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秘密?”

林念突然停下脚步,没有着急动手,开口问道。

不想,一旁的燕赤霞,却突然开口道,

“是不是关于地府幽冥的秘密?”

听到这句话,千年树妖一愣。

“你怎么知晓?”

燕赤霞咧嘴一笑,

“地府九幽中的事儿,还算秘密吗?”

“人家手持阴兵虎符,虽一直待在此地界,什么都不知道。”

听到燕赤霞这么说,林念也就自然没什么顾虑了。

当即催动体内磅礴的气血之力,手中紫色长剑紧握。

刹那间,金光一闪,一剑划破长空。

无尽的痛苦,从大脑中传来,一道金色的剑光,从树妖体内穿过。

伴随着一阵轰鸣声响起,千年树妖化作一团血雾,消散于天地间。

血雾之下,一片嫩绿的枝叶,缓缓的钻进了泥土中,消失不见。

同时,随着千年树妖被消灭,荒凉的寺庙,没有了昔日的阴冷。

【叮!宿主诛杀五千阴魂,消灭千年树妖。】

【奖:地府判官笔!】

【五千功德点!】

【功德反馈!】

功德灵气入体,那不可察觉的功德金轮,在度凝实了一些。

林念感叹一声,那系统真心实在,给的奖励实在太丰厚的。

判官笔是何物?

判官笔乃是地府判官所持之物,与生死簿配套使用,也能当法器单独使用。

生死簿乃是“地书”,唯有判官笔可以在上面书写。

“一笔判生死”,这可不是虚的,只需一勾一点,谁该死谁该活自在须臾之间。

只是,系统只送了判官笔,没有生死薄,该怎么使用!

“先前,是我燕赤霞小瞧你了,抱歉!”

燕赤霞拱手,表达先前对林念小觑的歉意。

“无妨!”

“道友,你刚刚说的那个关于地府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随即,林念开口问道。

燕赤霞一脸愁苦,猛地灌了几口酒后,一字一句的缓缓说道:

“天下,即将大乱了!”

“一个月前,鬼域与地府大战,数名阴神遭到重创。”

“天下四分,生死薄也分为四本,分管四洲人间生死安排。”

“如今,生死薄,三生石,被盗,流落人间。”

“一时间,阴阳两界苦不堪言,鬼门关大开,恶鬼荼毒生灵,阳间之人,惨遭恶鬼吸食,亡人无处投胎。”

“若是生死薄,以及三生石落在正道之人手中还好,若是落在妖魔手中,天下必将大乱。”

“我此次来郭北城,除了来消灭妖魔之外,便是奉朝堂之命,寻找生死簿的下落。”

林念吞咽了一下口水,好一会儿才将这些消息消化。

林念不解的问道,“就算鬼域与地府大战,生死簿,乃是三界至宝,怎么会轻易丢失呢?”

燕赤霞撇了撇嘴,一边喝酒,一边不耐烦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

“不过,貌似是地府出了叛徒,将生死薄盗出。”

“具体怎么回事儿,我们这些凡人又怎会知晓。”

“不过,我能感觉到,阴阳两界,恐怕都会卷入到乱世之中。”

“生死薄除了执掌人间生死外,更是地府约制鬼魂,阴兵的至宝。”

“换句话说,谁拥有生死薄,谁就能随意掌控一洲之地,凡人,乃至妖魔的生死。”

“你想想,那是何等的权利。”

如果是这样,那自己的性命,岂不是被其他人随意掌控了。

燕赤霞可能看出了林念的恐惧,随即笑了笑,“你也不必担心。”

“生死薄乃天地至宝,寻常人就算得到,也无法使用。”

“想要使用,除了判官笔,要么损耗生机,以功德气运加持使用。”

“而且,肆意篡改命数,是要遭天谴的!”

“就算是那些妖魔得到生死薄,最多号令一方神魔,为祸人间,何敢随意篡改活人命数!”

“既然妖魔已除,吾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也就不多留了。”

“兄台告辞!”

话音落罢,不等众人反应过来,燕赤霞便遁入地中,消失不见。

“觉尘前辈,既然妖魔已除,您又身患重伤,不如随我,到寒舍休养生息。”

“待到伤好之后,再离开也不迟。”

“也好,也好!”

“借公子气运,也好早日恢复过来。”

觉尘盘腿坐在地上,点点头。

如今的他,身受重伤,一身修为融入舍利中,修为恐怕也所剩于无。

林念对于老和尚,要借助自己气运修养,倒也不是很在意。

毕竟,老和尚可是能封印住千年树妖的存在。

有了老和尚,那自己的家人便有多了一层保障。

觉尘说道,“既然你愿意收留老衲,老衲也不会白白借助你气运修养。”

“罢了,便将那个东西送给你吧!”

一听有礼物,林念顿时也来了兴趣。

觉尘从破烂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古朴的玉佩,递给林念,说道:

“你身怀阴兵虎符,又有功德加身。”

“这些东西,在老衲看来,没什么大用,可在一些大妖眼里,你就如同唐僧一般。”

“不仅身怀重宝,一旦吃了你,那也是可以拔地成仙的。”

林念接过玉佩,也是心中一惊。

“林念多谢大师!”

“恩人恩人,我也要跟你回家。”

“刚才那个侠客也说了,地府大乱,生死薄被盗,阴魂无处投胎。”

“兰若寺被毁,我也没地方可去了,你就收留了我吧!”

“难道……你忍心看着一个弱女子,流落荒野,坠入魔道嘛?”

聂小倩贝齿轻启,眼中满是柔情。

“这……”

林念转身看向宁仙儿,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了。

带女人回家,老婆心中难免会有怨言。

好在宁仙儿知书达礼,当即同意,

“好呀!”

“家中冷清,多了小倩妹妹,也热闹些。”

聂小倩嘻嘻一笑,“多谢姐姐!”

“……”

“娘子,我们回家吧!”。

林念牵着宁仙儿的手,缓缓的说道。

天色渐渐变暗,林念等人的身影,也渐渐的消失在夕阳的余晖下,踏上回家的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