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少不是个傻子,人小算盘打的噼啪响。

他是看准了小叔叔那个性子所以才有这个自信的。

但是呢,这个世界上的人和事情,没有一成不变的。

周维安推了推眼镜:“天畅啊。”

“嗯?”

“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有一天,你小叔叔会给你带个小婶婶回家呢?”

“别开玩笑了,我还不知道小叔叔他是什么人?他现在和代发修行有什么区别,什么女人能得他喜欢......等等,维安哥,你是不是暗示我什么?”

贺少抓抓头,似乎听出了一点不一样的味道。

可是转念一想,还是不对啊。

小叔叔身边能有什么女人,别是维安哥在这里逗他吧。

“行了,你不是陪人乔小姐光洁吃饭吗?继续吧。”

周维安一听就知道那边的贺天畅又开始发散思维了,这小子,灯下黑的道理,没听过吗?

不过,也不怪他这么笃定。

毕竟,祁衍这种状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但是正是因为如此,他对苏时凛的种种特殊才格外的惹眼。

靠猜是猜不出结果的。

周维安把直播画面上祁衍远远地看苏时凛母子的画面截图,想要发过去用调侃的语气谈谈军情。

但是手指停留在苏时凛的脸上的时候,周维安的动作却又停了下来。

和乔家联姻是既定的事实,不管是温水煮蛙还是强制接受,贺天畅最后都只能娶乔小姐,可是祁衍呢?

祁家虽然也希望祁衍能够早日找个门当户对的妻子,但是能够对祁衍的婚姻大事指手画脚的人却少之又少。

更重要的是,祁衍也不是随便谁都能够指手画脚的人。

......

“上综艺节目,还亲自下厨,够震惊我一百年了。”——金安律所周维安

沉寂许久的微信小群里,因为周维安的两条信息炸开了锅。

“我去,真的是祁衍!”——帅且有钱

“是我眼花了吗?”——帅且有钱

“有图有真相。”——金安律所周维安

“@祁衍,这是嫂子?”——封觉

“什么嫂子,就是一个小明星,最近网上各种出绯闻层出不穷的就是她,等等!”——帅且有钱

“孩子,这个小明星她有个孩子!”——帅且有钱

“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封觉

微信群里炸锅了,一瓜之大吃不下,帅且有钱从美女床伴的床上爬起来,麻溜的发出了下一条消息。

“你说的这个小明星,她还有个儿子!”

最近娱乐八卦没少看的有钱少爷脑瓜子转的飞快。

“我是来吃瓜的,不是来听你编故事的。”——封觉

“你不会想说那个孩子是祁衍的吧?”

周维安也觉得好笑,祁衍不是那种在外面乱玩的人,而且,就算是玩,也不可能会这么不谨慎弄出人命来。

就是退一万步来说,祁衍不可能放任自己的儿子不管的。

这不符合祁衍的行事作风。

有同感的还有封觉,工作狂霸总封觉难得摸鱼一回,就吃了个这么大的瓜,此时还在震惊中。

但是吃瓜也得符合逻辑,有钱少爷的这个说法,就很扯淡。

“@祁衍,不行,我好奇死了,这女人和你究竟有啥关系啊,你不会真的看上她了吧?”

太诡异了,祁衍,真的会动凡心吗?

微信群里,有钱少爷一个人自言自语三分钟,消息就是99 了。

祁衍打开微信,就被艾特直接圈了进去。

消息上下拉了一遍,就知道他们在激动什么了。

“是我学妹,有什么问题吗?”

祁衍的消息发出去之后,微信群里生生沉默了一分钟。

一分钟之后,有钱少爷嗷得一嗓子,连发了好几个表情包。

“衍哥!真人吗?”

废话呢,谁敢冒充他。

“嗯,学妹?”

都是男人,糊弄鬼呢,已婚的封觉发了个简短的问句。

周维安默默地点了个赞。

“嗯。”

祁衍不动如山,照样如此回复。

你强,你说是学妹,就是学妹好了。

谁会在这个时候因为这个和祁衍较劲呢。

而在祁衍回复微信的时候,那边阳台也有了动静。

苏时凛浅浅的打了盹,很快就醒了。

倒是舟舟睡得很香。

他被苏时凛抱回房间的床上,中间都没有醒来。

对祁衍苏时凛是不假辞色,但是对舟舟,苏时凛的表情,已经可以用得上温来形容了。

这种程度的双标,也就苏时凛会舍得用在祁衍身上了。

......

男人不重要,重要的是钱。

在几个有合作意向的娱乐公司之中,星洲娱乐开出的条件是最好的。

看到对方联系人发来的消息,态度看上去很不错。

苏时凛翻了翻自己记账的便签,天文数字赫然在上。

所以,签了?

她做了最后的决定,回复了对方。

搞定了签约的问题,苏时凛的心情也变得好了点,以至于再次看到祁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她也没有冷脸什么的。

走了个贺天畅,来了个祁衍。

李慕和江放的心,跟打碎了五味瓶没两样。

“时凛,这是我们那天拍摄的杂志,你还没看到实体吧,这是我给你留的。”

杂志已经被翻开了,放大的版面上他和苏时凛贴的很近。

两个人看起来同样很养眼。

苏时凛是真的还没见过,她说了句谢谢,从江放的手里拿过了杂志。

还不等她细看,李慕走了过来。

“上次和你说的MV有些细节我需要和你商量一下,方便现在谈一谈吗?”

大概是想到了苏时凛当时是为什么答应的,李慕说到这里的时候,还不忘补充上一句:

“早点确定下来,你的酬劳也可以早点打给你。”

这一句补充的很有必要,直接拿捏住了苏时凛现在的命门。

于是江放只有眼睁睁看着苏时凛被李慕带走的份儿。

“你......”

江放扭头对上祁衍波澜不惊的眼神,欲言又止。

“我什么?”

祁衍从前并没有和江放打过招呼,但是看江放的眼神,似乎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他。

当然不是第一次了,江放回想到了苏时凛房间里被珍藏的照片,心头骤然苦涩。

也是那一次,他才知道,高傲的天鹅心里喜欢的人,是什么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