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寒门逆袭,科举路上她美又飒 >  64艰难的科考之路

在马车的分配上也不需要凌云和凌风多说什么,几个男人自然而然的把那辆雕刻雅致花纹,内里也干净的马车让安初夏和顾芳妙乘坐。

他们三个跳上了那辆破旧的有些漏雨的马车。

润松把身上披着的油布塞上马车顶上的一个洞,三个男人这才找了一处相对干的地方坐下。

坐在两辆车上的除了单纯的顾芳妙,还有一个没有多想的安瑾辰,其他三人多少都看出这两辆马车出现的唐突。

外面的雨还继续下着拍打在马车顶上,咚咚咚的响。

就这样大的雨声也没有阻隔,安初夏他们在路过街道的时候,听到从一间客栈楼上传来阵阵嘈杂刺耳的琴音。

坐在破旧马车里的木檀听到这个声音,转身推开吱呀作响的马车窗户。

只看见一家客栈的三楼上,敞开着一扇正对着街道的窗户,琴音就是从那里穿过千丝万缕的雨线,荡漾在这条街上。

木檀瑞凤眼里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然后慢慢消失,扯了扯好看的嘴角,心想,“就这琴技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敢弹奏凤尾。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自知之明。”

润松和安瑾辰只当木檀好奇这么难听的琴音是谁弹奏,并没觉得他这样的行为有什么异常。

安初夏也推开车窗抬头看向发出噪音的地方,骤然琴音截然而止。

透过密密麻麻的雨帘,安初夏模糊的看见一个穿着玄色锦衣的男子,站在敞开的窗前好似与她对视一般。

直到马车拐弯到另一条街上,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才消失。

凌风驾着的马车里,安瑾辰看见润松的衣服已经全部被雨水淋湿了,自己和木檀半边身子也是。

就从包袱里拿出为了节省油布包裹在一起的换洗衣服,递给木檀和润松,“快把湿衣服换下来,小心一会儿着凉。”

几个人一个车厢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三下五除二脱了身上的湿衣服,拿起自己带的衣服换上。

外面赶车的凌风顶着拍打在脸上的雨滴,把马车赶出了城,看城门的兵丁只伸头看了一眼,就缩回了城门楼里。

出城后即使他们走的是官道路上也不太好走,还好蓝玄九只让属下给三个碍眼的男人,挑一辆破旧的马车。

但马车虽破,却非常结实。

就在这么泥泞不堪的路上,马车也没有丝毫松动,两匹健壮的马儿,也健步如飞的在暴雨中奔跑着。

直到中午的时候安初夏他们在马车上,升起小火炉连带赶车的凌云和凌风,简单的吃了一顿午饭。

下午的雨有些渐小。

靠在马车上的安初夏,从行李中拿出一件衣服出来,给靠在自己腿上已经睡着的顾芳妙盖上。

自己也靠在车厢上,闭上眼睛养神。

直到一阵马儿的嘶吼声,马车剧烈的晃动了一下,安初夏为了扶住差点从腿上摔下去的顾芳妙,自己的头重重的磕在了马车厢上。

“嘶…”

被惊醒的顾芳妙睁开眼睛就看见,捂着额头的安初夏,急忙闻道:“安姐姐,你怎么了?!”

想要上前帮忙,被安初夏阻止了。

“没事,就是没注意碰了一下!”

顾芳妙不放心上前拉开她的手,就看额头上磕的有些红肿。

想到自己醒来时安初夏扶着她的头,顾芳妙自责的红了眼眶要不是为了自己,安姐姐恐怕也不会磕着额头。

“安姐姐,是我不好,以后我再也不贪睡了!”

安初夏怎么会因为这个怪她,“没事的,只是磕了一下,很快就会好。”

安初夏推开了车厢的门,就天见此时外面已经是毛毛细雨。

两个车夫和哥哥三人站在马的前面,看着被山上塌下来的泥石流堵住的路。

安初夏同样傻眼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她都要怀疑这是不是老天爷,不愿让她去考科举了。

顾芳妙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差点哭出来,小姑娘眼眶中含着泪,可怜兮兮的说道:“安姐姐,我们还能来得及去考乡试吗?

我如果连乡试都没考就回去了,祖父祖母会不会很失望!”

安初夏定了定神,安慰的摸了摸顾芳妙的头,“别担心,会赶上的。”

安初夏拿过伞撑开跳下马车,回头对着要跟下来的顾芳妙,柔声说道:“外面还下着雨,你别下来了,我先去看看~”

安瑾辰和木檀,润松三人正在和扮成车夫的凌云凌风商量着什么。

安初夏打着伞,踩着脚下的泥浆,走到他们跟前。

听到赶车的中年黑脸汉子说,要是绕路到省城恐怕要三四天。

安初夏心一凉蹙起眉头,那样的话乡试早已开始,他们就算赶到省城也为时晚矣。

白茫茫的天空,细细的牛毛小雨,已经快到傍晚时分。

安初夏紧紧握着手中的伞,朝着远处眺望,看见官道下面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尽头,有处村庄若隐若现。

她紧抿着淡粉色的唇瓣,眯了眯眼睛,眸中闪过一抹慧智的光芒,转过头对还在商量的几人说道:“天色已晚,绕路不可取。”

安初夏抬手指着村庄的方向,“我们先去那里问问本地的村民,有没有绕过这段官道的小路。

如果没有的话,那我们~”

大家都明白安初夏没说完的话,走陆路本来就比水路要绕的远,古代的路又不好走。

特别是这刚下过雨的路更是难行。

如果没有捷径绕过这段被堵的官道,那他们恐怕真的赶不上今年的乡试了。

大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听安初夏说的话,赶着马车去村里找了一户人家问路。

润松和安瑾辰敲开门后上前询问,还别说常年居住在这里的村民,哪有不知道几条小路的。

那家人开始虽然愿意带他们走小路绕过官道,但天色已晚,只说天黑后小路难行怕有危险,只愿明天白天带他们走小路。

算了一下行程,安初夏他们知道明天白天一天,根本就赶不到省城。

顾芳妙急得直接哽咽出来,安初夏眉头也紧紧皱起,对一个苦读的读书人来说,科举考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安瑾辰也急的直上火,抓着自己的头发。

木檀看着身旁的安初夏,凤眸中的疼惜都要溢了出来。

润松见原本圆润的小姑娘,现在憔悴的流着泪,更是心疼的想要把她揽在怀里细心安慰。

只不过他还有一丝理智尚存,知道以他现在的身份,这样的行为只会吓到顾芳妙。

安初夏把目光移向这户农家小院,里面大人小孩人口众多,吵吵闹闹,住的十分拥挤。

她眯了眯桃花眼,目光流转间清亮起来,然后从袖袋里掏出一样东西,伸向这家人的面前摊开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