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山河如故 >  第四章

10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房间已经恢复整洁,那柄佩剑静静的躺在桌子上,我不自觉地开始颤抖。

「花溪,花溪」我大声喊着。

一个陌生的面孔慌忙跑了进来「公主,我叫静婉,从今天开始,我来伺候您。」

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我早该知道的,从王公公的事情里我就该知道的,一切都太顺利了,以景轩的敏感多疑,他一定会怀疑我的动机,再浓烈的感情都抵不过权势的致命吸引力,不是吗?

我现在还能依仗什么?是他对我的占有欲,还是后面潜藏的各方势力。

我想的太过入神,没注意指甲都有些啃凸了,景枫现在怎么样,有没有生命危险,我得想办法见他一面。

我翻身下床「静婉,过来给我洗漱更衣吧。」

我收拾完整,要去见皇帝一面,我得知道景枫的状况,两名皇城司护卫在门前拦住了我的去路。

「公主,皇上有令,要您这段时间安心静养。」两柄刀拦住交叉在我的面前,一名护卫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随手拔下头上的玉钗,重重的摔在地上,清脆的响声显示出它碎的七零八落。

「今日,你们让,我也得出,你们不让,我也得出!」我冷冷看着跪下的两人「皇上让你们看着我,要的是我活着,如果我死了,你们还能活吗?!」

我迈过门槛,快速的向前疾走,来到养心殿前,公公传来皇帝不愿见我的消息。

日头正盛,我执拗的待在原地,生生待到日落西山。

一日又一日,我生生等了七日,他还是不肯见我,我心底的光一寸一寸被掐灭。

「公主,皇上让老奴告诉公主,您回去吧,皇上现在国事缠身,雍阳王旧部一日不铲除干净,一日就不得空见您。」公公一脸为难。

我不为所动,紧紧盯着养心殿的门廊。

「您就回去吧,别为难老奴了,过些时日,皇上气消了就好了。」

「好。」我嗓子喑哑,艰难的吐出这个字。

我一步一步往清风小院挪动,脚下就像是灌了千斤重的铅水。

他在追捕雍阳王旧部,想必城外一定也调去了充足的驻军,在等着南国精锐的自投罗网,我自以为的滴水不漏竟然给了景轩出兵南国的最佳借口。

我一时没站稳,身子倚倒在宫墙上,墙头上向外生长的蔷薇异常鲜艳,爬满整个墙头,我伸手想去摘一朵,却怎么也够不到。

「公主,需要奴婢帮忙吗?」一个太监出现在身后。

我摆摆手,想要继续往前走。

「公主,身体要紧,五殿下让我给您带话。」

我缓缓回头,太监弓着身子,看不清表情。

我继续向前走,怕被其他人发现异样。

「五殿下被囚在天牢是故意而为之,公主不必再日日前往养心殿……」他跟在我的后头慢慢的走着。

「你是谁?」

「五殿下的暗棋,皇后娘娘是我的恩人……」他举手摘下五朵蔷薇,继而从中间撕断,变成五个半朵,这是我跟景枫小时候为了躲避皇后娘娘责罚曾定过的暗语。

暗棋对我点头哈腰,貌似我在辱骂他。

「狗奴才,让你给我折枝花都做不好!我是要给皇上做甜酿的,要你何用!」我看着经过的皇城司护卫,应着他的意思演戏。

「五殿下入狱,皇帝派出皇城司和京城重兵大肆剿杀雍王旧部,宁错杀一千不错过一个,目前全京城人心惶惶,根基不稳。同时境内驻军也都转移至城外等待抓捕南族来人,现在皇宫守卫空虚……」

「需要我做什么?」我细细捻着手里的花瓣

「十日后,七月初十,宫外会有大事,届时皇城司会最大限度被调离,五皇子会带着在京中埋伏的暗卫冲入宫内,内外接应,直接斩杀身份不明的皇帝,还大广皇室的血脉纯正。公主……需要牵制住皇帝和尽可能多的宫人。」他说完抬眼看了我一下。

……

11

还有十日,七月初十。

回到清风小院,我的手止不住的微微抖动,激动地情绪让我有些想要呕吐。

我摸了摸小腹,冷笑出声「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是吗?」

七月初一

我再次趁着日头去了养心殿,这次不是站着,我跪在了殿前,不出所料,七日的焦心劳神,再加上基本水米未进,我不负众望的晕倒了。

耳朵里有太监的惊呼声,杂乱的脚步声,景轩冷漠的声音,他大概觉得我在演戏。

直到醒来,看到他把我的手放在唇边,透露着焦急的眼神,我知道,我有依仗了。

七月初四

虽说婴儿还未成型,皇帝这几日还是经常贴在我的小腹上,低低的傻笑,满脸的幸福。

「辰元,如果是个皇子,他就是朕的嫡长子,生下来就会被立为太子,朕会教他骑马射箭……」

「如果是个公主呢?」我轻轻地问道。

「那朕会把这天下的好吃的好玩的都给她。」他抬起头,眼里星光璀璨「辰元,守在朕身边吧,朕会好好对你和孩子的。」

他的手握住我的手,十指交嵌。

我看着他,笑着说「好,辰元愿意陪着景轩哥哥。」

七月初五

今日呕吐的更厉害了,我时时觉得是肚子里的孩子在挣扎着求生。

太医诊脉说看脉象是个皇子,皇帝大喜,赏赐千金。

小太监带话来,景枫已经安然无恙的从天牢被替换出来,代替他的人与他有七分相似,皇帝沉浸在有了皇子的喜悦中,并未察觉。

我让小太监去准备了一些柴火,暗暗堆到了清风小院的柴房里。

看着静婉一脸狐疑的神情,我一脸幸福的悄悄告诉她,我要给皇上准备一个惊喜,小时候我们经常这样的,点起篝火,一起赏星星,你千万不要告诉皇上。

她笑着点点头,毕竟公主有了皇嗣,马上就要成为六宫之主,和皇上琴瑟和鸣。

谁还会防着这会的我呢?谁又会想到我真正的意图。

七月初九

日落,我看着天空中的星星,轻轻抚摸着肚子。

一切都该结束了吧。

七月初十凌晨

「走水了,走水了,清风小院走水了……」屋子外面是混乱的喊声。

有皇城司守卫的声音,也有宫女太监的哭喊声。

我静静的的把火把放下,站在屋子中央闭上眼,心中一片寂然。为了这个未出生的皇嗣,景轩他会来看我最后一眼吧。

「辰元,辰元!」

是景轩的声音,他摇晃着我的胳膊,我睁开眼睛,他满身的脏污,脸被火灼的通红。

没有多言,他将手里水桶的水尽数泼洒在棉被上,裹起我就向外冲。

期间房梁上掉落的火星砸在了他的背上,他闷哼一声,脸上的表情非常痛苦,但是手上将我抱的更紧。

宫内全是喊杀的声音,景枫带人冲进来了。

景轩带我退居到一处偏殿,他在等,等宫外的皇城司和驻军进宫。

我看准机会,忽的摆脱他的掌控,开始向殿外冲,我要尽快暴露我们的位置,越快越好。

他不顾身上的伤,冲过来钳制我,从后面拥住我。

「辰元,辰元,你乖,等这件事过了,朕就娶你,咱们的皇子一定会是干干净净的。」

「我不会嫁给你!我恨你,我恨不得杀了你!」我努力想挣脱他的钳制,眼泪串珠一样掉,想要用一字一句刺穿他的心。

他的眼睛变得血红,语气平稳「我不会让你离开我,永远不会。」

……

景枫哥哥带人冲进了这个偏殿,两方人马混战在一起。

景轩一剑向景枫哥哥刺去,我的脑海里闪过一帧一帧的影像,皇后娘娘,景枫罚跪,耶律齐骑射,还有我曾最爱的三殿下……

我飞奔上前,伸出双臂迎着剑刃拥住景轩,剑从我的身体穿过,我感觉腹部一凉,跌倒在景轩的身上。

我轻轻笑了,因为景轩他哭了,这次他的哭是真的痛苦的,我看出来了。

我翻转手腕,袍袖下藏着的短刀精准的刺进了他的心脏,他瞳孔一紧,继而眉眼舒展,用手慢慢抚摸着我的脸,我们的血交融在一起。

「景轩哥哥,把这山河还给五殿下吧,我们一家三口去下面团圆。」我凑近他的耳边,嘴角噙着笑,用尽了最后的力气。

12

八月十五

新皇登基,绿树成荫,花团锦簇,山河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