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话怎讲?”

江柏一脸疑惑。

“可能我们在学校里久了,大家都忘了。”

何大壮收起笑容说道,“但我这种小道消息的王者可不会随便忘!”

“你就别卖关子了。”

杜奕衡说道。

“让我骄傲一会儿嘛!”

何大壮深呼吸了一口,刚才他差点笑岔气,“我说一个人,可能你立马就想起来了。”

“谁?”

“林秋月!林大校花!”

在他的提示下,江柏似乎想起来一些。

林秋月跟江柏在一起之前,最早,跟一个化工的学长在一起。

不过后来那个学长出去工作以后就跟林秋月分手,具体原因不知。

随后才是江柏和林秋月在一起的故事。

“不过你为啥要问张家玮的消息啊?”

何大壮问道,“这都是好早以前的事情了。”

“他可能跟案子有关系。”

江柏还没说完,杜奕衡又“借用”了网络部的工具,迅速搜索了张家玮的信息。

“一个官方的药物研究所?混得挺好的嘛!”

杜奕衡看着上面的简报说道,“才一年半多就能到这种职务!”

“这也算是关键的一环。”

江柏说道,“下面的事情,何大壮你不能透露明白么?事关严希月的安危。”

看着他瞬间严肃起来,何大壮也跟着神情严肃点点头。

“我们怀疑他就是研究所方面偷取药品的内鬼。然后他和我们学校联系了某个人,最后再指派凶手行凶。”

江柏说道,“所以他把药给了谁,是怎么到严希月水壶里的,就靠查这个人了。”

“好,我明天就帮你找找消息。”

另一边刘子枫还在看孙力传过来的监控录像。

他认为,内鬼很有可能仅仅是切掉替换了靠近存放药品地方的监控,也许在别的地方会露出马脚。

因此,他开始自己看监控,同时手上的笔一直不停地纪录所有人的方位。

虽然心存侥幸,但不能放过任何一种可能。

江柏从凶手这头查,自己从内鬼这边倒查,两边的范围逐渐缩小,总能够找出一些端倪。

此时,江柏躺在床上思索今天赵一铭的话。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疑点。

自己只是看了后厨所有人店员都不知道的监控录像。但是店里的监控录像自己并没有查看。

有没有可能是凶手在店里根据工作时间表在店里看好排班,然后再偷偷从后门进去的呢?

为了保证作案的天衣无缝,这可能性很大!

要带这么多东西,应该会要带着一个很大的包,不然伪装不够,很有可能被发现。

而且此人应该是常客,不然很容易被发现。

这时候江柏想到很有可能是背后的凶手“收买”某个店里的常客作案。

毕竟常客才有机会清楚后厨的结构,包括他们放水壶的休息房间。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

能够清楚严希月水壶是哪一个的,只有店里的员工!

包括打工的学生!

“赵一铭其实家里超级有钱,装作穷学生。”

“袁沐是暗中发现了赵一铭的家庭背景,继续跟在他身边的。”

“袁沐最近两个多月才来到快餐店工作,说是想要跟赵一铭更多在一起的时间。”

脑中思考今天所有得到的话,心中慢慢就感觉到一些问题。

赵一铭,不仅仅说谎。

他可能就是凶手!

首先他知道严希月会住院,虽然他否认,但这种说辞没有说服力。

第二,他是店里的员工,他清楚工作表。根本不需要多观察便知道严希月的位置。

更有甚者,他可以故意让严希月帮忙做一些事情,支开严希月!

第三,他也清楚严希月的水壶是哪一个,只需要装作出门上厕所,伪装一下再进去即可!

毕竟这么多套在身上是很热的,现在的天不冷,甚至热死,要长时间在这外面包裹成这样,还不满身痱子?

最后,也是江柏认定赵一铭说谎,甚至他就是凶手的话。

赵一铭说他曾经偷偷看见过。

按照一般人的思路,有陌生人偷偷闯进来,肯定是大喊大叫,就算自己力量不行也会叫食客一起帮忙。

而他仅仅是“偷偷看到”?

从监控看,赵一铭和凶手从未一同出现过,也没有拍到任何赵一铭偷偷看到凶手的画面。

结论就是,赵一铭有问题。

为了证实自己的结论,他打算再去找快餐店老板要监控。

当然不能让赵一铭知道。

一觉过去,江柏早早地就醒了。

赵一铭是中午开始的班,因此这个时间去,不会被他发现。

“江柏啊?有什么消息不?”

老板名叫李 长春,为人和善,经常帮助一些贫困的学生。

他能够把店开在学校里也不仅仅是因为他花钱买了门店,还因为他能够给学生提供兼 职。

在不影响学生学业的情况下,让学生根据自己的时间去打工。只要提交课程表和表明自己真的困难,就能够来店里打工。

就算是拖地扫地,也会有不少人。

更重要的是,李 长春这家快餐店里的东西新鲜且可口,价格比外头的肯打鸡都要便宜一半以上!

之前在交谈中,江柏了解,李 长春也算一个富豪,当年这个学校第一期的毕业生,后来发达了,也就回馈一下母校。

这家店无论多亏钱他都会做下去。

毕竟他不缺钱。

这让他更关心学校学生的状态。

而且外卖业务出了以后,他招收了不少学生送外卖,相当于是一个同寝室楼顺带一手的业务。

他依旧亏钱,但更多贫困的学生能有不少保障。

“情况可能有点复杂。”

江柏说道,“您有跟别人提到过严希月住院的事情么?”

“这……没有,就是请假。”

李 长春想了想说道。

再次确定他没有透露消息之后,江柏找他要了近期门店吃饭地方的监控录像。

“没问题,我们最近也对店里做了严密的布置。”

李 长春说道,“后门现在暂时是锁着的。我都没有发现竟然还有这种明目张胆的人!”

拿到监控录像的江柏顺便在李 长春的快餐店这儿吃了一顿中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