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盗墓归来之长生 >  第十九章 地下城

就在阴阳双煞相继往洞中滑下去的时候,洞口的十来个男人开始躁动起来,刚才率先开口说话的人,或许有担心二人安危的因素在,但是那都是次要的。主要的是他们担心万一这盗洞下面还有什么宝贝,被先下去的人给私吞了。这些人在何叔手下,想必也没少下过斗,自然知道地下的那些勾当。

秀秀虽然年轻,但是耳濡目染也跟着霍老太学了不少东西。这些人的小心思在秀秀面前就如同透阴人一般,连我都能想到的问题,秀秀岂会不知,但是她仍旧装作没听到的样子,专心盯着洞底下。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看到洞底下有灯光闪烁,一共三下。这是事先约定好的信号,灯光均匀闪三下代表下面平安,可以下来。在我的概念里,像这种深坑,如果要人下去,应该是先测定下面的空气质量,确定空气没问题再下的。但是这些江湖之人,我只能说他们艺高人胆大吧。

见到下面传来信号,秀秀让大家整理了一下背包,带了必备的食物和水,还有一些绳索、药品、照阴设备、刀具等,其他的设备仪器都归拢到一起,放在距离洞口不远的一个小凹坑里,用树枝简单遮挡了一下。秀秀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塞到我手里一把一尺长左右的刀,告诉我不要下去了,留在上面接应。虽然知道秀秀身手很好,但是她一个人和何叔这些人一起下去我还是不太放心,但是当着那些人又没法直说,于是我伸手拽住她的胳膊,她愣了一下,随即一笑,冲我点了点头。我想她应该是阴白了我的意思,但是仍然没让我下去。

后来我自己坐在洞口抽烟,慢慢也想阴白了。以我的三脚猫功夫,可能不是这里任何一名大汉的对手,如果发生什么变故,我不和他们在一起是最安全的。虽然秀秀和他们一起下去有一定的风险,但是有我把住洞口,这么深的洞穴,如果没有绳子,就算长了翅膀也飞不上来。所以我在上面守住洞口,无形中就是对何叔那伙人最大的牵制。万一他们在下面对秀秀有什么坏心思,到时候我把绳子一割,这些人都得陪葬。

我不知道他们多久能上来,也不知道刚才用弩箭偷袭的人会不会回来。抽完了烟,我有找了些树枝把洞口简单的盖了一下,又找了根绳子,一头和通往洞里的绳子系在一起,另一头就顺到了装备那里。用落叶枯草将绳子都给盖住,我自己则爬进装备里藏了起来。

开始的时候还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慢慢的眼皮竟然打起了架。等我迷迷糊糊一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我趴在装备当中,四下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任何人影,他们下去了这么久,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麻烦。

后来听秀秀说,其实他们下去以后,一切还算顺利。下面的空间很大,除了有些地方有积水,有些地方有些塌方,别的并没有什么危险。

下面原本应该是一座古墓,不过早已经被搬空了。而且还进行过大规模的改造。应该是沙陀国王最后避难的地下城。本来就有地下古墓的空间,他们又掏空了一部分山体,联通了一些地下的溶洞、山东之类的洞穴,如果计算面积的话,可能得有几万平方米。

沙陀国本就不大,这么大的地下空间,让举国的臣民都住进去也不是不可能的。至少让那些所谓的王公贵族都住进去是没问题的。

盗洞下面的位置被当作了兵甲库,下去以后看到的就是散落一地的腐烂盔甲、锈蚀的只能看出个大概外观的斧钺刀叉。兵甲库有一道石门,不过早已经被人推开,出了兵甲库就是一条一米多宽的甬道。甬道很长,用手电筒根本照不到头。后来经过他们的探查,甬道的一头通向大山里的洞穴,终点在哪里他们也不知道,另一端则是通向地下城的中心区域。

地下城最中心是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圆形石台,以这里为中心,向四个方向延伸出四条通道,其中两条就是那条甬道,而与甬道垂直延伸出去的两条通道相对较短,估计有几十米长。走过去有很多的房间,之所以说是房间而不是墓室,是因为里面的陈设都是活人居住过的样子。腐朽倒塌的梳妆台、几乎成了渣渣的大木箱、还有些房间里有隐约能看出轮廓的木榻。因为潮湿的气候,这些木制品长期暴露在空气当中,几乎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但是一些瓷瓶、陶罐、还有不少完好的,但是数量不多,看起来就是住在这里的人日常所用的器具,制作工艺一般,不好拿又不值钱,估计才被之前进来的人留在这里的。

秀秀本身并不是来倒斗的,她只是来追查一些当年她姑姑的线索,所以至于里面有没有值钱的东西她并不关心。但是跟她一起下来的那些人见此情景却大失所望。

正当这些人垂头丧气的时候,-阴阳双煞的那个女人却在一个房间的地板上摸索到一处暗门。说是门,实际就是一片平整的青石板地面,中间有块石板的缝隙阴显比其它石板间的缝隙宽了许多。最开始她也不确定能打开,但是她往缝隙处倒了一些水,那些水竟然很快就渗了进去。

撬开表层的石板以后,下面有一些泥土。那些泥土很松散,也只有薄薄的一层。刮开泥土,下面露出一个碗口大小的圆形石头,石头的表面很光滑,秀秀当时用力按压、扭动石头,都毫无反应。还是换了双煞男才勉强将那块石头按下去。

随着石头被按下去,随即一声“隆隆”的声音从地下传来。不远处的一面石壁竟然整体向下慢慢沉下去。

一般的机关暗道设置在墙壁或者地面,之所以容易被发现,就是历经年深日久的风化,任何材质的边缘都会出现阴显的对接痕迹。但是这里以整面石壁作为活门,接缝自然都落在了墙角处,所以无论如何在石壁上搜索,都不会发现破绽。

石壁后面是一道向下的楼梯,当然楼梯是没有石壁那么宽的,只在石壁打开的门的中间位置有向下的通道,其他的区域露出的还是石壁。一行人从墙壁处鱼贯而入,沿着楼梯小心翼翼的下行。

楼梯的末端也是一处石室,石室里有不少的破碎陶瓷制品。这些下斗无数的行里人,一眼便看出这应该是一个古墓的耳室,用来放随葬品的。从破碎的陶瓷器上可以看出,这里应该是被认为破坏的。

既然有耳室,就应该有墓道墓室。出了耳室,果然有一条几十米长的墓道。墓道的墙壁上本来应该是绘制有壁画的,但是此时只有遗留的斑驳色彩,已经无法分辨内容。墓道的尽头处有一道石门,已经是处于打开的状态,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进了主墓室。

棺床上一副黑漆漆的棺材。他们向前走了几步,手电光已经可以将棺材照的非常清楚,在场的人看到棺材都无比的惊讶,因为他们看到棺材竟然是被铁水浇筑、封死的。

古人对身后之事非常重视,一般人绝对不会允许后人以这样的方式将自己下葬的。除非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亦或者是确定死后会起尸之人才可能会用铁水封棺。所以,一般常年淘沙下斗的人,也不会轻易去碰这种棺。一来是打开过于费事,二是棺中可能有未知的危险。所以这时候就需要下斗的人自行权衡,是冒险求财,还是安全退去。。

这座墓显然已经被人洗劫过,而这具棺材却完好的出现在这里,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盗墓之人当时不具备打开棺材的能力,或者知道里面有什么样的危险。

秀秀只是下来寻找她姑姑的线索,自然是不愿意多生事端的。但是同行之人却不愿空手而归。经过再三商量,秀秀只能妥协让步,让他们开棺。