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美人关 >  第9章 不中用

盛嚣在那头顿了一下,轻轻抛出两个字,“当然。”

黎梦随有点意外,但还是面色如常地把位置报给了他。

挂完电话,没等黎梦随赶人,封陟先开了口,“你老公电话?”

黎梦随没回他的废话。

谁知,封陟语气变得玩味,语出惊人,“你们不是要离婚了吗?”

黎梦随心底波澜大起,却没有显现出来。

“你哪儿听的谣言?”

“哦,谣言啊。”封陟语气诚恳,笑容却坏,“……看来你们暂时不打算公开。”

黎梦随撇开脸,微微蹙起眉头。

离婚的消息绝对不是从她这里传出去的。

她连最亲近的闺蜜都没提过。

但盛嚣?

别看他平时一副混不吝的模样,他那种心思深沉的人,不该说的话一个字都不可能从他嘴里出来。

更何况,盛家和封家还是出了名的不对付。

盛嚣没道理拿自己的事给封陟当谈资。

黎梦随想不明白,但也不会多余问他。

幸好,来接她的车子来得很快。

黎梦随上车之前回头看了一眼。

封陟还站在原地,没有要走的意思。

“忘了说,我就住在这,并没有跟踪你。”封陟意味深长,“……回头见。”

黎梦随一颗心沉下去。

最近这些倒霉事,是论斤发生的吗?

她上车,发现来接她的是老宅的司机。

她大概猜到了,盛嚣刚才在电话里为什么又是那样的态度。

果然,她还是被接回了老宅。

盛嚣也被叫了回来,坐在盛家老保姆青姨对面。

餐桌上放着一个保温桶。

黎梦随到盛嚣身旁落座,两人眼睁睁地看着青姨倒出一碗黑漆漆的补药。

盛嚣没给黎梦随开口的机会,手伸过来环着她的肩,笑道:“青姨,阿随的身体没问题,用不着这些。”

青姨笑吟吟,“梦随当然没问题,这是给你的。”

黎梦随没忍住,低下头弯了弯嘴角。

盛嚣眯着眼睛,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喝吧。”青姨把碗往前推了推,“本来准备今早起来给你喝的,谁知道你们小两口半夜就跑了,又得把你们叫回来一趟。”

盛嚣松开黎梦随,嗤道:“我生育功能很健全。”

青姨是盛家多年的老人,对盛嚣来说也是半个长辈,说话不客气。

“梦随这么久了一点动静都没有,我看问题多半在你身上。你这两年结婚是收心了,早两年你那个胡闹法,真是……”

青姨一想到黎梦随还在面前,怕她吃心,就没说下去。

但唠叨的话还在继续,“年轻时候伤了精血是很难养回来的,再过几年你也三十了,调补一下,抓紧要个孩子……”

“停,青姨。”被怀疑男性雄风,盛嚣哪儿还听得下去,“你们几个为老不尊的安生一点,我中用得很。”

“十个男人,九个半都这样自欺欺人。”青姨转向黎梦随,“中不中用要听梦随说,对吧?”

黎梦随哑口无言。

这个问题涉及她的盲区,编都编不出来。

她下意识地向后仰了仰,想逃避。

正好被盛嚣搭在她椅背上的胳膊接住。

这次再握住她的肩膀,力道比刚刚重很多。

她在这种时候沉默,比直接说他“不中用”更引人深思。

很难不让他怀疑,这小妮子故意玩他!

果然,对面的青姨已经叹着气,又倒了一碗出来。

盛嚣:“……”

青姨:“阿嚣啊,梦随还这么年轻,你就算是心疼心疼她……”

黎梦随感觉自己的脸在慢慢涨红。

连盛嚣都撑了把额头,“你年纪再大也还是个女人,青姨,矜持点。”

矜持是不可能矜持的,有青姨把关,盛嚣最终没逃过那两碗墨黑的药汁。

恶心得他晚饭都不吃了,上楼说去睡觉了。

黎梦随猜,他大概昨晚在许贞贞那里没睡好。

但他这个点在老宅补觉,害得黎梦随也走不了。

晚上又被留下吃饭、留宿了。

黎梦随上楼前,听到青姨和盛奶奶在花厅说话。

“会不会补太多……”

“阿随……不好消受……”

黎梦随只听到零星几个词,所谓的“不好消受”,也是到大半夜才懂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