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也磕磕巴巴的:“那、那个……您对今天晚上的这个妆容,有什么要求吗?”

风雅颂‘啊’了一声,压根就没想到还有这一part。

心说要不是工作人员不同意,我特么纯素颜上去表演都行!吓跑一个算一个,哪里还会提什么要求?

因此很诚实地摇摇头道:“没有,您随便化化就行,我这人不挑。”

殊不知,越是没有要求的甲方,等到成品完成后的修改意见就越多。

白然给明星化妆这么多年,见过太多嘴上说着不挑,实际上一个比一个难伺候,还动不动就发脾气、耍大牌、拖欠尾款的大明星了。

而且他们提的要求还都一个比一个奇葩。

比如有的人明明是大饼脸,非要她给化成鹅蛋脸。

有的人私底下黑得跟碳一样,一上镜就必须全身抹粉底液、扑散粉、打高光……

还要求不管出汗还是下雨,都一定不能脱妆,不然精心打造的妈生冷白皮人设就塌了。

还有人发际线都快后退成五阿哥了,还要求用发际线粉和假发片营造出天生发量王者的既视感。

然后自己不小心在活动现场把假发片弄掉了,还要怪她固定得不够牢。

对此白然只想说:你他妈本身就没剩几根儿头发了,我他妈固定得再牢有个屁用啊!

假发片太重了会把你剩余的头发一起薅下来的呀!

总之就是,你们这些明星撒谎的时候能不能动动脑子,想想后续圆起来时有多辛苦呀?

不知道很多要求都已经超出了化妆师的技术范畴,需要去找整形医生了吗?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所有刁难过她的明星无一例外,全都塌房了。

而白然的明星化妆工作室也因为塌房的案例太多,其他明星轻易不敢尝试,而导致客户越来越少,最后直接倒闭了。

所以她才只能和那些没有名气的化妆师一样,到这种大型团综里面给这些还没正式出道的素人化妆。

白然一边想着‘让我康康今天又是哪个屁事儿贼多的大冤种找我预定塌房套餐’,一边打量起了风雅颂的外貌。

眼前的少女粉黛未施,却又艳丽异常。

冷白的皮肤像上好的羊脂白玉一样,在白炽灯光的照射下泛着莹润的反光。

瀑布般的乌发更是如缎子一般,手感软滑,光泽柔亮。

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红,面如皎月,眸若繁星。

不光皮相好,连骨相都是一等一的周正。

最难得的是,她几乎没有短板。

没有短板,也就不需要化妆师特意修饰遮掩,也难怪她说自己没有要求了。

白然心说我要是长成这样,别说化妆了,我特么天天洗澡都不关门!

长得好看就是有资本!

默默欣赏了一会儿神颜后,白然越看越觉得手痒,她最喜欢给这种底子好事儿还少的漂亮姐姐化妆了!

能用自己的双手给美人们增光添彩,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啊!

因此白然在她脸上描描画画,捣腾了半天,还是忍不住追问:“真的一丁点要求都没有吗?还是稍微提一点吧?”

“比如你想要的妆容风格啊、色系啊、发型啊、配饰啊之类的,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我都可以满足哦~”

风雅颂心说可拉倒吧!现在网络上馋|我身子的人那么多,我踏马扮丑还来不及呢,吃饱了撑的化这么美?

不过说到扮丑……

她倒是可以尝试一下!

想到这里,风雅颂的眼睛都亮了,她双手揪着白然的衣服下摆,活像是在揪一根救命稻草:“你能把我化丑点儿吗?”

白然:“???”哈?

你要不要听听你自己在说啥?

就你这种长相,化丑比化好看更难好吧?

她就算闭着眼睛用脚化都必不可能翻车!

刁难谁呢搁这儿?

偏偏风雅颂还没意识到自己的要求有多过分,看到化妆师满脸的问号,她只当对方没get到自己的意思,只好继续解释:“就,网络上不是有很多明星得罪造型师系列的丑图吗?你往那个方向搞就行。”

“发型、妆容、色系全都选最不适合我的,把我的缺点通通暴露出来,越丑越好!”

白然:“……”咱就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你的缺点就是优点太多,优点就是缺点太少?

她又不是魔术师,上哪儿给她变一堆短板去?

而且这可是网络直播!直播哎!

她要是当着全国观众的面把这么个绝世大美女给化丑了,砸的可是她自己的招牌!

以后别说还没出道的素人了,十里八村儿办婚礼时的跟妆师都轮不上她!

在心里默默腹诽了一通后,白然果断拒绝了她过分的要求:“不好意思哦亲亲~我是一个非常有职业素养的化妆师,就算你不小心得罪了我,我也不会公报私仇的哦~”

风雅颂:“……”行叭。

直播间里的松饼们,心脏病都快被她给吓出来了。

【这不是之前那个很火的网红化妆师白然吗?据说她可邪门儿了,谁得罪她谁塌房!】

【谢邀,网红化妆师已经是她过去的名号了,她现在叫化妆界黑寡妇!碰谁谁死!】

【我的宝!这个化妆师咱还真得罪不起!没有你的搞笑视频下饭我可怎么活?】

【你那是怕她塌房吗?我都懒得拆穿你,你明明是怕自己没有搞笑视频下饭!】

【一群假粉,tui!】

做好妆造后,练习生们在许言之的指挥下,井然有序地走进演播厅。

在舞台上排好队形,又反复排练了几遍走位后,主题曲拍摄正式开始。

为防止主题曲MV内容提前泄露,导致观众没有新鲜感,导播直接掐掉这一段,在直播间里插播起了赞助商广告。

等到直播恢复正常时,累了一天的练习生们已经回到宿舍,准备洗漱睡觉了。

一直在旁边陪伴着他们的导师也全都下班,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重憬琛心里装着疑问待解答,因此溜得最快。

坐上保姆车后没等尤余询问,就难得主动道:“去听风雅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