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穿越后我靠和男主贴贴续命 >  第六十八章 收地契

“你们来了,我们走吧。”

村里正见陆漫漫和顾恒一前一后的走来,也不多说话,只转身朝着城门口走去。

陆漫漫看着村里正,眸光闪了闪,这才一天不见吧,她怎么感觉村里正老了一头,人也变得沧桑了,甚至背影看着也佝偻了些。

去趟衙门,这么磨人的吗?

“徐桂花夫家的事情算是让我们顾家村出名了,因为她家的事情指不定顾家村会被人戳脊梁骨,未娶妻的小伙子们也会受到影响,所以里正叔现在很愁。”

顾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陆漫漫微微一顿,她都没有说什么,顾恒就把她心里的疑惑解开了,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不成?

不由的,她多看了顾恒一眼。

顾恒从怀里拿出一张地契递给了陆漫漫:“一会儿上车之后少说话。”

言外之意……村里正现在很憋闷,别一不小心撞枪口。

陆漫漫挑眉,顾恒是在提醒她。她望着顾恒的目光更添审视,顾恒不对劲儿啊。之前明里暗里都是想要她离他远些,当他们完全可以真的没有交集的时候,算起来还是顾恒重新建立了他们的联系。毕竟他若是不松口,顾秦氏怎么可能去她那儿。

他应该不会不清楚顾秦氏的意图,他若是真想要彻底断了往来,她相信他会有很多办法,而不是他现在也去了她那儿。

只是……他分明不待见他,为何松口顾秦氏和她接触,并且还亲自对她释放善意?

事出反常必有妖!

陆漫漫深深的看了眼顾恒,在他看向她的时候移开了目光。心下决定,她得戒备着些顾恒。

这么想着,她打开地契,看清了上面的文字和署名,她的心情骤然变得美丽了起来。

这地契可是她在古代实打实的第一份不动产!

顾恒看着陆漫漫,她前一刻还不太开心的样子后一刻倒是眉眼弯弯,他正准备张口说些什么,忽然间他的肩膀被拍了一下。

“顾恒,你和村里正先回村。今天可是我的好日子,我要去采买,好好的庆祝一下。”陆漫漫话落,也不给他反应和说话的机会直接转身离开。

顾恒一愣,想要叫住陆漫漫,但她已经飞快的转身朝街道走去,他眸光一暗,随即走向了村里正。

陆家。

顾秦氏将屋内外拾掇干净之后准备去休息一下,见陆丰还是保持着她忙碌之前的动作,在门槛上坐着望着大门口的方向,她眼中浮现出了担忧。

“亲家,漫漫一会儿就回来了,你别担心。”

“……”

“亲家?”顾秦氏疑惑陆丰没有回答她,她不由走近了些,发现陆丰面色沉沉,眼神也是迷茫而又悲伤:“亲家,你没事吧。”

陆丰听到顾秦氏的话语声,他收敛了心思,看向顾秦氏的时候勉强的扯出了一个笑容:“亲家?大妹子莫不是还想要让顾恒娶漫漫。”

其实顾秦氏的做法,陆丰早有猜测,但没有亲耳听到,他总觉得心中没底。

四目相对,顾秦氏见陆丰的眼中总算是有了点生气,安心不少,她找了个位置坐下,和陆丰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我们顾恒自然要娶漫漫。”

“那就好,漫漫值得。”陆丰扯出的笑容里多了一抹宽慰,即便是陆漫漫保证了不嫁人只守着他,但为人父母,谁不想自己的女儿幸福?他不想成为女儿的拖累。

“之前我见亲家都是漫漫在的时候,亲家一直看着精神不错的样子,我以为你应该是看开了。但刚刚看你……似乎很苦闷。薛彤她们的事情,你知道了?”

“怎么可能不知道。”陆丰开口,满嘴苦涩,他以为可以相守余生的人结果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抛弃了他。

“果然。”顾秦氏叹了口气,一直没听到陆丰提起薛彤,她心中就暗暗的有了猜测。若是提了,她们还可以换个说法宽慰他,但若是他什么都知道,那她也没有办法了,只对陆丰多了份同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但漫漫为了你这个爹不惜和陆月月分家,更不惜在大家伙面前保证不嫁人守着你,你总是要好好的,才对得起漫漫对你的那份孝心。”

“我都知道。”只是有的时候,他控制不住,忍不住就会去想,忍不住就会很难受……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顾秦氏心里悄悄的松了口气,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陆丰,这个时候有人来,简直就是缓解了她此刻的焦虑:“是漫漫回来了吗?”

大门打开,顾恒眼睁睁的看着顾秦氏的笑颜变成了苦瓜脸。

顾秦氏伸手推开顾恒,快速的看向顾恒的身后:“人呢,你没有和漫漫一起回来?”

“娘知道陆漫漫和我一起进城?”顾恒不答反问,顾秦氏的模样和语气都流露着失望。

顾秦氏没好气的瞥了眼顾恒:“就没有老娘我不知道的事情!”这小子,昨日和陆漫漫同进同出,有说有笑,她还以为他想通了,开窍了,终于有眼光变聪明了,可现在再看……分明不是这么回事!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傻儿子!”

顾恒张口,还未来得及回话,只见顾秦氏头也不回的进了院子,那样子仿佛多看他一眼都难受。

顾恒身侧的手指婆娑了一下,心绪复杂,又忍不住怀疑,他究竟还是不是顾秦氏的亲生儿子。

“恒哥来了啊,漫漫还没有回来吗?”陆丰看着院外的顾恒道。

顾恒收敛了思绪,点了点头:“她今天拿到了地契,说是要去街上采买,庆祝她的好日子。”

“这孩子,越是需要节约过日子的时候越是多花销。”陆丰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却很高兴。不管如何,他们陆家有地了,日后也不至于落魄到被饿死。

“陆漫漫是个有本事的人,陆叔不必太在意银子。”顾恒道。

顾秦氏眸光一闪,快速的看向顾恒,他夸陆漫漫了,这还是第一次!情不自禁的,她笑了,她又看到了希望:“漫漫除了有本事挣钱外,她还有什么优点?”

“……”

“恒哥。”

“……”

“快说。”

顾恒看向顾秦氏,她是在刻意要他夸陆漫漫,还当着陆丰的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