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诱她似火 >  第七十八章见一面

沈煜之忙完,也没再继续等结果,先去了公司。

那边常安把温如许送回翡翠园,向保镖们传达了沈煜之的吩咐之后,也去公司了。

“沈总,您要不要进去休息一会儿?”常安看着沈煜之面容上都倦色,提醒道。

昨天肯定没睡就去医院了,又折腾了这么一个晚上,连轴转地回公司上班,铁人也撑不住啊。

沈煜之摇头:“汇报一下今天的行程,你就去休息,换秘书过来。”

沈煜之都没注意,常安哪里敢休息,可看沈总的态度,他还是应下了。

常安给沈煜之汇报了行程,出去的秘书交接工作后,这才去休息。

秘书推门之后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沈总今天的气压好低,害怕……

害怕也要硬着头皮进去。

“沈总。”

“沈煜之,你混蛋!”

与此同时,在别墅里的温如许怒吼出声。

她被送回来之后,不知道常安对保镖们的命令传达,等到常安离开之后,立刻换上职业装要离开。

想到这里是沈煜之的家,想到沈煜之昨天对她的所作所为,温如许就打心底里抵触,她现在只想要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可刚打开房门,就被保镖拦住了:“夫人,您不能出去。”

温如许蹙眉:“我要去上班,你可以跟着。”

“先生吩咐,夫人今天在家里好好休息。”保镖的回答一板一眼,没有砍价还价的余地。

温如许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却也知道不能迁怒保镖,深吸一口气后,还是关门回房,不想讲话。

所以才有了刚刚那一句怒吼。

远在办公室的沈煜之突然打了两个喷嚏,秘书立刻紧张起来:“沈总,您是不是着凉了?”

沈煜之不甚在意地轻轻摇头,“没有,出去。”

秘书不敢留下,匆匆退出办公室。

温如许吼出那声之后,整间房子都静了静,大概是觉得太震惊。

温如许没觉得有什么,想发泄的发泄出来了,挺好,心里舒坦。

给律所那边发消息请假,老邓还很关心她:“在家好好休息,工作上的事不着急,正好也让苏妍多练练手。”这位可是沈家那位亲自叮嘱要照顾的,可不能出了纰漏。

温如许无所谓,苏妍现在是她的助理,也不会和她抢案子,苏妍处理好了,也相当于她做好了。

她只当邓遂詹这么好说话是也听说了自己被绑架的事儿,也不意外:“谢了老邓,我回去后会好好工作的。”动不动请假什么的,也该尽量避免了。

反正也无事可做,温如许正想要好好睡一觉,就接到苏妍的电话。

“许许,你今天怎么没来上班?是不是那个畜生让你受伤了?”那个畜生,自然是指绑架她的张贤。

“没受伤,就是昨天年年进了手术室,我去医院了,没休息好。”温如许向苏妍解释,再三表示自己没受伤,苏妍才恋恋不舍地要挂电话。

“好好工作,那几个合作案也是公司的大案子,你正好熟悉一下。”温如许道,“我先补觉。”

挂了电话,躺在床上的温如许很快沉沉睡去。

她睡得并不安稳,噩梦连连。

梦里重现了自己被绑架的场景,有人朝着被束缚的她走来,一步一步,脚步平稳,带着势必要将她毁掉的决心。

她的衣服被撕扯开,男人的大掌落下,令人恶心不已。

她大叫呼救,可就是发不出声音,像个哑巴,也像溺水之人最后的求救,却无人能听见。

痛苦,惊恐,绝望,心如死灰。

男人很用力,速度也快,她很快被扒了个干净,她奋力挣扎,迎接她的是男人更加粗鲁的回应。

她看不到男人的脸,只是那一双大掌给她的感觉,熟悉又令人绝望……

她仿佛坠在悬崖边,只差一点点,就陷入万丈深渊。

在男人实施最后一步前,温如许终于挣脱梦魇,睁开了眼。

她死死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张大嘴巴用力呼吸着,一下又一下,像极溺水之后的人儿。

“夫人,夫人?”门外传来张嫂的声音。

温如许慢慢地扭头看向门口,“进来。”声音沙哑粗嘎,很难听。

她轻咳两声,才恢复正常。

保镖听到温如许在梦里的动静,去告诉张嫂的。

张嫂担心地看着温如许:“夫人,您做噩梦了?”温如许的头上满是冷汗。

“嗯。”温如许轻轻点头。

张嫂递过来一杯温开水,送到温如许嘴边,“夫人,您先喝点水,缓一缓,没事的,只是一场梦,现实和梦是反着来的。”

这些话对温如许安慰的作用并不大。

在梦里的最后,她看到的,是……沈煜之的脸。

梦里那个不顾他的意愿侵犯她的男人,是沈煜之。

“张嫂,我没事,你先出去吧。”温如许喝了几口水,对张嫂轻声道。

张嫂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轻轻拍了拍温如许的背部,退出主卧。

不敢睡了,温如许侧头看向窗外,发呆。

久久才收回视线,她给冷易舜发了一条消息:见一面吧。

冷易舜回得很快:“好,今天吗?”他从苏妍那里知道温如许今天没去上班的事。

“有空我联系你。”

关掉手机,她又接着发呆。

冷易舜想要关心温如许的,迟迟没有等到回复消息只好作罢。

中午张嫂上来给温如许送饭,温如许的神情依旧木然。

她心疼得很。

夫人很少出现这样麻木的神情……

还是没忍住给沈煜之打电话。

那边接听得快:“她怎么样?”

张嫂斟酌之后,决定还是如实汇报:“夫人的情况不太好,回来补觉,不到两个小时就做噩梦醒了,到现在看着状态都不太对。”

秘书刚给沈煜之送午饭过来,他听着张嫂的话,顿时没了胃口:“我回去。”

张嫂愣了愣:“好。”先生在的话,情况应该会好一些……吧?

常安刚结束今天的带薪休息,要过来和沈煜之说一声,沈煜之直接吩咐:“送我回翡翠园。”

“啊?”

“睡了一觉,聋了?”

“……”那不至于,他就是惊讶到了。

不知道自家总裁怎么突然急匆匆的要回去,他还是跟上去,开车。

不到二十分钟,车子在翡翠园停下,男人直接推门下车,也没吩咐常安等还是不等。

常安决定还是等着。

房门被推开,温如许没有任何反应。

沈煜之大步走进房间,一眼就看到盯着窗外的温如许,还有床边临时打开的小桌子上摆放着的午餐,没动过的午餐。

“温如许。”男人的声音低沉冷冽,

“啊!”温如许被吓了一跳,侧头看到突然冒出来的沈煜之,更是控制不住地颤抖。

沈煜之脸色难看极了。

他还从来没见过温如许这么害怕他的模样。

哪怕是之前,他用温年作要挟,也没有过。

男人一步一步地走进,噩梦里的场景仿佛重现,温如许理智里知道没什么,可还是控制不住地后退,她的潜意识在害怕这个男人。

男人面色晦暗不明,眸底却是有受伤浮现,哦,还有心疼。

“你在怕我?”他俯身,将温如许困在自己和床之间。

避无可避。

温如许摇头又点头,都不敢呼吸。

他周身的气息很吓人,尤其是对温如许来说,仿佛有心理阴影。

沈煜之面色难看,仿佛怒火一触即发,可最后,他转身大步离开,重重摔上门,出去了。

温如许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她控制不住自己。

周泽野接到沈煜之的电话属实意外,这大中午的,给他打电话做什么?

“过来老地方。”沈煜之只扔下几个字,商量都没有,直接挂断电话。

周泽野觉得莫名其妙,还是选择起身。

看看沈煜之又闹什么幺蛾子。

“沈总,咱们回公司……”

还没问完,男人沉沉吐出一串地址,常安秒懂。

周泽野到的时候,沈煜之已经到了。

包间里没有开灯,沈煜之坐在角落的沙发上,整个人隐匿在黑暗里,气场也阴冷。

烟雾缭绕的,他都忍不住咳了咳。

周泽野轻“啧”,为情所困的人呐……

“怎么,刚把人救回去,你不宠着哄着,跑来和我交流感情?”他随手开了灯,暖黄色充斥着包间的每一个角落,驱散黑暗,却驱赶不了沈煜之面上的寒冰。

沈煜之继续沉默着抽烟。

终于意识到他的不对劲,周泽野正色不少:“怎么?”

良久,沙哑的声音才传来:“她怕我。”

周泽野愣了愣。

“怕你?不至于吧,之前看你们的相处,虽然不是正常恋人该有的,可也不至于害怕你?”

照常理来说,才把人救出来,这会儿温如许对沈煜之,更多的应该是依赖才对。

沈煜之哑着声音,把昨天今天发生的事都说了。

周泽野沉默了,然后才慢慢地看着沈煜之,轻轻吐出一口气:“所以,你就为了几句话?控制不住自己了?”

“这个时候,她差点被羞辱之后,你对她,用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