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龙族:从战锤归来的路明非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狂怒之刃

一双炽烈的金色眸子自新宿区毁灭的冲天烟雾中亮起,紧跟着是第二双,第三双……

直至第八双!

八双璀璨的金色眸子在昏暗的尼伯龙根中亮起,好似漆黑暴风雨夜中的数座令人安心的指路灯塔。

可直到铺天盖地的大雨将那烟尘冲洗,显露出那庞大的身躯时,人们才发现那其实是深海中丑陋狰狞的鮟鱇。

八双眸子,八只头颅!

日本神话传说中的八岐大蛇!

白色的细丝如同黏稠密集的蛛网一般覆盖了整个毁灭的新宿区,不过与其说是蛛网倒不如说是霉菌的菌丝,甚至能够贯穿混凝土与钢铁。

这种丝状物还带有强烈的腐蚀性,被它们沾染的钢铁内部变得像海绵那样疏松,看似圣洁的白色覆盖物实际上是死亡的进食场。

看上去就像是多出了一片低矮的雪地。

第二波潮锋已经席卷至夜之食原的新宿区,但数十万吨的海水并未淹没这片低矮的雪地——夜之食原的一切都服从于八岐大蛇的命令,海水为刚刚苏醒饥肠辘辘的神明送去了食物——

死侍,以及尸守。

这些「死肉」体内拥有一定白王血脉基因,沉睡至今刚刚苏醒的零代种寄生者伊邪那岐很需要补充营养。

正如那位在日本被称作为「白色祭司」的「伊邪那美」,白色皇帝只是以人类的贪念为土壤种下了复苏的种子,繁衍出自己的血裔不过是为了保存自己的基因,当她复苏之日便是所有白王血裔的末日,她会吞噬所有后代令自己恢复当日的权能。

但这样还远远不够,承载着「圣杯」的八岐大蛇是白王的精神所在,祂需要猎食更多的基因力量来补充恢复自己的权能。

在彻底陷入黑夜的夜之食原中,八岐大蛇展现出自己宏伟的身躯。

那是一只庞大的白色巨兽,将近百米高,八条弯曲的龙颈上长有八只狰狞的头颅,八双洪烛般的金色眼睛在漆黑的雨夜中明灭。

苍白色的鳞片覆盖了祂的全身,壮硕矫健的龙躯宛如一座雄伟的山峰,一对银白色的巨大肉翼微微伸展,似乎因为力量的不足还无法彻底地展开。

祂暴怒不满的大吼,肉眼可见的音波扫荡冲散了新宿区的风和雨,连同中心区、涩谷区在内数个区域都遭受到了波及,楼房的玻璃瞬间爆碎,整座夜之食原都在神明的暴怒下颤抖。

假如发生在现实世界,那东京已经濒临毁灭的边缘。

「有了龙王之心,但躯体还不够完整的白色皇帝……这种场面应该要去请迪迦或者强袭自由高达来才能解决吧?不过我倒是可以给哥哥变个神光棒,不过他大概也不需要就是了……」

路鸣泽注视着远方那道庞大的龙影,嘴上却在说着俏皮的话语。

「那一日将会是白王血裔统治世界之日,白色的皇帝端坐在几百人扛起的大撵上,她的足迹越过海洋和欧洲,去往大地尽头红色的高原,披挂着铜和金的侍从们为她扬起遮蔽了天空的长幡,敌人的鲜血溅落到那些高耸入云的长幡上,要经过足足三日才流淌到土地里,她所到之处以敌人的枯骨为地基立起城池,所有的城连成坚不可摧的巨墙,从此巨墙以南都是她的皇都,被征服的一切族类都被流放到巨墙的的北方,唯有在冰天雪地中哀号,祈求着太阳早一点升起赐予他们一点点温暖。」….

皇帝轻声说,「这是祂的预言书中描述祂君临整个世界的战胜之日。」

「哈,要是被我哥哥听见肯定会被气疯的。」

路鸣泽笑着说。

「但现在整个日本的白王血裔都将作为祂进补的血食。」

皇帝没有搭理路鸣泽的话语,继续说道。

「然后最好吃的两只被你安排了进来。」

路鸣泽笑着将目光看向了另一处的源氏重工大厦。

在这漆黑的夜之食原中,唯有那里还亮着些许炽白的灯光。

对八岐大蛇而言,吸引祂的这不只是这灯光,在祂那八双明灭的瞳眸中,有两团炽亮的血光正在大楼里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祂挪动了自己庞大的身躯,向中心区的源氏重工大厦奔腾而去,八条如长蛇般的龙颈甩动,头颅争先恐后地前伸着,像是要更先一步吃上新鲜的血食。

……

绘梨衣与源稚女都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之中。

完整的白王精神对于白王血裔的压制是毁灭性的,比一般的混血种觐见纯血龙类的血脉压制性还要大——在背叛黑王之后,祂对自己的所有血裔使用言灵·神谕,这是唯一克制言灵·皇帝的言灵。

就如同那位黑王向所有混血种释放的言灵.禁悟一样,无论是龙类主动赐下龙血转变的奴仆,亦或者是以肮脏手段窃取的逆种,都会被言灵.禁悟所限制,只能够掌握继承一种言灵。

这是随着血脉永久传承下去近乎诅咒一般的力量。

芬格尔虽然受到的影响不像绘梨衣和源稚女那般严重,但也在那浩瀚无形的龙威之下呼吸沉重,有一种源自于血脉深处的心悸。

「副团长……为什么你没事……」

芬格尔十分难受地说道。

「我不会屈服于异形血脉,我只为人类与帝皇而战。」

楚子航平静地说道,昂首直立。

换句话说就是:

「你对帝皇不够忠诚!」

他们两人在清理掉围堵的异形之后便又回到了四十五层。

「你们感觉很难受么……为什么我忽然有种很生气的感觉啊……」

老唐躲在路明非身后弱弱地说道,「该不会你们是超人,然后我是潜意识很想打怪兽的光之化身吧?可我没有神光棒也不会变迪迦啊……」

「你们想办法解除炼金矩阵,让这座楼赶紧回到现实世界。」

「我去拦住那只异形。」

路明非冷声说道,目光紧盯着窗户外那只身形逐渐清晰的庞然巨物。

他迈步向前,手中净月大剑展开了完整的战斗形态,流淌的光华飞速实质化,剑身拓宽延长,变作一柄惊人的双手巨剑。

与先前那华美如同翡翠的青碧色光华剑身不同,在帝皇的赐福下,剑身光芒变得璀璨如同黄金,炽盛的金色烈焰仍在熊熊燃烧。

「祂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我们抓紧时间应该能脱离这里。」….

楚子航说道,从给芬格尔他们的压迫来看,那只异形很可能是初代种级别的龙类,从体型来看肯定要比高架桥上的那个伪神强大。

「总得做好两手准备,万一还需要像你父亲一样,拦截阻击这只异形的力量呢?」

路明非头也不回地走到了窗前,直面外界如同刀割一般的狂风暴雨。

「……明白。」

楚子航不再多言。

「团长,您走了到时候我又头疼怎么办啊?」

老唐弱弱地说道。

「向帝皇祷告,帝皇会庇佑祂那忠诚的战士的。」

……

「哥哥他果然出发了。」

路鸣泽笑着说道。

皇帝沉默不语,虽然与备用计划有些不符,但至少战斗如他所愿即将展开。

漆黑的雨夜中划过了一道闪耀的金色流星,那是在向八岐大蛇极速冲刺的路明非,身后那对金色双翼喷射出炽烈的能量,在

天空中拖出一道长长的焰尾。

他如今确实能够自由掌控帝皇灵能赐福显现化的光翼,只不过现在没有时间让他学习像传说中的「圣徒」一般用双翼翱翔自由飞行,便只好试着以战团突袭者小队那喷气式动力跳包的形式进行冲刺飞行。

但效果却是意外的好,极致的速度让他迅速接近了那只庞大的白色异形!

目睹着那道极速袭来的金色身影,八岐大蛇那八对流金的眼睛中居然放射出介乎凶狠和畏惧之间的光芒。

但随即,身为尊贵皇帝的尊严不容许祂拥有这种情绪!

八岐大蛇左边第三只头颅开始有节奏地嘶吼,代表着死亡与毁灭的意志席卷而来。

所有落下的雨滴都变作了致命的审判之锋,速度被放大了数百倍朝路明非蜂拥而去。

言灵.审判!

曾经在上杉家主上杉绘梨衣手中释放的极致的杀戮言灵由创造者八岐大蛇释放,祂向路明非下达了直接的死亡命令,代表白色皇帝的意志强制执行!

「以帝皇的意志!」

路明非的怒吼掩盖过了异形的嘶吼,在帝皇灵能赐福的加持下,预言系的灵能力量全开!

审判的袭击已经预知,通往有效伤害的道路已经铺好,他的身形化作了一道极致的金光。

他的体型不过是八岐大蛇的百分之一,但他的锋芒却比世间任何利剑还要锋利。

针对路明非的审判之雨被躲避,或者被那金色的圣焰烤干,异形的死亡意志未能伤至帝皇的告死天使。

八岐大蛇反倒在路明非那极速的锋芒下遭受到了重创,漆黑的夜之食原仿佛被一柄金色的利剑切过,闪耀的刀光甚至盖过了天空中轰鸣的雷霆。

涌泉一般的鲜血冲天而起,路明非与八岐大蛇的首次交锋眨眼间便宣告结束,亵渎的异形白王被路明非斩下了一个头颅!.

白色圣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