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芙琳女士。”

“我会尽快处理完公司的离职事宜,尽快在一个月内任职远修投资。”

“欢迎你的加入。”

“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

“……”

半个小时后。

在双方签下意向合同之后,三人互相告别,就此离去。

芙琳也没有久留。

接下来林克入职还有一段时间,这意味着她接下来,还需要继续坚守岗位一段时间,同时也需要为林克的入职做出准备。

这些事情不少。

所以在林克离开之后,芙琳又和顾修聊了十多分钟的时间,才算告辞离开。

临走前,芙琳提议驱车把顾修送回去。

顾修自然不会拒绝。

坐上车,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边朝顾修家里走去,但在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顾修微微皱了皱眉。

只见在烈阳之下,一个穿着小丑人偶服的人,正靠坐在一根电线杆旁,拿着一瓶矿泉水吨吨吨的灌。

本来天气就很热,加上人偶服,这人的头发,甚至都已经完全被汗水侵湿了。

“你在看什么?”

芙琳问道,注意到自己老板盯着那个人偶服的年轻人时,解释说道:

“那个人一看就是留学生兼职,这样的工作可不好做,不过本地的一些商户却非常喜欢这种人。”

“价格便宜,随随便便就能找毛病克扣工资,而且因为没有劳动合同,哪怕是被克扣了,很多留学生大多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其实这是很多留学生不太懂,很多如果想要兼职的话,完全可以找校内兼职,比如图书管理员、入口刷卡员、助笔记员之类的工作。”

“如果想要在校外兼职的话,也可以找一些专业性的网站寻找工作,一般办理好SSN之后,这类兼职工作很简单就能获得,并且有相关的权益保证。”

“不过最近几年,因为各国的留学生数量在一直增加,一些人因为简直而耽误了自己的正常学业。”

“我就见到过,因为觉得阿米立肯的兼职工资很高,所以压缩自己的学习和社交时间,用来兼职。”

“最后带来的结果就是,学习成绩开始下降,学业很难跟上,而在社交方面,朋友的数量也在锐减,甚至慢慢的成为学校的边缘人物。”

“这其实是很悲哀的事情。”

“我倒是没想到,你竟然对这方面这么了解?”顾修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不算什么秘密。”芙琳摇摇头:

“而且我在大学期间,也认识两个留学生,她们的经理,说实话让人感到惋惜。”

“很多经济相对贫穷,消费水平比较低的国家的留学生来阿米立肯,很多都会被阿米立肯的薪资吓到。”

“我记得当初有人跟我说,她在阿米立肯简直三个小时的赚到的钱,甚至超过了在自己国家工作三天赚到的钱。”

“这其实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误区。”

“因为她把两种货币进行了换算,虽然看上去确实很多,但事实上她三个小时所能赚到的钱,在阿米立肯,可能甚至连生存一天都不够。”

“毕竟,高收入的同时,阿米立肯的消费也不便宜,这些钱最后也不可能剩下多少。”

“这其实是很多,初来的留学生经常犯的错误。”

顾修点点头。

确实。

这里面的道理其实很简单。

你不可能白天在阿米立肯工作,晚上在龙国消费,也就意味着,你赚到的钱,最后还是要花在阿米立肯的高消费上。

既然生活在当地,还是应该按照当地的市场环境和购买能力,来判断这份钱多还是少。

绿灯再次亮起。

芙琳驱车继续往前走,顾修却突然问道:

“你知道,一个留学生在外面发传单能挣到多少钱吗?”

“这个不一定,不过按照目前硅谷这边的工价来计算的话,大概一个小时应该差不多在五米刀左右的样子吧。”

一个小时五美刀?

顾修砸砸嘴,想到今天早上周丽丽说的,默默的为石青松同学默哀了两秒。

当天晚上。

石青松同学满脸疲惫的回来。

往常晚上还会拉着顾修一起去看看电影,或者搞点双人游戏一起玩玩的石青松,只是和顾修说了一声,便直接钻进了自己房间。

没一会就呼呼大睡。

显然累坏了。

“顾修,你今天干什么了?”相对比石青松累成狗的样子,周丽丽就轻松的很了,一脸的云淡风轻。

顾修回答起来:

“我今天早上去外面运动了两个小时,之后就回家看了两个小时的书,中午我自己吃了汉堡和披萨,下午午睡之后,我复习了一下知识。”

“不错,不错,爱学习是好事。”周丽丽点点头,但紧接着话锋一转:

“不过顾修啊,我们在阿米立肯,不能只知道学习,有时候还有社交以及自立的能力,我们也需要持续不断的锻炼。”

“这些都很重要。”

“社交和自立能力?”顾修眨眨眼睛:“姐姐你要给我找工作了吗,我现在这个年纪也能够工作了吗?”

“这个其实……”

“真的可以?”顾修惊喜起来,只是略微又有些疑惑:“但我今天问了律师了,他告诉我年纪太小了不适合工作呀,真的可以工作了吗。”

“其实真的不可以。”周丽丽算是死了那份心了。

不过。

她显然不愿意放过这个小朋友,毕竟这么小的年纪,应该很好忽悠才对,当下想了想说道:

“虽然你不能工作,但分担家务,你也应该帮忙做的。”

“这样好了。”

“以后家里扫地拖地,还有洗碗的事情,都交给你来处理了。”

说到这里,周丽丽略做停顿。

原本在她的预料中,顾修这个时候,应该一哭二闹三上吊,哭着喊着不愿意答应。

为此她甚至已经准备好了后招。

但出乎预料的是。

顾修脸上完全任何抗拒,反而非常淡定的点了点头。

“你答应了?”周丽丽有些疑惑的问道:“以后你可是要参与家务的。”

“当然没问题。”

“以后要你洗碗哦?”

“没问题。”

“还要扫地拖地哦?”

“没问题。”

“那……好,好好好。”

周丽丽有些语结,后招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了。

不过心里。

不知道为什么,周丽丽总感觉,眼前的这个小朋友,让她总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怎么了小周姐姐,是还有别的事情要我做吗?”顾修歪着脑袋问道,一边还满脸激动的说道: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说,我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应该尽一份力!”

这话,让周丽丽心中的那一丝不安,瞬间消失。

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小朋友。

唯一不同的,也就只是,这个孩子比普通人聪明一点,这个年纪就已经开始上大学了而已。

把心重新放回肚子里,周丽丽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顾修果然不会让姐姐失望!”

“接下来家里的家务。”

“就靠你了!”

“没问题!”顾修脸上同样露出了笑容。

只不过这看似亢奋的笑容里,多了几分讥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