成肉泥。鲜血和碎裂的骨头四处飞溅,而姜玉却未曾退却,抄起一把战斗短匕,便猛地贴近了持棒暴君的身体。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险得不止是敌人,更是持短兵的躯体。单分子处理过的锋刃在暴君身上切出道道创伤。但在武装衣的保护之下,却始终没有决定性的一击。

他会死。

他撑不了多久,就会死去。

郑吒艰难地转动眼眸,他看见霞在另一头狂化暴君的攻势下勉力支撑。看见浑身浴血的牟刚猛地掀开装甲车的残骸,抛下扭曲的机炮,举起突击步枪便朝着姜玉所面对的那一只连连射击。

‘蓬——’炮管横飞而来,兵器已经成为累赘的暴君再度发挥出了投掷者的能力。被击中的牟刚双臂断裂,整个人摔落在一团废墟里生死不明。而在另一边,先前同样被装甲车压倒的张杰和詹岚,正努力地试图在血泊中爬起。

——大家都在战斗。

——大家都将在战斗中死去。

——那么,郑吒,你在做什么?

——你在这里一动不动,到底是为了等待什么?

郑吒,睁大自己的双眸。他的手和脚都已然愈合,但他却并没有任何行动能力。因为那最开始最为沉重的爆发一击,直接将他整个人都砸进了墙里。

手没有办法动。

脚也没有办法动。

他用尽全力,也只能够让这坚固的水泥碎屑,勉强松动。

(我……难道什么都做不到!?)

(不,不!我要回去……我要和大家,一起取得胜利!)

基因锁开启,并且加深。茫然的双眸之中,逐渐染上一层盛怒。

那头狂化的暴君,映入他的眼里。狂化暴君那极度膨胀的青灰肌肉,映入他的眼里。

(如果……我也能……狂化的话!)

(如果……我!!!)

“啊啊啊啊啊——!!!!!”

咆哮。

如雷鸣一般咆哮。

没有人有空隙看向郑吒,但郑吒的躯壳却在咆哮中极度膨胀。肌肉撑破装甲,撕开墙壁,一块又一块,一重又一重,刹那之间,他俨然已经是一个两米多高的小号暴君!

他挣脱束缚,抄起跌落在身旁的战斧。踏出的一步便是狂啸的风,而猩红的热能战斧便猛地砍向未狂化的那只暴君!

‘嚓——!’只是一瞬,暴君格挡的手臂便被斩断。斧刃斩入肩膀,而另一只暴君之手便猛地朝郑吒的头颅猛捏而去!

“死!”

不是郑吒,而是姜玉!获得了战斗空隙的青年,一匕首便刺入后颈,切断脑干的同时,将倾其所有的雷电真气全数灌入暴君的躯体。

火花,爆炸,一连串地碎响生成于暴君的体躯深处。狂化的另一只不顾霞的斩击,抓起一座撕裂的坦克炮塔,便砸向郑吒的身躯!

‘轰——!’

落点,偏移数米。坦克炮塔被掷出的瞬间,口鼻溢血的张杰和詹岚,一起朝它释放了念动力!

战斧压下。

暴君的躯体,在雷电炙烤的焦糊中被切成两体。

郑吒和姜玉,对视了一眼。

而下一刻,两人便一齐发力,朝着那为了驰援未狂化的同伙,而被霞以双刀切断双腿肌腱的狂化暴君全力突袭。

一斧,斩断臂膀。

一匕,穿彻腹心。

霞抽出身形,双刀一剪。

被切落的暴君头颅,坠落土地。

‘扑——’一声轻响。

‘嘭——’残躯倒地。

一片寂静,只剩下火焰燃烧的声音。

直到废墟中的牟刚发出一声微弱的低吟,直到主神的提示,在所有人的耳中响起。

——【支线任务完成,参与者全员,获取B级支线剧情一个,奖励点数5000点。】

胜利了。

轮回者们的命运,掌握在了轮回者们的手中。

而在接下来的撤离行动中,没有发生任何计划之外的情景。

数小时后。

六个五痨七伤的人影,骤然出现在主神的广场之中。并伴随着一个大嗓门的声音,轰然响起。

“主神!所有人全身修复!奖励点数从我这里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